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翼虎投资:2019世界新格局 股市10年新起点

投资策略上,2018年仓位低一点的就跑的好一点,2019年我们觉得仓位不会是盈利的关键;要把结构想清楚,把工作做细致,自下而上的精选能力才是成败的关键。监管层在努力恢复市场化交易,但交易性资金几轮股灾下来早就所剩无几,产业资本因为质押问题也基本丧失了定价权,今年市场的话语权应该是在外资、保险等长线资金的手中。

(原标题:翼虎投资:2019世界新格局 股市10年新起点)

2018年一定是重要的历史转折点,是百年不遇的变局之年。

1、华尔街+硅谷携资本和技术收割全球低要素成本的全球化模式面临巨大变局,民粹、贸易保护从欧美发达国家开始蔓延,这个过程将不可逆。

2、中国工业化、城镇化进入长尾阶段,全要素成本均在高位,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出口+投资的增长引擎遇到瓶颈,出路必须转型。

2018的冬天又冷又长,模式失灵、资产坍塌、信心崩溃,股市作为预期的市场表现最惨,私募行业里有一大批公司已经存在生存问题,现在已经不是比谁活得好,而是谁能活下来。展望2019年的私募行业,洗牌是必然的,头部公司、老牌公司基本都经历过多轮的牛熊考验,体系比较完整,扛过这个冬天我认为问题不大。从我们自身的角度,是要沉下心来苦练内功,锤炼自己的核心能力,唯有更专注更聚焦才对得起即将到来的这个时代;时代这个词有点大,但我们认为一点都不夸张,未来10年就是资管的大时代,吃、穿、住、行都得到满足了,剩下的就是储蓄需要有人打理。而且,从另外一个维度,大国的十字路口,高债务、老龄化、核心技术突破这三座大山是必须要翻过去的;去杠杆其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做大资产温和通胀才能良性着陆;养老问题已经是大问题了,靠医保控费这样的微创手术解决不了问题,一定是国有资本划转,社保资产增值才是根本性的;核心技术突破是需要科研投入的,搞基建可以靠银行,指哪打哪效率最高,但搞科研要靠风险资本,银行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条件。往大的说,一个繁荣高效的资本市场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要条件,一个以资本市场为核心的金融体系必将在下一个10年出现。做投资必须赌国运,既然笃定国运还在,做为一个还在追梦的人,那这里就是主战场。虽然眼前很艰难,前行的道路仍将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但我们要为下个10年兴奋,这里确实是最好的赛道。

2018年的股市从年头跌到年尾,2019年的宏观经济比2018年还要差,主要有几点风险:1、房地产风险积聚,2019年面临开工率断崖下滑的风险;2、2019年有失业潮的风险,消费也有压力;3、出口也是一大问题,短期受中美谈判结果影响,长期有较大不确定性;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大环境”很差,但资本市场的“小环境”却没那么差。资本市场是预期的市场,预期反应了、见底了,价格也就基本见底了;2018年持续的下跌就是在反应2019年更差的预期,而站在2019年往后看,中期又没有那么差,长期又生机盎然的,所以说股市的“小环境”要比2018年好。而且,2018年预期在高位,价格在高位,盈利在高位,是释放的一年;2019年,除了经济真的开始坏了,估值、预期全下来了,政策都已经进入右侧好几个月了,因此我们对于2019年市场的判断是筑底年,波动率会放大,结构性机会很多;每次重要数据公布都是阶段低点,但也不要期望能涨太高,因为经济不好,企业家信心没恢复,投资没有上来盈利就没那么快上来,筑底需要一个较长过程。

投资策略上,2018年仓位低一点的就跑的好一点,2019年我们觉得仓位不会是盈利的关键;要把结构想清楚,把工作做细致,自下而上的精选能力才是成败的关键。监管层在努力恢复市场化交易,但交易性资金几轮股灾下来早就所剩无几,产业资本因为质押问题也基本丧失了定价权,今年市场的话语权应该是在外资、保险等长线资金的手中。二级市场的投资还是要站在最强声音的一边,因此我们今年的重心也会在更长的维度去思考问题,除了便宜的价格外,我们会更加关注长期竞争格局、护城河、管理层历史诚信能力等要素。

作者余定恒为翼虎投资董事长;王文龙为翼虎投资基金经理

上证指数 最新: 2938.14 涨跌幅: -1.32%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