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婚约”说毁就毁 汇源通信门口的野蛮人玩什么花样?

2018-02-26 11:50:38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海证券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婚约”说毁就毁 汇源通信门口的野蛮人玩什么花样?)

说好的协议转让控股权,因合伙人闹分歧,悬了!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气势汹汹说要实施要约收购,却又玩不转,引入了一个新资本方。

两年多来一直“无主”的汇源通信,又迷失在资本魔方中。2月22日,深交所向汇源通信发出关注函,对第二大股东乐铮网络的要约收购事项提出多个问题。

怎么回事呢?长话短说。2015年11月,蕙富骐骥斥资6亿元受让20.68%股权,成为汇源通信的第一大股东,之后多次筹划重组无果。2017年11月,本次收购的幕后金主——珠海泓沛基金的管理人北京鸿晓决定走上前台,掌舵上市公司。不料,珠海泓沛基金的多位有限合伙人不答应,坚决不同意北京鸿晓成为蕙富骐骥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所以,这次易主事项卡了壳。

趁着珠海泓沛基金的内部分歧,汇源通信的第二大股东乐铮网络登场了。(插播一下,2017年7月,上海乐铮网络举牌汇源通信,三季报时持股比例增至6.63%,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汇源通信2月4日晚间收到乐铮网络的告知函,乐铮网络及其一致行动人称,拟向公司股东发出部分收购要约,拟要约收购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不少于15%,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记者掐指一算,若能通过要约收购获得15%股份,乐铮网络的持股数将超过蕙富骐骥,升任第一大股东,将汇源通信的控股权收入囊中。

几天后,乐铮网络称正与部分相关方协商洽谈签署预受要约协议书,并编制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不过,鉴于收购方用于要约收购的全部资金尚未准备齐备,收购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洽谈资金安排,以确保本次要约收购的顺利完成。与此同时,深交所在2月12日发出第一份关注函,涉及乐铮网络是否具备收购能力等问题。

2月14日,汇源通信通报最新进展:停牌期间,乐铮网络及其一致行动人与部分相关方洽谈签署了86份预受要约协议书,涉及预受股份共计2128.45万股,目前正在积极与其他相关预受要约方协商洽谈中。

春节长假过后的2月22日,汇源通信复牌了。当天开盘后,公司股价高开近9%,随后震荡回落,临近中午又缓慢上涨。

颇为意外的是,22日午间汇源通信又发布了来自乐铮网络的告知函,信息量着实不小。主要内容是,乐铮网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与相关预受要约方签署88份预受要约协议书,涉及预受股份升至2508.37万股,并正积极与其他相关预受要约方协商洽谈。

另外,乐铮网络还找来了好帮手——2月15日与安徽鸿旭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联手进行汇源通信控股权收购,而且,本次收购主体暨出资主体为安徽鸿旭。

较为关键的是,公告还透露,本次部分要约收购价格为不超过21.5元/股。

简单介绍下,要约收购是公开向目标公司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最大特点是在所有股东平等获取信息的基础上由股东自主作出选择,因此被视为市场化的收购模式。此前,浙民投天弘就是通过部分要约收购,成为ST生化的第一大股东。

决定要约收购成败的核心要素是价格。对投资者而言,如果要约价与市价相比存在明显的溢价,就存在套利空间。

回到汇源通信的案例,乐铮网络透露的要约价格上限21.5元,比公司停牌前的股价(15.24元)溢价达41%!这种刺激效果不言而喻——22日公告发布后的午后,公司股价直奔涨停。

不过,交易所的第二份关注函紧随而至,问题比较尖锐。比如:公告已披露了收购比例下限、价格上限等信息,却仍未编制并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是否损害股东知情权、交易权?

另外,乐铮网络通过公告称要约收购价格为21.5元/股,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或影响股价未来走势的情形?

关注函还指出,此前公告披露乐铮网络方面为收购主体,现又变安徽鸿旭为收购主体,是否合法合规?

从以上信息看,乐铮网络筹划本次要约收购较为仓促,资金实力也不足。工商资料显示,安徽鸿旭注册于2017年4月,注册资本5亿元,法人为张伟克。这家从事新能源汽车充电设备的公司,会成为汇源通信新的救世主吗?

相关专题:证券之星走进汇源果汁(2014-06-16)

上证指数 最新: 2938.14 涨跌幅: -1.32%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