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什么情况?ST新光实控人离场 股价却涨停

2020-01-09 09:03:24 来源:券商中国
新光集团于2018年8月13日向自然人方某校借款8000万元并签订借据,ST新光、ST新光子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签字,周晓光、虞云新作为保证人签字,该金额占ST新光2017年底净资产1%。对于这一违规,新光集团同样被处以60万元的顶格处罚,而周晓光作为新光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被予以警告并处20万元罚款。

什么情况?实控人离场换来股价涨停,从浙江女首富到负债百亿,如今又遭10年市场禁入

从声名大噪的浙江女首富、饰品女王,到负债百亿、市场禁入,周晓光的传奇之路从高光走向泥淖。

1月7日晚间,ST新光发布公告称收到安徽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因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重大担保等内容,导致其2018年中报存在重大遗漏,公司被处以60万元顶格处罚。周晓光、虞云新作为实际控制人,其指使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担保、共同借款等行为被开出10年证券市场禁入的罚单。

虞云新的新,周晓光的光,无论是新光控股,还是ST新光,都与这对曾经白手起家的夫妻密不可分。在遭遇处罚后,二人双双辞去ST新光的所有职务,ST新光董事长、总裁就此出缺。而在旧人离场后,1月8日上午,ST新光迅速涨停,市场对此事的反映可见一斑。在监管罚单落地后,ST新光能否翻身前行?

上市公司遭遇顶格处罚

在遭遇证监会调查近10个月后,ST新光此前涉嫌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大股东占用资金等问题终于有了正式结果。

1月7日晚间,ST新光发布公告称收到安徽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具体来看,ST新光共有以下“四宗罪”:

第一,假借支付第三方股权收购款名义,向控股股东提供资金。

2017年5月12日,ST新光子公司万某地产与南国某豆签订《合作意向协议》,拟受让南国某豆持有的汇某置业股权。在虞云新的安排下,万某地产以支付股权收购款的名义向南国某豆划转共7.6亿元资金,之后南国某豆通过汇某置业将款项最终划转至新光集团,由新光集团实际占用。

该金额占ST新光2017年底浄资产9.46%,上述事项发生后,ST新光未按规定及时披露,也未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披露,直至2018年12月3日才披露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实。

第二,在未经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假借债务转移的方式向控股股东提供资金。

2018年5月,在未经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ST新光及其子公司万某地产将其应还相关债权人的4笔合计6.75亿元资金直接转入新光集团,由新光集团实际占用,该笔资金占ST新光2017年底净资产8.41%。对此,ST新光未及时披露上述关联交易事项,亦未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披露。

第三,违规向新光集团及相关方提供对外担保。

ST新光于2017年12月至2018年9月期间,违规为虞云新、周晓光、新光集团及新光集团子公司等关联方提供担保,担保额度/金额为2.95亿元。其中,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发生金额为2.60亿元,占ST新光2017年底净资产32.39%;截至2019年5月4日,违规担保本金余额2.75亿元。

第四,作为共同借款人在借据上签字。

新光集团于2018年8月13日向自然人方某校借款8000万元并签订借据,ST新光、ST新光子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签字,周晓光、虞云新作为保证人签字,该金额占ST新光2017年底净资产1%。对于违规担保及借款事项,ST新光均未及时披露。

基于此,因未及时披露关联交易、对外担保和共同借款事项,披露的2018年中期报告存在重大遗漏等行为,安徽证监局对ST新光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顶格处罚。

不过,罚单落地并非意味着绝对的利空。同天晚间,ST新光披露其违规担保事项的民事判决书。对于原告借款方要求ST新光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金华市中院未予支持。判决显示,ST新光对于保证合同无效无过错,原告明知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订立保证合同,ST新光不应承担保证合同无效后的民事责任。1月8日,ST新光开盘迅速涨停,当日以2.31元/股报收,涨幅达到5%。

实控人遭10年市场禁入

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ST新光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周晓光、总裁虞云新在相关违法违规事项中出没痕迹明显。

