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拆解众应互联亿邦互讼迷局 10万台矿机交易深陷罗生门

2019-12-27 08:34:06 作者:臧晓松 任晓冉 来源:证券时报网
除此以外,美国电力服务商3G Venture LLC与彩量科技达成合作意向,为彩量科技客户提供场地以及电力服务,同时作为VAST公司在中国采购云计算服务器的进口商。浙江亿邦招股书披露,E9+矿机是2017年2月推出,属于翼比特E9升级版,Hash率为9TH/S ,2017年期间E9+的销售量大概是销售14万件,平均售价5895元。

2019年收官之际,众应互联(002464)与全球挖矿机巨头浙江亿邦联袂上演了一场区块链“矿机交易风云”:围绕10万台矿机是否如约完成交货,双方从当初的“良好业务伙伴”,转而陷入“互撕”迷局。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深入调查发现,这场豪掷5亿余元、涉及10万台矿机交易的背后,商业逻辑漏洞百出,投资收益无法有效覆盖,客户背景同样疑窦重重,众应互联子公司彩量科技在庭审中称双方交易是为配合浙江亿邦上市,并指最终购买方为银豆网实控人李永刚。

整个交易背后涉及的利益链条错综复杂,贯穿A、H股资本市场和矿机挖币市场乃至互联网 金融,更多事实还有待双方如实披露。

被问询出来的交易

众应互联公告中一再被提及的“云计算服务器”,更为大众熟知的名称是“挖矿机”或“矿机”。过去几年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疯狂交易,矿机产业也随之水涨船高,部分上市公司也涉足参与,众应互联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众应互联前期披露相当低调,在深交所不断问询下,才“挤牙膏”一般,逐渐将矿机交易过程披露出来。

针对2018年一季报,深交所发函问询,指出公司2018年一季度末预付账款余额环比增长2.32亿元,众应互联这才披露:子公司彩量科技于2018年3月期间与浙江亿邦签订云计算服务器的采购合同,依据合约彩量科技分次累计预付2.148亿元,账期为三至六个月,最长不超过九个月。

在深交所连环追问下,众应互联进一步披露公司介入矿机业务的情况,彩量科技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在矿场建设等领域布局,并与浙江亿邦建立了“良好的业务伙伴”关系;彩量科技与最终客户VAST DAY INDUSTRY TRADE COMPANY PTE.LIMITED(简称“VAST公司”)于2018年3月陆续签订的《代采购货物合同》, VAST委托彩量科技在国内采购云计算服务器(产品型号为翼比特E9+,俗称“矿机”)及相关配件设施,数量为10万台套,合计5.04亿元;国内的所有采购阶段均由彩量科技全权负责,彩量科技仅赚取固定比例的服务费。

同时,彩量科技找到厦门亚克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厦门亚克讯”)作为本次代采购业务的出口商,签署了《采购合同》及相关补充协议:彩量科技将采购的货物按委托采购货物原价加价不高于7.50% 后再转售给厦门亚克讯;厦门亚克讯支付货款给彩量科技,加价部分作为厦门亚克讯应付彩量科技的代理服务费。

除此以外,美国电力服务商3G Venture LLC与彩量科技达成合作意向,为彩量科技客户提供场地以及电力服务,同时作为VAST公司在中国采购云计算服务器的进口商。

具体到落实环节,由彩量科技子公司美国彩量(Mobcolor Technologies USA LLC)分别与 VAST 公司及3GVentureLLC签订了《云计算技术服务合同》:由VAST公司向美国彩量租赁约100,000平方英尺的场地进行数字货币(哈希算法)运算服务。场地包含高达90兆瓦的电力供应能力,租期3年。据预测算,这笔交易将增加上市公司2018年度利润总额人民币600万元至1,500万元;预计增加2019年度、2020年度利润总额2,500万元至6,000万元。

整个交易下来,彩量科技充当了“媒人”的角色。整个财务走账流程中,各方同意先把占采购款80%金额的定金打给彩量科技法定代表人谷红亮,在所有商业谈判和项目启动前的工作完成后,由谷红亮将定金提供给彩量科技用于项目运作。

众应互联称,上述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交易定价公允,不涉及利益输送,单笔所涉及的金额未达2017年净审计总收入的50%,相关交易不需履行董事会等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公司垫付代采购款项的原因及合理性,众应互联表示:由于本次业务在开拓初期涉及海外运营公司、进出口等较多环节,以及公司管理经验不足等原因,所以未让客户直接汇款到公司账户,“如果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还款给到客户,尽量避免让上市公司承担不确定的因素与风险”。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就此向矿机商以及电子供应链物流商咨询,对方均对这种“冗长”的流程环节表示不解,毕竟现在国际物流发达,出口海外也可以客户对客户一步到位,而且“公对私”走账也异于常规操作,7.5%代理费率在业内基本属于合理范围,但是80%定金走账有些异乎寻常,毕竟在2018年随着比特币价格狂跌,矿机市场交易已经逐渐走冷。

亏本的矿机交易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发现,本次成交的矿机机型——翼比特E9+矿机在2018年已不是畅销机型;甚至E9+矿机在2018年下半年已被主流挖矿市场淘汰。

深圳华强北多位商家向记者表示,曾经因为2017年全市场缺货,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高峰期被炒到3万,翼比特矿机价格被炒到1万多,但随着币价下跌,矿机市场迅速更迭,翼比特在2018年第二季度已经停止E9+发货了;2018年下半年市面上翼比特E9+已经以二手矿机交易为主,报价在500元至600元/台;客户主要反馈原因是返修流程慢、功耗大等问题。

