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热炒国潮概念美邦服饰“九连板”飙涨135% 濒临ST的昔日国民品牌何以昨日重来?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热炒国潮概念美邦服饰“九连板”飙涨135% 濒临ST的昔日国民品牌何以昨日重来?)

实际上,此前美邦股份股价一度跌破1元面值,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此次九连板不排除存在人为运作的可能性。

在“总龙头”顺控发展21连板主动停牌之后,美邦服饰接过大旗,延续了“九连板”的战绩。

4月8日,美邦服饰高开低走,止步九连板,报收3.73元,跌幅0.53%。但相较于本次行情启动前,美邦累计涨幅已高达135%,实现翻番。

美邦服饰之所以迎来资金的连续炒作,最直接的由头是“新疆棉”事件。但时至今日,二级市场热点消散,美邦服饰何以能够持续走高?

游资抱团炒作向来没有确凿的逻辑,唯一可以解释的是盘子小、便于拉升。美邦服饰的自由流通股本为11.84亿,以行情启动前股价计算,流通市值不足20亿元。

不过,于业绩连年亏损的美邦而言,九连板也无法扭转被ST的命运,更像是敲响了退市的丧钟。

国潮概念下美邦风生水起

在资金轮动之下,以3月25日——九连板起点的股价1.59元——计算,美邦服饰股价累计涨幅高达135%。

点燃美邦服饰的由头是啥?业内认为,一是新疆棉事件,消费者转而支持国货,理论上利好美邦;二是美邦被称将押注国潮概念,后者是当下的小风口。

不过,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公司没有明显利好的消息,因此上述外在因素而引起的股价波动都是不可持续的,只是资金炒作,怎么涨的也会怎么跌回去。”

如其所言,4月8日,美邦服饰止住了连板趋势,本轮行情以九连板终结,报3.73元,跌幅0.53%。

此前的4月2日,深交所发布深市监管动态称,对连续多日涨幅异常的“顺控发展”“美邦服饰”“北方国际”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当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美邦服饰说明是否存在未披露重大事项、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等。

从消息面来看,美邦服饰显然没有利好消息,反而存在重大利空。

美邦近日连续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一方面,公司预计去年业绩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8.2亿元至-5.8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为-8.28亿元至-5.88亿元。

另一方面,2021年公司线下亏损门店调整对销售收入带来的负面影响仍将延续,公司业绩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美邦希望投资者以更加谨慎的态度看待企业经营状况的变化。

从龙虎榜数据来看,本次行情前期有游资的深度介入,机构席位也上演左手倒右手的戏码。

3月29日,龙虎榜买入前五名中就有一线游资席位华泰证券沈阳大西路买入383.43万元。3月30日,知名游资“作手新一”席位国泰君安证券南京太平南路买入2200.93万元,但在31日,该席位就卖出2369.4万元;并有机构专用席位买入1335.95万元,同时卖出1545.02万元。到了4月2日,机构加速撤离,两个机构席位当日分别卖出2222.49万元、984.83万元。

在机构退场的同时,散户似乎正在大批进场。4月2日,有散户集中营之称的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一两个席位分别买入1191.91万元、1142.01万元,并同时卖出964.05万元、889.40万元。4月6日,两个席位再次分别买入2364.68万元、1814.43万元,卖出1505.42万元、1285.25万元。

此情此景,恍如昨日。2014年,美邦服饰上演过类似的走势,背后的操盘手是昔日的“私募一哥”徐翔。

巧合的是,在美邦服饰“复妖”之际,也正是徐翔即将出狱之时。江湖再见,不知道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会如何看待这个曾经的国民品牌?

