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比尔·盖茨豪掷20亿美元投资清洁能源,每年花700万美元抵消个人碳足迹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比尔·盖茨豪掷20亿美元投资清洁能源,每年花700万美元抵消个人碳足迹)

盖茨预计未来10年将有很多令人惊喜的技术进展,电动车溢价将降到零,碳捕捉成本将降至每吨100美元以下。

当地时间3月1日,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剑桥能源周(IHS CERAWeek)上表示,他已投资约20亿美元用于开发清洁技术,看好绿氢、碳捕捉等技术的发展潜力。预计未来10年将有很多令人惊喜的技术进展,电动车溢价将降到零,碳捕捉成本将降至每吨100美元以下。

今年的CERAWeek侧重于如何实现全球减排目标,即2050年全球实现净零碳排放。作为会议首日的对话嘉宾,盖茨分享了他对于全球减排努力的看法,并介绍了他看好并投资的绿色技术。

盖茨在2015年的TED演讲中的预言,世界将在埃博拉疫情后面临另一场大流行病危机,这一预测在2020年得到应验。但可能还有人不知道的是,在更早之前的2010年,他在另一场TED演讲中警告——气候变化将给人类带来沉重灾难。

盖茨在CERAweek上说,在2010年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各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缺乏足够的政治意愿。作为2015年巴黎协定的一部分,虽然很多国家参与了“创新使命”(Mission to Innovation)全球倡议,承诺在未来五年使政府投资于绿色能源创新的资金增加一倍,并鼓励私营部门在这方面发挥领导力。但直到最近几年,各国政府才真正有意愿为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制定具体的计划。

尽管如此,盖茨依然认为,各国采取的行动并不充分。“我只看到了短期指标,而且过多地关注容易实现减排的部分,例如乘用车和发电部分。”在他看来,诸如水泥、钢铁、航空等领域才是真正难啃的骨头,亟需大量创新解决方案,“人们应该知道实现净零的真正挑战性”。

盖茨表示,廉价的绿氢将在能源转型方面发挥重大作用,在化肥制造、钢铁脱碳等工业应用中广泛使用,但他补充说,所谓的“绿色溢价”将成为制约其使用的关键因素。绿氢是可再生能源(如风电、水电、太阳能)等制氢,制氢过程完全没有碳排放。

“绿色溢价”是消费者购买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燃料或技术所支付的额外费用。盖茨说,这在可持续航空燃料的推广和水泥等行业的减排过程中尤为重要。“绿色溢价是衡量实现2050年减排进程的重要标准。”他指出,绿色溢价越低,说明绿色技术越成熟,越容易被人们接受和使用。

盖茨指出,当前,各行各业在减排进程中都存在绿色溢价,比如,购买和驾驶电动车会比普通汽车更贵,但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和激励措施的出台,“未来10至15年,绿色溢价可能会降到零,届时政府会要求大家都使用电动车”。美国通用汽车已宣布将在2035年停产所有燃油车,全面转向纯电动汽车的制造。

近日,盖茨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能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更多合作,以支持成本高昂的早期绿色环保替代技术。他说,当这些新技术的价格对普通消费者或政府来说太高时,像他们这样的富豪可以利用他们的资金来刺激需求,并将价格降低到所有人都能承受的水平。

盖茨的清洁技术布局

资本投入对于绿色产业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盖茨指出,在整个创新流程中,从研发到验证、早期部署,再到大规模部署,各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资本,前期主要是政府投入,后期需要有大量企业资本,甚至是政府的补贴。“你需要有人来购买这些绿色产品,即使它们的价格更高。”他说,他成立“突破能源”风投基金的初衷就是在绿色技术各个阶段的发展中提供支持。

2015年,比尔·盖茨牵头创立了“突破能源”风投基金,旨在支持新能源创新技术的发展。该基金的其他投资者包括: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维京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领英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彭博社创始人迈克尔·彭博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等亿万富翁。目前,该基金已完成二轮各10亿美元的集资。

盖茨称,他已投资约20亿美元用于开发清洁技术,其中有些初创公司很成功,如固态电池公司Quantumscape,但也有一些公司早已破产。去年11月,QuantumScape通过并购肯辛顿资本,以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方式上市。该公司正在开发锂电池技术,获得了大众汽车公司3亿美元的投资。

在盖茨看来,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是负碳技术的关键。如果不能从源头消除碳排放,那么就必须以间接的方式减碳。他说,瑞士Climeworks公司开发的直接空气捕获系统能将二氧化碳封存到地下,但问题是价格高昂,每吨碳清除成本高达600美元。

在他看来,未来,碳捕获的成本需要降到至少100美元以下,才能获得广泛应用,这在十年后是有可能实现的。获得盖茨投资的加拿大能源公司“碳工程”(Carbon Engineering)已在理论上证实了这一可能性,该公司正在同西方石油公司等石油巨头开展合作。

盖茨算了这样一笔账:全球每年有510亿吨温室气体排放量,假设碳捕获的成本可以降至100美元,那么一年的碳捕获成本就是5万亿美元。随着绿色技术发展,如果能够让绿色溢价降低95%,那么意味着全球每年只需要为减排补贴2500亿美元,“这就变得可行了”。

看好核电产业前景

盖茨还一手创立了泰拉能源,专注于对第四代核反应堆的研究。该公司曾与中核集团建立合资公司,但后来被特朗普政府叫停。不过,最近,泰拉能源获得了美国能源部4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将在未来5年建造一个新型反应堆示范项目。

盖茨一直是核裂变技术的拥趸,认为核能在成本和安全性上都有保证,尽管公众对此表示怀疑。“即使是当前的第三代核电站,也比天然气或煤炭更安全。”他强调,泰拉能源正在研究的第四代核反应堆将更加安全。

在他看来,美国近年来在核电产业没有什么进展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建设成本太高,而且法规很复杂,因此,美国需要全新的反应堆设计,为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进行补充。他说,太阳能和风能还不能成为不间断电源的能源来源,这一功能只能由核电来承担。

但他也承认,由于人们对核电站存在偏见,即便解决了工程问题,要让人们接受核电站也将是非常困难的。

盖茨的个人碳抵消计划

盖茨在刚刚发布的新书《如何防止气候灾难》中承认了自己超高的碳足迹,并介绍了自己抵消碳排放的努力,包括:使用清洁的生物燃料,购买电力热泵,向Climeworks支付碳清除成本等。

盖茨在CERAweek上说,他每年花费7百万美元以抵消他个人的碳足迹,其中的一部分是为自己的私人飞机购买生物燃料。作为美国航空生物燃料的最大客户,他说,这些低碳燃料的成本是传统航空燃料的三倍。

“我希望看到生物燃料如何扩大规模,让绿色溢价从当前的300%往下降。”他认为,对于航空业而言,如果使用生物燃料,机票价格必须要定得更高一些。

对于航空燃料之外的个人碳足迹,盖茨向Climeworks支付每吨600美元的碳清除成本。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