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子公司引资落空 海正药业巨额债务压顶

2019-01-08 09:54:54 作者:章遇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处于多事之秋的海正药业(600267.SH)再遇波折。

近日,海正药业发布公告,宣布控股子公司浙江海晟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晟药业”)增资扩股及老股转让项目中止挂牌。这个试图引入战略投资解决胰岛素项目研发投入燃眉之急的计划,在公开挂牌近2个月后,因未征集到符合条件的意向投资方而宣告终止,给泥潭之中的海正药业再添一道阴影。

“胰岛素项目流拍对公司现金流有一定影响,公司已提前考虑到该风险,绝对不会造成公司资金链断裂的风险。”面对外界对其资金链的担忧,海正药业董秘沈锡飞日前在投资者交流会上如是回应。

作为曾经的明星药企,海正药业近年来动荡不断,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负债不断攀升。2018年11月,执掌海正药业数十年的“老帅”白骅辞职离去,原台州市椒江区副区长蒋国平接棒上任。新任管理团队能否带领海正药业破局,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

子公司引资落空

公开资料显示,海晟药业成立于2018年4月,注册资本3亿元,系由海正药业及其控股子公司海正药业(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正杭州”)分别以各自持有的胰岛素类产品相关的无形资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经评估作价而设立。

截至2018年4月30日,海晟药业账面资产总额为6.69亿元,净资产为5.88亿元;海正药业与海正杭州分别持股33.6%、66.4%。

作为海正药业旗下糖尿病领域的专业化子公司,海晟药业主要从事糖尿病药物的研发。据了解,目前海晟药业的研发管线上主要有三代胰岛素:甘精胰岛素、门冬胰岛素、德谷胰岛素。另外还有一个二代的重组人胰岛素产品在研。

目前,甘精胰岛素和门冬胰岛素的研发均已推进到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德谷胰岛素也即将启动Ⅰ期临床试验。按公司的业务目标,计划将在2020年底前获得门冬胰岛素注射液的生产批件,2021年6月获得甘精胰岛素注射液生产批件,并于2022年底前获得德谷胰岛素注射液的生产批件。

随着相关研发项目推进到临床后期,“烧钱”也越来越多。资产评估报告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30日,海晟药业账上累计的开发支出已有2.59亿元,这仅是研发投入资本化的部分。资金压力之下,海正药业试图从外部引入战略投资。

2018年10月,海正药业发布公告,计划通过引进社会资本的方式对海晟药业实施增资扩股及部分老股转让。此次增资扩股及老股转让以海晟药业投前估值不低于19亿元为基准,计划增资规模不低于8亿元,老股转让不低于6.85亿元。

“增资资金主要用于在研胰岛素产品的后续研发,而海正杭州出让部分股权所获的资金将主要用于支付胰岛素项目遗留的未付合同款项,以及补充海正杭州运营所需的流动资金,缓解海正杭州的资金压力。”海正药业称。

如若上述方案进展顺利,完成增资及转股后,海正药业和海正杭州对海晟药业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23.66%、21.34%。在海晟药业的5个董事会席位中,投资方将有权提名并任命3名董事。如此一来,海晟药业的控制权将发生转移。

“缓解研发‘烧钱’的资金压力只是一个方面。”一位接近海正药业投资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海正药业出让海晟药业的股权,背后更多的考虑是业务聚焦,而胰岛素并非是其重点。“虽然胰岛素市场大,但海晟药业的胰岛素研发进展在国内并不占优势,而且自身并没有胰岛素销售团队。海正内部的战略重点聚焦在单抗生物药上,这块所需要的投入也不小。”

2018年11月1日开始,海正药业在台州市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海晟药业的股权及引进投资方,挂牌价格为每元注册资本6.33元。然而,直至挂牌公告截止的2018年12月26日下午,该项目并未征集到符合条件的意向投资方。

挂牌近2个月的海晟药业增资扩股及老股转让项目以失败告终。

“这次引资和转股失败不会影响公司胰岛素项目的研发进度。同时,公司仍将继续推进海晟药业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沈锡飞表示。

