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日本社会掀起皮凯蒂热

2015-01-17 11:22:51 作者:近藤大介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更多文章>>

如今,日本刮起了一股空前的“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热”。上个月,准确说是12月9日,一本艰涩难懂的经济学著作——《21世纪的资本》在日本正式发行,该书共计608页,售价高达5940日元(约合人民币310元)。尽管如此,本书自发售以来已经连续一个月占据畅销书排行榜的首位,热卖超过10万册,势不可挡。

在日本出版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势下,占据畅销书榜前列的一般多是漫画类和游戏类的书籍。我在出版业界摸爬滚打了25年,也算得上见多识广,然而一本满纸都是晦涩的专业术语和数学公式的学术性著作竟然高居畅销书榜首,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皮凯蒂教授1971年出生于法国,这位现年43岁的年轻经济学家就任于巴黎经济学院,是一名大学教授。《21世纪的资本》一书以学术的严谨性从历史溯源的角度分析了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问题,他在书中的观点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该书很快攀上畅销书榜,而皮凯蒂教授也被称为“当代的卡尔·马克思”。

前段时间,我的一位记者同事有幸采访了皮凯蒂教授,我将他接受采访时的话摘录如下:

“通过《21世纪的资本》这本书,我想告诉大家的一个观点就是,源于继承的财富,其增长速度与企业经营者创造财富的增长速度是相同的。也就是说普通人通过自身的勤奋努力和锐意竞争已经无法改变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现实。以日本为首的亚洲诸国,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日趋严重,继承到高额遗产的人和没有遗产可以继承的普通人之间,其贫富悬殊很可能日益扩大。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资本主义社会原本就是一个通过竞争获取资产的社会,而且竞争是一刻不停的。因此,我提议对占据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实行减税政策,同时对高收入群体所获取的资产增加征税率,并且有必要将其上升到国家政策的高度。”

今年年初,我也拜读了这本大作。皮凯蒂教授试图论证这样一个观点,即当代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的经济机制源于遗产继承。皮凯蒂教授使用了税收统计记录来分析他的祖国法国以及英国、美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过去200年来的收入与财富的进化数据。其数据分析的结果显示,股票投资及房地产投资等获得的收益率远比通过劳动获取的薪酬的增长率要高。

据皮凯蒂教授所言,过去200年中只有40年的时间,收入不平等的扩大化趋势有所收敛,那就是1910年至1950年之间。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先后两次爆发的世界大战、波及全球的大恐慌所引发的通货膨胀扩大以及各国加强对富裕阶层收税的政策。

然而,特别是1980年以后,随着资产的运用方法日益多样化,通过从父母手中继承资产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便可轻易使财富增值的人在全世界范围内逐年增加。例如,据《福布斯》公布的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显示,微软公司的创立者比尔·盖茨自1990年起的20年间,其总身价从40亿美元增加到500亿美元。这笔财富的增值源自于销售到世界各地的微软电脑所取得的“劳动报酬”。

我们来看看另一位《福布斯》上榜的亿万富豪——化妆品国际品牌“欧莱雅”的创办人的女儿,通过遗产继承其资产由20亿美元增加至250亿美元。尽管她一生从未通过自身劳动拿过一分钱工资,但她获得了巨额的资产,其资产的增长率与比尔·盖茨持平。

皮凯蒂教授把这种趋势称作“世袭资本主义”,并大加抨击。诚然,追溯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这种社会形态形成于19世纪的英国,并在20世纪的美国获得巨大发展,其基本运行规律即“机会的均等和结果的不平等”。

换言之,谁都可以平等地参与“市场竞争”,并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家公平竞争。遵循法律参与市场竞争的结果自然就会产生少数的成功者和多数的失败者。失败者则不断发起挑战,意图转败为胜,这就是一幅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芸芸众生图。我在大学的经济学课堂上也学到过:这种贫富阶层间的可流动状态即资本主义社会的运行形态,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社会机制。

然而皮凯蒂教授的资本理论证明,21世纪的资本主义社会,正由于遗产继承这一新的巨大因素而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也就是说,成功者通过继承变得更加强势富有,而失败者的薪酬不会增加,并逐步沦为弱势一方,从而导致“半固定状态的贫富差距社会”的到来。

读罢皮凯蒂教授的理论,现居日本的我也想到了契合现实的一点。三年前,我打算搬家,因为住了18年的公寓实在是太挤了,于是我打算买房。在东京都内,我看了40多套二手的公寓房。每次跟着中介看房的时候,我都会碰见许多20岁到30岁的年轻人一起去看房。