例如,ST新光为新光集团子公司上海希某违规担保事项由周晓光安排、指使,ST新光其他违规担保事项、共同借款事项、新光集团非经营性占用ST新光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均由虞云新决策、安排、指使,周晓光在有关资金划转审批单、担保合同、借款合同上签字,对相关事项知悉。二人均是对相关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安徽证监局指出,周晓光、虞云新夫妻二人作为ST新光实际控制人,直接授意、指挥并实施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并且向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隐瞒事实,对其给予警告,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二人作为ST新光董事、实际控制人,其指使、安排新光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事项、共同借款事项,不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双双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此外,时任ST新光财务总监、子公司万某地产财务总监在资金划转等问题上同样脱不开干系。二人在知悉债务转移事项不合规的情况下,仍按照虞云新要求执行资金划转,在上述违法事项中未履行勤勉尽责的法定义务。对此,证监局对其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事实上,此次处罚早有端倪。在2019年4月,就在证监会立案调查不久之后,深交所即因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提供担保等事由,对ST新光及新光控股、周晓光、虞云新等人给出公开谴责处分。

不仅如此,在ST新光2016年7月的非公开发行中也藏有“猫腻”。

经查,泰达宏利基金和信诚基金参与认购的3只资管产品成立、存续、到期后,均与新光集团存在重要资金关联,且新光集团承担2只产品优先级份额的差额补足义务,三只资管产品的实际运作也都由新光集团员工负责。而对于相关一致行动人关系,由于新光集团未主动告知,导致ST新光2016-2018年定期报告均未如实披露情况。

对于这一违规,新光集团同样被处以60万元的顶格处罚,而周晓光作为新光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被予以警告并处20万元罚款。

在罚款、市场禁入后,周晓光、虞云新二人双双递交辞职申请。其中,周晓光辞去董事、董事长职务、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审计与监督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虞云新辞去董事、总裁职务、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在辞职之后,二人均不再担任ST新光任何职务。ST新光表示,公司将尽快启动总裁、董事候选人提名程序并将候选人提交至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

昔日浙江女首富遭遇危机

从昔日浙江女首富,到负债百亿,周晓光的传奇人生在经历高光时刻后剧情急转直下。

在浙江义乌,周晓光夫妇白手起家的故事可谓是家喻户晓。2017年热播的都市商业剧《鸡毛飞上天》女主角即是以周晓光作为原型。作为新光控股的创始人,周晓光在1995年创办新光饰品,从零售小商品逐步做大,将新光控股建设为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就官网信息来看,新光控股涉及饰品、制造、地产、金融、互联网、投资等多个行业,纳税额多年在义乌名列前茅。

在公司运营情况良好之下,周晓光本人也因公益事业而获得多个荣誉,并成为第十、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公开信息显示,在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前9年中,周晓光共向全国人大提交议案232份、建议198份,其中203份议案、189份建议被正式采纳。2017年,周晓光、虞云新夫妇以330亿的资产排在胡润百富榜第65位。

剧情的转变是在2018年9月,新光控股旗下“15新光01”发生违约,未能偿还回售本金及利息18.3亿元。此后,新光控股及下属子公司向金华市中院申请重整,债权人申报市级总金额高达539亿,周晓光本人也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对于新光控股的问题,公司自认称,其在扩张过程中不断大规模投资,但未能按照预期实现良好的投资收益。加之宏观降杠杆、银行信贷收缩等因素,企业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投资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外部举债,由于融资规模庞大,财务成本和财务风险不断上升”,最终资金流断裂。

此外,新光控股下属子公司普遍经营不佳,甚至亏损。除新光饰品、新光小额贷款、新光物业服务、上市公司ST新光外,其他子公司基本处于亏损状态,且近三年投资的公司亏损尤其严重。

对此,2019年6-8月,新光控股、管理人和义乌市政府多次赴深交所、安徽证监局,汇报沟通各方为解决上市公司问题所做的工作,希望监管部门、交易所对新光控股破产重整工作予以支持,并确保上市公司不退市并尽可能提升市值。

在2019年9月,新光集团举办誓师大会,声称“绝地反击、从我做起”,虞云新、周晓光均现身并致辞动员,并在“军令状”上签名。会上,新光饰品称正在坚决彻底地推进系统“瘦身”,倾力梳理、盘活、整合各种有效资源,找到正确的业务发展路径,重塑行业标杆形。

时间重新回到2020年,周晓光、虞云新的匆匆撤场给ST新光的问题划上一个终止符。在股东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包袱解决后,ST新光能否翻身前行?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