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深陷“甜蜜素”疑云 酒鬼酒市值一日蒸发13亿

2019-12-24 08:53:29 来源:国际金融报
即使前一日晚间再次发布义正言严的澄清公告,酒鬼酒的“周一见”依旧毫无悬念地死死封在跌停板上。12月23日,深陷“甜蜜素”风波的酒鬼酒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13亿元。2017年6月28日,酒鬼酒与石磊文化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获得2007年版包装设计的使用许可。

即使前一日晚间再次发布义正言严的澄清公告,酒鬼酒的“周一见”依旧毫无悬念地死死封在跌停板上。

12月23日,深陷“甜蜜素”风波的酒鬼酒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1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受该利空消息影响,12月23日,整个白酒板块也开启“领跌”模式。数据显示,截至当日收盘,白酒板块整体下跌2.01%,除酒鬼酒外,迎驾贡酒跌超4%,舍得酒业跌3.03%,老白干酒跌2.31%。

“此次事件确实对公司形象造成一定影响,预计对公司正常经营影响不大,短期将对公司股价乃至白酒板块造成压制,但中长期无碍白酒行业发展。”12月23日中午,国信证券发布研报表示。

再次“隔空喊话”

“甜蜜素”事件仍在继续发酵。

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再次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54°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公司已经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本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

这已经是酒鬼酒就该事件公开发布的第二份声明。12月23日上午,举报人石磊亦发布声明予以回击,直言酒鬼酒的两份公告,并未提供哪怕一点有信服力的证据材料,一切的一切,仍停留于口若悬河的诡辩。作为一家上市企业,面对提供充分证据的举报,只是忙着输出观点,而非以事实说话。“酒鬼酒说出来的‘真相’,不是真相。孰是孰非,静候官方调查”。

在声明的结尾,对于酒鬼酒公告中所指的“要挟、勒索”等,石磊亦表示,自己一直以合法方式、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法律救济,目前重点应是先解决酒鬼酒的产品质量问题,还原事情的真相。

记者注意到,自12月20日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以来,短短3天时间,酒鬼酒与石磊已进行了两轮“隔空喊话”,而这次是双方态度最为强硬的一次。

12日20日,据相关媒体报道,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下称“来今雨轩”)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的5万瓶老酒鬼酒,被检出违规添加了甜蜜素。同时,石磊还出具了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送检样品违规添加甜蜜素。

12月21日,酒鬼酒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版本。酒鬼酒表示,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此外,石磊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均驳回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请求。公司对石某的行为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僵局之下,双方见招拆招。同日,石磊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酒鬼酒公司在声明中,避重就轻、绕过核心事实部分。我们公司申请的几次检测,程序合法、事实充分,如果酒鬼酒公司要否认,请拿出更加有利的证据来。”

对于这份声明,一天之后,酒鬼酒做出了强硬的反击。12月22日晚间,在长达3页的澄清公告中,除了依旧坚称产品合标准外,酒鬼酒还详细披露了自2012年以来,酒鬼酒与举报人石磊长达7年的“退货纠纷”,并表示,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对石磊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反而利用媒体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双方强硬的态度进一步说明短期内和解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有法律人士如是推测。12月23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就石磊的相关声明及上述推测联系酒鬼酒董秘李文生,不过其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截至发稿前,酒鬼酒官方暂未对石磊最新声明予以置评。

早有矛盾

“我也看到一些舆论的关注点已经跑偏,从酒鬼酒是否存在产品质量问题,转移到我是否谋求不正当利益上。限于篇幅,关于我和酒鬼酒公司的经济纠纷,我将另外述文,一一回复。”石磊在12月23日发表的声明中一并表示。

事实上,除了经济纠纷之外,酒鬼酒与石磊还存在著作权转让合同等纠纷。根据12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石磊旗下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石磊文化”)与酒鬼酒转作权转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07年6月21日,石磊文化与美术大师黄永玉签订协议,后者将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石磊文化。资料显示,黄永玉设计的酒鬼酒麻袋陶瓶,被认为是中国白酒的包装典范之作。从1987年的第一版到2007年新版,两版酒鬼酒包装均系黄永玉设计。

2017年6月28日,酒鬼酒与石磊文化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获得2007年版包装设计的使用许可。作为回报,酒鬼酒承诺,在以后订购本合同约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识产权”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文化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并享有知情权。酒鬼酒违反该条款时,石磊方面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

而这一承诺也成为日后双方产生纠纷的关键。2016年8月,石磊公司以酒鬼酒在完成首单之后,未能在同质、同价的前提下优先采购石磊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湖南金泉包装印务有限公司的包装物,其知情权和优先权受损为由将酒鬼酒告上法庭,要求解除对酒鬼酒包装设计的授权许可。不过,湘西中院于2017年9月3日判决驳回石磊文化的诉讼请求。随后,石磊文化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9年9月,根据重审结果,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定,石磊主张案涉《转让合同》以及《转让合同补充协议》应当解除的条件并不充分,不予支持。

12月23日下午,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随着事件的不断发展,更多酒鬼酒经销信息将被公布于众,而该公司经营中包括包装在内的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会成为市场恐慌情绪的源头。

相关个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