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潜股份:“并购故事”讲完 股价熄了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21-04-26 04:10:0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中潜股份:“并购故事”讲完 股价熄了)


4月23日,连续3日跌停的中潜股份,开盘再次封死跌停板,随后股价拉起报收27.32元,跌幅13.38%。

要知道,2020年3月3日至4月3日的一个月内,中潜股份从56.05元/股飙涨至182.77元/股(前复权),短短一个月上涨了226.08%。彼时,创业板的每日涨跌幅还是10%。

然而经历股价暴涨后,中潜股份的股价很快回落。与去年的股价最高点182.77元相比,公司股价在一年内已经下跌85.05%,市值蒸发317.12亿元。

此外,由于股价突然暴跌,大股东刘勇名下的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部分股票还被强制平仓。

中潜股份究竟怎么了?

强遭平仓

4月21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显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刘勇名下的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被安信证券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被动减持时间为2020年4月19日,被动减持数量为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34%。

此番减持后,刘勇持有公司股份185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9.07%,仍为公司第三大股东。但刘勇与安信证券的融资本息余额尚有约4138.26万元,其部分股票可能存在再次被强制平仓的风险。

中潜股份称,公司目前正处于立案调查期间,刘勇被强制平仓导致的被动减持,不符合《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存在被证券监督管理机关认定为违规减持的可能。

《国际金融报》记者获悉,刘勇是在2019年8月成为上市公司股东。

彼时,第一大股东香港爵盟与刘勇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香港爵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600万股转让给刘勇,转让价格为24.498元/股,转让价款总计为39196.8万元。

可以看出,4月19日公司下跌20%后的收盘价为49.29元,刘勇受让价格仅为当时股价的一半,为什么会被强制平仓?

对此,记者致电公司董秘办,但多次拨打均未有人接听。

超低价入主

值得一提的是,在刘勇成为公司股东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很快发生了变更。

2019年9月,方平章、陈翠琴夫妇以协议转让方式向仰智慧出售了香港爵盟100%股权,总价4873.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香港爵盟持有公司股份4175万股,持股比例为24.46%,位列其第二大股东,仰智慧因此间接成为中潜股份第二大股东。

仰智慧以3.5亿元就获得了4175万股公司股份,以此计算,中潜股份的每股价格约为8.38元,远低于当时的二级市场价格,甚至还远低于刘勇的受让价格。

由于协议转让前,深圳爵盟与香港爵盟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9604.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56.276%,公司的共同控制人为张顺、杨学君夫妇以及方平章、陈翠琴夫妇。

协议转让后,深圳爵盟与香港爵盟解除一致行动关系,深圳爵盟作为表决权超过30%的单一股东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控制深圳爵盟的张顺、杨学君夫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过很快,仰智慧成为公司的实控人。

2020年7月,基于外部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及本公司的经营战略发生调整以及本公司实际控制人张顺个人身体原因,深圳爵盟将在其持有公司股份期间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行使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对应的股份表决权。

因此,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第二大的股东香港爵盟将成为单一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最大的股东,仰智慧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但仰智慧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2020年12月,公司实控人仰智慧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收到了调查通知书。其后,包括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监事等岗位均出现辞职或换人的情况。

“并购”不停歇

据悉,中潜股份于2016年在创业板上市,主营为生产潜水装备产品及提供潜水服务,具体产品包括潜水服、渔猎服、浮力背心、蛙鞋、潜水镜等。

然而才刚刚上市,中潜股份的业绩就开始下滑。

2016年-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1亿元、3.85亿元、4.01亿元、5.2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6亿元、0.43亿元、0.23亿元、0.28亿元。可以看出,公司收入虽然持续增长,但是净利润却一度出现明显下滑。如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来看,公司业绩在上市当年就出现下滑,并且是持续下滑,分别为0.35亿元、0.31亿元、0.22亿元、0.24亿元。

或是因为业绩下滑,公司在2017年就试图通过外延式并购来改善业绩。

2017年1月,公司发布并购预案,拟以10.2亿元收购宝乐机器人100%股权。宝乐机器人是一家智能清洁服务机器人供应商。按当时评估价格来看,收购标的宝乐机器人溢价高达2767.8%。

但到了同年9月,公司就宣布终止上述并购,原因是交易各方未能就有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

在仰智慧成为中潜股份股东后,公司更是“加大马力”,开启疯狂并购之路。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公司收购的资产有的是刚刚成立的“空壳”公司,有的还是亏损的公司。此外,公司收购多以失败告终。

2019年7月,中潜股份拟收购北海慧玉100%股权,交易作价为1元。北海慧玉成立于2019年4月,自称是以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为主营业务的企业,其总资产、总负债和净资产均为0元。

但是这次收购也很快终止,原因是交易对手方去世,股权转让无法执行。不过收购不成,公司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并引入北海慧玉原核心团队,继续进军大数据服务领域。

当年9月27日,中潜股份又以1元收购上海招信50%股份,同时对上海招信增资1581.63万元,增资完成后,中潜股份持有上海招信51%股份;2020年1月,公司又以2000万元收购上海招信49%股权,上海招信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但与北海慧玉一样,截至2019年6月底,上海招信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

股价曾暴涨20倍

2020年3月,中潜股份宣布收购大唐存储84.16%股权。不过,成立于2018年的大唐存储虽然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属于当时火热的半导体领域,但持续亏损。不出意外地,2020年10月,由于双方未能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一致同意终止双方于2020年3月签署的《股权收购意向书》。

同年9月,公司又公告称,拟收购联合创泰100%股份。联合创泰是一家电子元器件产品的授权分销商,主要代理线锁定在国际上知名的资源型产品。

但因为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这起重组也无奈终止。

虽然公司的多数并购都不成功,但因为跨界并购的热度,公司的股价在2019年、2020年猛涨。

从前复权的股价来看,2019年5月,公司的股价最低曾达到8.88元。随后,公司股价开始启动持续上涨,到年底涨至约50元。

进入2020年,中潜股份涨势更猛。2020年3月3日至4月3日的一个月内,中潜股份从56.05元/股飙涨至182.77元/股,短短一个月上涨了226.08%。彼时,创业板的每日涨跌幅还只有10%。

与之相对的是,2020年3月正值美股大跌,沪深指数也受到境外资本市场的影响,上证指数一度跌至2646.8点。

如果以2019年5月涨势启动前的股价计算,不到一年时间,中潜股份股价最大涨幅接近20倍,成为A股市场上十足的妖股,一时风光无限。

一位资深二级市场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并购转型炒作概念、配合“庄家操作”,中潜股份的股价暴涨也不奇怪。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