浙江亿邦招股书披露,E9+矿机是2017年2月推出,属于翼比特E9升级版,Hash率为9TH/S ,2017年期间E9+的销售量大概是销售14万件,平均售价5895元。2018年上半年降至4350元。在记者向翼比特客服询问E9+情况时,也表示该机型已经不提供新货,并推荐E10等其他机型。

对应到彩量科技与亿邦合同来看,2018年3月份签约的10万台E9+矿机单机售价高到5040元,与极度缺货的2017年官方报价相差不多;甚至还高于2018年招股书披露的官方单价。

挖矿收益重要考量因素就是电力成本。所以当币价下降时候,矿工们除了寻找性价比最高的矿机机型外,还要满世界寻找成本最优的电力供应。

众应互联在回复问询时指出,子公司美国彩量作为服务商,与美国3G公司签署的场地租赁和电力设备租赁的合同约定用电费来计价,价格为5.5美分/度电;同时与VAST签署场地租赁外加设备运维服务合同,美国彩量负责VAST的矿机日常运维及管理的技术服务协议,定价为7.5美分/度电、折合人民币0.5元/度电左右。

至于选择美国的原因,众应互联称,相对于当时国内0.5元到0.6元一度电,而且是机位难求的状态,美国彩量提供的矿场无论环境还是价格具有非常强的竞争力。其中,美国彩量负责现场的管理和日常运营,赚取2美分/度的电费差价作为利润。

但问题是,参考E9+矿机的基本参数,0.5-0.6元/度电费早已不可能收回成本。据币印统计的主流币种挖矿收益显示,翼比特E9+在内的机型如果在0.5元/度的电费下,每天亏损超过8元;0.6元/度对应日亏损超过12元;即便在国内最低电价0.33元/度情况下,依旧日亏损超过2元。

如果说这笔交易是买卖双方尽职调查后完成的,无论是从矿机机型选择还是电力供应选择上,从签约开始就有违于客观挖矿行业商业逻辑。

“活雷锋”供应链

据记者从深圳矿机托管商了解,正常国内托管电费在2018年大概为0.38-0.4元/度,在2017年年底比特币价格一度达到12万人民币的时候,电费报价也水涨船高一度达到0.5-0.6元/度;不少矿工选择出海,但发达国家并不是首选,而主要是中亚、东南亚等电力过剩国家为主。另外,记者从负责国际贸易诉讼的律师处获悉,2018年因为币价下跌,存在不少矿机进口方毁约的诉讼案例。

对于这一突变行情,众应互联反应相当漫长,直至2019年4月27日公布终止美国彩量与VAST、3G签订的《云计算技术服务合同》,而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反弹。

众应互联称,VAST客户原希望等待比特币价格回暖以后再开机运行,截至2019年4月份比特币价格虽然已经恢复到5000美元以上,但由于其购买的超算服务器已过时、算力较低、功耗高,依然无法实现盈利,所以VAST一直没有开机运行。

考虑VAST公司一直未通知美国彩量开机运行,经过多次的沟通和协调,3G公司同意免除美国彩量自2018年8月底至2019年4月按照合同累计1440万美元的设备租赁费以及相关上架费用,并且美国彩量同意将针对VAST公司1600万美元的应收款项直接转给3G公司,这项跨年跨境交易正式告终。

也就是说,3G公司相当大方地承受了3040万美元托管费用损失和欠债负担,合计超过2亿元人民币。众应互联表示相关《云计算技术服务合同》在2018年度未产生经济效益,亦未对彩量科技造成损失;合同终止不会对公司2019年及未来业务经营及发展战略产生影响。

结合后续浙江亿邦与彩量科技的诉讼以及举报材料,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亿邦国际直接否认了这层最终客户关系,表示浙江亿邦与VAST从未谋面,也没有任何业务往来。

记者进一步查询海外工商注册信息网站发现,这位豪掷亿元的VAST公司注册地在新加坡,属于无主营产品的贸易公司,注册时间就在2018年3月21日,即浙江亿邦披露的10万台矿机合同实际签署日期。

更为诡异的是,众应互联一直声称没有关联关系的3G公司,其分支公司的注册地址与美国彩量MOBCOLOR TECHNOLOGIES分支公司显示就在同一地点,也是上市公司披露托管矿机的所在场所。

记者查询了海外比特币行业去年6月报道,显示3G公司斥资1300万美元购买下该原属于英特尔的废弃工厂,用于挖矿;经纪人称3G公司主要就是看上这里的电力供应,并要求当地电力增加此处的电力供应;当地商会负责人表示,当地并不主动招揽挖矿企业,也考虑能增加本地就业机会,以表示支持。

此外,记者还在2018年实地暗访了出口代理商厦门亚克讯,但是门牌显示名称为“京奥科技”,相关接待人员表示也是厦门亚克讯,并称“多大的出口都能接”;当记者再次致电注册电话时,对方不再回应。

从海外出口记录和注册信息显示,3G是厦门亚克讯第一大客户,占比约一半;2018年厦门亚克讯的资产总规模从前三年不足50万元,飙升至3.43亿元,负债总额更是高达 3.39亿元;对应到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厦门亚克讯在2018年上半年尚且位列第一大欠款方,应收款高达5383万元,但在三季度后便不再现身了。

相关个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