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新时代中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转型研究系列专题(七):资本金篇,银行资本约束差异,补充工具创新应提速

2020-02-14 00:00:00 作者:魏伟,张亚婕 来源:平安证券
平安证券 更多文章>>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下行以及影子银行业务转向表内,我国商业银行资本金压力也急剧增加。本报告是我们新时代中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转型研究系列的第七篇专题,我们分析了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总量和结构现状,对比分析了不同类型资本补充工具特点,并对不同的银行如何补充资本金提出对应建议。

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 的总量和结构 现状2014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整体的资本充足率变化可以分为“上升——下降——再回升”三个阶段。不同类型的银行,资本充足率变化呈分化特点。外资银行由于风控能力较强、业务受限资金运转较慢,资本充足率最高;大型商业银行由于盈利能力强、资本补充工具多以及风险控制能力强,资本充足率同样较高;股份制商业银行受制于不良贷款率高企,盈利不佳,资本充足率较低,但受益于资本补充工具运用全面,可以维持资本充足率的较快上涨;城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及盈利能力不佳,适用的资本补充工具匮乏,资本充足率较低且增速较慢;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最高,盈利差,适用的资本补充工具少,资本充足率呈现下行趋势;民营银行受益于成立较晚,资金闲置较多,资本充足率异常高企,但随着业务扩张快速下降。

我国商业银行 当前 亟需补充资本金我国商业银行亟需补充资本金,主要源于如下因素:其一,经济持续下行,企业信用风险上升,导致商业银行风险加权资产快速扩张及计提拨备压力增加;其二,影子银行体系回表将会使资本金面临缺口,表外业务监管细化将导致计提拨备压力增加。穆迪测算,2019年上半年核心影子银行资产规模约为 23万亿元,若按照 100%信用转换系数来计算,同期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将下降 1.86个百分点;其三,不合规的二级资本工具过渡期到期后也将带来每年约 1250亿元的资本金缺口 。

我国商业银行该如何 补充资本金对于所有的商业银行,首先需要拓展业务提升资产利润率,提高风控能力,降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的扩张及计提拨备压力。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来看,大型商业银行可以优先考虑可转债、优先股及永续债;股份制商业银行可优先考虑增发,可转债及优先股;城市商业银行优先考虑 IPO 及二级资本债;农村商业银行则需要提升盈利能力、降低不良贷款率,尝试 IPO 及主要通过二级资本债提升资本充足率。同时,应该积极探索资本补充工具的创新。除已经落地的永续债外,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的推出也需重点关注。此外,可以借鉴国外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创新工具,如荷兰合作银行 2010年发行的高级或有资本票据、2011年发行的非积累优先股,瑞银集团于 2012年推出的“延递或有资本计划”以及其他银行发行的反式可转债等。





相关附件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