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公司新闻 - 正文

神开股份或再度易主 牛散朱康军或入场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万谦 2016-07-28 08:19:33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神开股份个股资料 操作策略 盘中直播 我要咨询

神开股份(002278)的控制权之争出现了新进展。日前,神开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业祥投资的母公司快鹿集团,已将业祥投资100%股权转让给浙江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君隆资产)。君隆资产将借此间接持有神开股份13.07%的股权,成为神开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据悉,因为快鹿集团此前陷入内斗,神开股份的控制权变更一度陷入僵局。那么,此次“新入场者”君隆资产又是何方人物?证券时报记者发现,君隆资产在7月24日与快鹿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合同的前两天(7月22日),“匆忙”变更了法人代表。君隆资产的原法人代表名为朱康军,他的身份可能是凯恩股份原实际控制人之一;另外,朱康军近年被市场称为“牛散”,他此前卷入博元投资的内幕交易案,在今年4月遭监管部门处罚。

神开股份或再度易主

神开股份日前披露《第一大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业祥投资的母公司快鹿集团,与君隆资产已于7月24日,就业祥投资的股权转让事宜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以及两份补充协议。

据公告,本次股权转让后,君隆资产将持有业祥投资100%的股权,且借此间接持有神开股份13.07%的股权,成为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快鹿集团则不再持有业祥投资股权,退出神开股份。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业祥投资的工商信息已经在7月26日发生变更。业祥投资的股东由快鹿集团变更为君隆资产;法人代表由谷平变更为王阿炳。而王阿炳同时也是君隆资产的法人代表。

工商信息还显示,君隆资产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股东为王阿炳、但海波、沈哲三位自然人,其中王阿炳为公司法人代表。

需说明的是,君隆资产在7月24日与快鹿集团签署前述股权转让合同的前两天(7月22日),“匆忙”变更了工商信息,该公司原来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为朱康军。

朱康军这个名字曾于2014年短暂出现在凯恩股份的高管之列,当时朱康军担任了凯恩股份的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

凯恩股份当时的公司资料显示,朱康军曾担任天津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涌元资产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浙江仙居正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杭州锦亮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以及凯恩股份控股股东凯恩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实际上,君隆资产现在的法人代表王阿炳,和朱康军之间,此前还有渊源。资料显示,在中兴商业的2013年年报中,王阿炳进入了前十大股东,而当时同在中兴商业前十大股东之列的,还有凯恩集团有限公司。

牛散朱康军或入场

君隆资产此次入主神开股份之前,为何要临时变更法人代表?

广东证监局今年4月份公布的一份处罚决定书显示,朱康军因为卷入博元投资的内幕交易案,被处以警告以及合计90万元的罚款。

该处罚决定书显示,朱康军因工作业务关系与博元投资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某认识,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朱康军与李某某电话通讯联络频繁并有见面接触,从2014年11月28日至12月23日(股票停牌日)期间,朱康军使用15个证券账户累计买入博元投资股票3706万股,成交金额达3.24亿元。

但是,博元投资自2015年3月31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5月14日,朱康军所持博元投资股票仅剩100股。有意思的是,在这次内幕交易案中,朱康军依靠内幕信息进行交易,反而合计亏损了1.09亿元。

广东证监局认为,在买入博元投资的过程中,朱康军的持股比例一度超过5%的举牌红线却未披露;并且,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朱康军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涉案证券账户交易博元投资股票的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和公开过程吻合,敏感期内买入博元投资股票成交量明显放大,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对此不能作出合理解释。

由此,朱康军在博元投资的内幕交易案中,不仅亏了钱,还遭受了处罚。

值得说明的是,朱康军此次入主神开股份,是通过受让神开股份控股股东业祥投资的100%股权,进而实现间接持股,而不是直接受让神开股份的股权。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快鹿集团通过业祥投资间接持有的神开股份股权,自完成收购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转让。按照时间测算,目前业祥投资持有的神开股份股票还在禁售期内。

神开股份表示,此次业祥投资转让股权是否符合《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将由律师发表核查意见。

据了解,此前另一家企业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尝试通过借款、股权质押等方式入主神开股份,但因为业祥投资和神开股份几位原股东之间存在股权质押、表决权委托问题,再加上快鹿集团内部出现内斗问题。业祥投资将神开股份几位原股东告上了法庭,神开股份的上一个股权处置方案由此陷入僵局。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宁波惠佳投资的股东信息已于7月20日发生了变更,由原来的冯卫、刘立祥变更为章飞、童伟良。快鹿集团上一段对神开股份的股权处置,或就此告一段落。

变数仍存

截至7月27日,神开股份尚未披露相关权益变动报告书,君隆资产受让业祥投资100%股权的价格尚未揭晓。后期这宗交易是否会出现变数,仍有待观察。

据悉,此前快鹿集团陷入内斗,快鹿一度“下野”的董事会主席徐琪,拟处置业祥投资所持的神开股份股权以缓解兑付压力。但在徐琪与前述宁波惠佳投资签署了相关转让协议之后,业祥投资称“徐琪利用业祥投资印章私自签署协议、擅自处分他人权利”,将与业祥投资存在股权质押、表决权委托纠葛的几位神开股份原股东,告上了法庭,上一段神开股份控制权转让方案由此陷入僵局。

有意思的是,被指私自签署协议的徐琪,以及受让方宁波惠佳投资,并不在被告之列。

7月3日,快鹿集团实际控制人、原董事会主席施建祥对外发布了一份视频,施建祥在该视频中授权徐琪处置快鹿相关公司事务的决策权,快鹿的“内斗”由此告一段落。但是,徐琪再度入主快鹿集团,至今已有近一个月,神开股份方面却一再表示,仍未收到业祥投资的撤诉通知。

神开股份的股权对于快鹿集团而言,是缓解兑付危机的重要资产。快鹿集团近日对外称,在资产处置中,“业祥投资占大头,第二大为电影投资,第三为中海投,第四是个人欠款,还有一小部分是贷款资产包。”

其中,中海投公司名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0亿元,旗下公司包括上海中海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合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

近日,快鹿集团宣布,免去周萌萌中海投总裁、中海投资产管理董事长职务,并称周萌萌擅自将中海投投资的项目、股权进行对外合作、抛售或质押,阻碍了快鹿集团处置资产的进程。

这一事件反映了快鹿集团此前的内控混乱。另外,在7月11日,快鹿集团声称向9名快鹿系公司原高管以及快鹿集团的欠款方追讨债务,涉及金额高达25亿元。快鹿集团称,这部分债务人,“有的是有资产抵押的;有的是信用贷款的;有的是内外勾结骗取公司资金的;有的是利用职务权力之便,想充分利用空子逃避还款;有的故意拖延时间;有的避而不见,充耳不闻;有的还趁快鹿全力忙于兑付危机时,落井下石,想逃避法律的制裁。”

按照快鹿集团近日的说法,公司将于8月份完成初步重组后,正式开始全面兑付,“在原先承诺的13亿资金基础上,预计可以增加到20亿,全部用于兑付。”但是,快鹿集团至今未详细公布集团经审计的资产,集团是否有兑付实力,仍有投资者表示质疑。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资本力量2019年度评选
好投资评级:
好价格评级:
证券之星估值分析提示中兴商业盈利能力较差,未来营收成长性较差。综合基本面各维度看,股价合理。从短期技术面看,近日消息面一般,主力资金无明显迹象,短期呈现震荡趋势。公司质地一般,市场关注意愿无明显变化。 更多>>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