百亿债务压顶

外界对其资金链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近些年来,海正药业的负债持续攀升,颇受市场关注。据统计,2015–2017年末,海正药业的有息负债总额分别为85亿元、101亿元和106亿元,负债规模巨大且连年增长。

至2018年三季度末,海正药业的有息负债总额已达107亿元的规模,而账上货币资金仅有22.64亿元。同期海正药业的总资产222亿元,净资产约78.8亿元,资产负债率64.45%,有息负债/净资产高达136%。

与此同时,海正药业虽然有着高达百亿元的营收规模,但其扣非净利润已连续4年为负,盈利状况堪忧。最近的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海正药业实现营收78.05亿元,净利润仅2.67亿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利润端还亏损1.0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海正药业有两笔有息负债将于2019年3月到期,面临的偿债压力不小。

2016年3月,海正药业曾发行了12亿元的公司债,债券期限为5年,附第3年末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

也就是说,到2019年3月,如果投资者选择回售,海正药业则需要偿还该债券。2018年9月,海正药业又发行了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利率6.2%,期限为180天。这笔超期融资券将于2019年3月27日到期兑付。

对于投资者频频提及的资金链问题,海正药业方面回应称,公司对资金问题高度重视,目前已有系统预案,也正在落实过程中,政府也将全力支持。

“公司也一直考虑降低负债率,将不同品种成立独立子公司,通过引入战投获得现金流,减轻负债压力。”沈锡飞表示,“目前公司资金链可以正常运转,内部也有融资方案。长期会通过聚焦、‘瘦身’,把负债率降下来。”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海正药业的负债一直居高不下,与其高额的资本支出不无关系。近年来,海正药业大量的资金投入到更新生产线、新建产能、研发等项目上。

从财报数据来看,目前其在建工程账价余额高达54.89亿元,无形资产和开发支出合计亦达21.8亿元。而巨额在建工程迟迟不转固,开发支出不摊销,亦被市场质疑其粉饰业绩而久遭诟病。

“瘦身”计划

2018年末,海正药业迎来有史以来最重大的一次人事变动,原董事长白骅辞职,蒋国平接替其成为新任掌门。从履历来看,蒋国平并无医药行业的从业背景,这也使得外界对其能否带领海正药业打破困局抱有疑虑。

对于外界对其“外行”的质疑,蒋国平在近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直言,“我是从政府辞职下海,不可能再恢复公务员身份。我不是到海正过渡的,有决心和海正同命运共发展”。

如今,蒋国平履新已一个月有余。面对海正药业当前的重重问题,蒋国平认为,最需要优先解决的应该是理清思路,建立有效率的合乎规范的内控体系,“我们认为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据悉,蒋国平到任后对海正药业的发展战略进行了调整,提出要“瘦身、聚焦、关注股东利益”。

“瘦身主要是将不必要的固定资产建设以及研发砍下来,聚焦则主要是突出主业。”沈锡飞对此进一步解释,目前公司正在对固定资产进行梳理,闲置的会进行利用或者考虑出租或出让。

“瘦身”无疑是盘活资产的第一步。

2018年12月7日,海正药业发布公告,控股孙公司浙江海正宣泰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正宣泰”)拟将其持有的富马酸喹硫平缓释片美国和中国文号及相关注册、研发和生产技术资料一并转让给重庆恩创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恩创”),交易对价为6700万元。

据公告,海正宣泰的富马酸喹硫平缓释片已于2018年9月28日获得美国FDA的仿制药批文,而中国的文号尚未取得。海正宣泰取得批文并交付后,预计可为海正药业带来约2500万元的归母净利润。

在此之前的2018年11月,海正宣泰还与重庆恩创签订了协议,将其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500mg)的美国和中国批准文号及相关技术转让给重庆恩创,转让价格为5000万元。

上证指数 最新: 3090.64 涨跌幅: -0.01%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