日本这20年来经济状况持续不景气,被人们称为“失去的20年”,因此我那个年代的人,都在“泡沫经济”全盛时期度过青春时代,可谓遍地黄金,从来不差钱,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工资水平普遍降了很多。迄今为止我工作了二十余年,虽然买不起新建的高级公寓,但在银行按揭贷款买个二手房的存款我还是有的。然而跟我一起看房的却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们,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在场的房地产中介商,他们向我道破了其中的玄机:“这些年轻人的祖父母,都是在1980年代泡沫经济时期发家致富的人们。爷爷奶奶去世后,把他们的财产都留给了自己疼爱的孙辈,所以这些年轻人们完全没有工作的必要。他们的爷爷奶奶那一辈人大多住的是独门独院的小楼,他们这一代人觉得没什么必要住那么宽敞,所以都愿意在东京市中心地区买公寓住,过着休闲自在的日子。”

后来,我有一次受邀参加这群年轻人们的聚会。派对的场所就设在代代木上原地区的一处占地颇宽的宅邸里,这里位于东京最高级的住宅区的一角。主办者是一位28岁的年轻人,他决定要把爷爷留给自己的这套房子给卖了,于是召集同伴们来吃一场“最后的晚餐”。

出席派对的十来个年轻人年纪都在30岁左右,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规规矩矩上班的。尽管如此,他们生活条件之优渥完全在我之上。当晚,他们聊天的话题都是新上市的智能手机机型有什么改变,大热的连载漫画《进击的巨人》接下来的故事情节等等,与政治、经济、国际关系等问题丝毫不沾边,显然他们对这些话题也不感兴趣。

和这些日本的年轻人们聊天,我虽然没有感到妒忌,但心中却掠过一丝不安。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正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也还有很多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沦为贫困阶层。社会的贫富差距如此扩大下去,日本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呢?

相信很多日本人都存有这样的疑问。皮凯蒂教授在书中提出了一个解决之道,那就是对高收入群体的资产和遗产继承加收重税。这一提议颇有些“杀富济贫”的味道,因而欧美社会为皮凯蒂教授起了个“当代马克思”的称号。

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于1848年2月面世,书中他针对经济越发展,贫困人口的数量越会增加的理论,提出了在当时看来非常激进的政策,即土地国有化、加大累进征税、废除继承权、国家集中资本、免费教育制度等。

反观现在的日本,安倍晋三政权所推行的政策一言以蔽之,即“优待富人的政策”。通过人为的通货膨胀政策救助大型企业,牺牲的其实是广大低收入群体和依靠年金生活的一般民众。另外,祖父母对他们的孙辈教育资金援助不超过1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90万元)都无须缴税。安倍首相对自己推行的这一免税政策似乎颇以为豪,然而他丝毫没有考虑到,在日本大多数老年人根本无法给孙辈留下那么高额的资产,安倍首相究竟是在为谁谋福利不言而喻。

去年年末的12月14日,日本举行了大选。以安倍为首的自民党大获全胜,继续执掌政权。自民党的席位从294个席位略减至291个席位,然而通过这次选举,有一个政党的席位数反倒增加了2.6倍之多,那就是最左翼的日本共产党,从8个席位增加至21个席位。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很多为生活所苦的贫困阶层把选票投给了日本共产党。

在这样的政治社会背景下,日本刮起了一阵“皮凯蒂”热,或者说不仅仅是皮凯蒂,广义地来说应该是“马克思热”。进入书店,入口处摆满了与皮凯蒂相关的著作,而旁边则放着与马克思相关的书籍。

其中有一本刚刚发行的《重读马克思》,作者是经济评论家德川家广先生,我有幸向先生请教,为何现在要重读马克思。“20世纪初期的1917年,世界上第一个奉行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苏联诞生。20世纪中叶世界进入东西冷战格局,20世纪末期,苏联最终于1991年解体。至此,美国、西欧以及日本等发达国家断言:‘马克思主义已死’。然而,其后资本主义社会危机重重,先是2008年以雷曼兄弟破产为首发生的美国次贷危机,紧接着是希腊国家破产引发的欧债危机,以及日本‘失去的20年’。然而这一期间,经济高速稳健发展的国家正是践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这些发达国家亟须反思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类社会是否存在比资本主义更加优越的经济体制?为此,我们有必要重读马克思。”他这样回答。

皮凯蒂教授1月下旬即将访日,不知道这位“当代马克思”能否为日本指点迷津,但他的言论必将在日本受到万众瞩目。

上证指数 最新: 2938.14 涨跌幅: -1.32%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