美邦的沉沦

“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这句广告词让美邦服饰家喻户晓。2003年,美邦签下刚崭露头角的周杰伦,周杰伦之后迅速走红,使得他和美邦成为不少80后、90后的回忆底色,启蒙了一代人对时尚的认知。

2008年,美邦服饰登陆深交所中小板。200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周成建以166亿元身家排名全国第三名,成为中国服装业里有史以来排名最高的企业家。此后,其销售额逐年增长,并在2011年达到业绩巅峰。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美邦服饰实现营业收入99.45亿元,净利润达12.06亿元。

2012年,美邦服饰净利润骤降3成,2013年再次下降5成,2014年骤降6成。到了2015年,美邦净利润出现亏损,亏损额超4亿元。2015年,扣非净利润亏损超过5亿元;2017年亏损超3亿元;2018年短暂回归到盈利水平,为1269万元;2019年则再度亏损超8亿元。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美邦服饰经营持续下挫?从周成建的公开谈话来看,一是对高端新品牌ME&CITY的错误布局,二是对电商平台的认识不足。

在2019年1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上,周成建曾谈及马云对其进军电商平台的“劝诫”,“我很感谢马校长,有天晚上他半夜到我家里,跟我聊了两三个小时,一直劝我,怎么理解互联网,叫我不要做一个平台,就做好自己的产业、品牌,就可以了。”

周成建说,“马云说,我来,不是叫你在淘宝上卖衣服,你这样做是有问题的,单一品牌,最多是一个官网,不能是平台,用官网思维做平台,就是纯烧钱。这就是我的幼稚、任性和浮躁带来的创新的不良结果”。

另一被市场诟病的是美邦不断高企的存货。2019年末,美邦的存货周转天数已经高达234.66天;2020年三季度末,周转天数为282.29天。2011年这个数据是165.6天。

看懂研究院研究员戴显天对记者表示,美邦的没落是多重因素的结果,最大原因是跟不上时代步伐,包括设计风格、渠道变革、周转效率等。小的原因是外资和新品牌的崛起,美邦面临激烈竞争。

“一是没有抓住电商崛起的机会,只是把它当成销库存的补充渠道,没有买到新颖服饰的用户自然就去了其他品牌。二是品牌老化,设计生产效率低下。三是库存高企,资金周转效率低。四是新品类的崛起,消费风向的改变分流了快时尚的市场。五是不重视加盟商渠道,过于强势。”戴显天说。

美邦自救

2019年6月,美邦服饰董事长胡佳佳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在网上流传,撕开了美邦服饰大厦将倾的口子。

彼时,美邦服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系租约到期业主不愿续约,限高令已解除。而此事涉及的是美邦服饰在上海市南京东路“地标建筑”美邦旗舰店的承租事宜。

今年2月,美邦关闭了杭州最大的旗舰店,并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美邦公告称,由于商圈转移,考虑投入产出比,公司以市场化为主线,对一些门店做出更加积极主动的调整,进一步加速关闭所有持续亏损店铺以确保企业盈利经营为基础的积极策略,后续还有可能将对不盈利店铺做出调整。

这是美邦服饰断臂自救的一角。年报显示,2018年,美邦关闭店铺损失628万元,2019年闭店损失2594万元。2020年上半年,美邦关闭店铺504家,同时新开店铺105家。

而从目前的财务数据来看,2019年美邦净利润亏损超8亿元,2020年预计亏损,2021年将无法避免被ST的风险。

或是为了避免退市,进入2021年,美邦在变卖资产回血。

“卖资产自救是美邦现阶段的必然选择,品牌定位、产品设计、渠道推广等问题无法在短时间扭转,只能先把费用止住,未来才有可能重新轻装上阵。”前述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说。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3月1日,美邦公告称,经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对2020年末存在可能发生减值迹象的资产,范围包括存货、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长期应收款、投资性房地产等,进行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后,拟计提2020年度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66亿元。此举将减少公司2020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66亿元。

“美邦在2020年一下子计提减值,可以为2021年留下空间,加上变卖资产,可以大大降低退市风险。”4月8日,一位要求匿名的注册会计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实际上,此前美邦股份股价一度跌破1元面值,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此次九连板不排除存在人为运作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A股另一国民品牌拉夏贝尔也在关店自救。同时期的唐狮、真维斯、班尼路等国产服装品牌也纷纷陨落。回头来看,或许是以美邦为代表的一个时代审美的落幕。

(作者:张赛男 编辑:朱益民)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