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扇贝“洗冤” 獐子岛被指“三宗罪”不排除退市可能

2019-07-12 08:52:26 作者:熊家丽 来源: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更多文章>>
曾因扇贝多次“跑路”而闻名A股的獐子岛,终于在7月10晚间为扇贝正了名。2014年10月,獐子岛称,2011年与2012年的底播海域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獐子岛集团因此巨亏8.12亿元。

(原标题:扇贝“洗冤” 獐子岛被指“三宗罪”不排除退市可能)

曾因扇贝多次“跑路”而闻名A股的獐子岛,终于在7月10晚间为扇贝正了名。

7月1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由于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和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情况,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目前,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公司处以60万元罚款。专家表示,獐子岛未来不排除有被强制退市的可能。

扇贝三次背锅獐子岛涉嫌“三宗罪”

7月10日,獐子岛公告显示,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事先告知书》”),点明了獐子岛所涉“三宗罪”:涉嫌财务造假,2016年虚增利润1.31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79亿元;2017年《秋测结果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证监会《事先告知书》 来源:公司公告

公告指出,经查明,獐子岛2016年真实采捕区域较账面多13.93万亩,致使账面虚减营业成本 6002.99 万元,同时,虚减营业外支出7111.78万元。受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影响,獐子岛 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资产1.31亿元,虚增利润1.31亿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2017 年年度报告虚减利润2.79亿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此外,獐子岛《秋测结果公告》披露的船在公司记录的秋测天数内,被航行轨迹证实执行计划的点位极少,而秋测抽取但未实际执行的66个点位已占秋测全部披露点位的55%。秋测内容已经严重失实,涉嫌虚假记载。

针对上述情况,证监会拟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等;对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采取 10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等。

据公开资料获悉,自2014年起至2019年,獐子岛曾三次宣布其所养殖深海扇贝 “受灾”。

2014年10月,獐子岛称,2011年与2012年的底播海域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獐子岛集团因此巨亏8.12亿元。

2018年1月,獐子岛又称,由于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最后诱发大量扇贝饿死,导致2017年的业绩亏损7.23亿元。

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称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这一数字相当于其2018年全年的净利润,理由依然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扇贝跑路”“扇贝饿死”“扇贝受灾”,五年间,扇贝的种种“作妖”使得獐子岛累计亏损近16亿元。这引起了管理层的高度重视,2019年6月11日,獐子岛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虽然此次60万的处罚属于顶格处罚,但处罚程度依旧太轻,没起到应有的威慑作用。而“终身市场禁入”的处罚听起来很严厉,但实际效果却很有限,毕竟借壳投资很容易操作。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日致电致函獐子岛方面,截至发稿无人回复。

迟来的道歉股民索赔通道开启

如此说来,如果獐子岛不造假,公司2014-2017年四年盈利为负,按照“上市公司最近三年连续亏损将被暂停上市”的规定,獐子岛或许早已被退市。

事实上,因持续经营能力存疑,獐子岛2017年和2018年年报,均被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根据大华出具的2018年“非标”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为-15.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7.58%,流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2019年需要偿还的借款额达25.76亿元。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事先告知书》中认定的事实还未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不会面临退市。

但宋清辉认为,獐子岛未来不排除有被强制退市的可能,但目前证监会还未就立案调查事项作出相关结论性意见或决定。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受此次消息影响,獐子岛开盘大跌逾7%,截止7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收3.29元/股,市值23.4亿元。在接受证监会调查的17个月里,獐子岛市值蒸发了超过30亿元。

根据獐子岛一季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底,獐子岛尚有普通股股东4.9万人。近日,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在大连夏季达沃斯会场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我今天要在这里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

或许吴厚刚的这个道歉迟来了5年,2014年扇贝的第一次“跑路”后,獐子岛股价12月复盘后就连续三个跌停,成为当年A股最大的一起“黑天鹅事件”;四年后,历史重演,这次迎来了獐子岛5个一字跌停。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统计,自2014年10月至今,獐子岛股价已从最高的22.50元/股跌至3.29元/股,跌幅约85%。

网友“雅鲁藏布江85642”表示:“希望能赔偿股民的钱。”也有网友认为:“黑了十几亿,只罚六十万,处罚太轻。”“有没有考虑过散户的感受,是准备埋散户了吗?”

对此,吴立骏律师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第一次扇贝“跑了”后,獐子岛没有收到任何信息披露违规的行政处罚或者立案调查,显然獐子岛没有从上一次的重大事件中吸取教训,此次证监会行政处罚中已经明确《秋测结果公告》严重失实,秋测的数据直接影响到投资者的决策和依据,而虾夷扇贝的秋测数据造假,则直接对投资者造成极大的误导,损失应当由上市公司承担。

吴立骏说,在2017年10月25日至2018年1月30日之间买入獐子岛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30日仍持有的股民,可参加集体索赔,本案将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管辖。

俗话说,“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扇贝到底去哪儿了?这个问题或许只有獐子岛最清楚。

上证指数 最新: 2977.33 涨跌幅: -0.05%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