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21%全球最低企业税”背后的利益博弈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21%全球最低企业税”背后的利益博弈)

在今年年中之前达成共识并形成解决方案的可能性有多高呢?

4月7日,G20集团召开财长和央行行长的线上会议,其中,针对美国提出的“设定21%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计划,该会议后发表的一份声明称:“我们依然致力于在今年年中前达成一项基于共识的全球解决方案。”

美国之所以抛出这项“全球税率协商”建议,是跟其庞大的基建计划相关。3月31日,美国白宫公布了《美国就业计划》,打算在8年中投资2万亿美元,重建基础设施、鼓励科研、并促进“美国制造”。

为了该基建计划建筹措资金,美国总统拜登提出通过将美国企业税的税率由目前的21%上调至28%的税改方案。

因此,美国财长耶伦在此刻呼吁各国设定统一的全球最低企业税,被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在为了配合拜登上调美国企业税的方案。

这本来是美国一个国家的政策选择,为什么要拉全球这么多国家“下水”?在今年年中之前达成共识并形成解决方案的可能性有多高呢?

剑指互联网巨头

为了实现“设定21%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第一步要锁定的是主要征税对象:互联网巨头企业。

2020年末,针对互联网公司的数字税框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了两份蓝图性报告,分别称为“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

根据会计事务所毕马威的解读,“第一支柱”关注税款的缴纳地点,以令无需实体经营的互联网公司也能向利润来源国交税;“第二支柱”关注税款的总体水平,致力于提高互联网企业的交税税率——现在可以理解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

“几年来,国际税收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今年,我们看到这一进程加速。”4月7日,意大利财政部长达尼埃莱·佛朗哥在G20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示——意大利是2021年G20的轮值主席国。

几十年来,为了招商引资,不少国家都争相下调企业税率,或给予实际的税收优惠。据美国智库“税金基金会”统计,1980年的全球平均企业税税率约为40%,但到了2020年,该指标已经下降至23%。

企业税率普遍下降的最大受益者,就是全球经营的互联网巨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副教授加布里埃尔·祖克曼等人的研究显示,2017年全球跨国公司大约40%的利益——也就是大约7000亿美元,都被转移到了税率更低的“避税天堂”国家。

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斯科特·加洛韦也在2018年撰文指出,从2007年到2015年,标普500指数公司平均税率是27%;而美国四大互联网巨头苹果缴税率是17%、谷歌是16%、亚马逊是13%、Facebook更是只有4%。

加洛韦的文章称,亚马逊从2008年以来,一共缴纳了14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而亚马逊要颠覆的竞争对手沃尔玛却交640亿美元的税。

又如,苹果公司会用会计手段把利润转移到爱尔兰这样的低税率国家。爱尔兰的税率只有12.5%,是全世界企业所得税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而且,之前苹果一直在海外保有2500亿美元的现金。这部分现金是不用纳税的。

直到2018年初,苹果才宣布把资金转回到美国国内。据报道,苹果为此要一次性缴纳380亿美元的税。

美国互联网巨头利用欧洲国家不同的税制税收洼地“薅羊毛”,早已引起欧洲政府和民众的不满。

4月5日,美国财长耶伦在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的一场在线活动时表示,设定全球统一的最低企业税有助于终结各国竞相压低企业税率、侵蚀企业税基的行为,从而确保各国政府能拥有稳定的税收体制和足够的税收,以应对危机和投资必要的公共产品,并保障所有公民都公平地分摊政府的财政负担。

美国财政部透露, 这项税收计划将会为美国带回约2万亿美元的公司利润,其中约有7000亿美元的联邦收入来源于中止那些鼓励转移利润至海外的措施。(税改落实后的)15年内约有2.5万亿美元的额外税收将用来覆盖拜登“八年计划”的支出,该计划旨在提供更多就业岗位的基础设施建设、绿色投资和一系列社会项目。

尽管美国提出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是有自己的算盘,但耶伦这番说辞,可以为各国达成共识提供“目标上的基础”。

数字税的筹码

面对“跨国企业利用各国税制空隙、进行逃避税收的税务安排”等问题,首要的是解决征收数字服务税的争议。

一直以来,在OCED这个平台关于征收数字服务税,美国与欧洲的态度截然不同。

坐拥多家跨国网络巨头的美国政商界,总是以另行征税将带来双重课税风险、抑制创新潜力等理由,对加征数字服务税基本持反对态度。相比之下,欧洲对于科技公司的征税、反垄断和数据保护等焦点问题,均采取了强监管的立场。

甚至,数字税的分歧,让美国与欧洲之间爆发了加征关税等贸易摩擦——传统的盟友关系也会因为利益而怒目相向。

此前,特朗普政府表示,这些数字税方案意在惩罚部分取得商业成就的企业,对美国互联网巨头是不公平的。

如今,当美国向欧洲方面提出共同提高企业税税率的要求,有分析认为,欧洲国家可能会趁机以此作为谈判筹码,要求美国在针对互联网巨头在数字税方面作出相应的妥协。

今年2月,美国财长耶伦表示,美国将不再坚持为科技公司提供可以规避数字税的“安全港”——释放出了“放大谈判空间”的信号。

而且,拜登政府多次表示要修复欧美盟友关系,这就不排除在欧美屡生摩擦的数字税领域作出一定让步。

同时,“全球统一的最低企业税率”也是给美国企业竞争力上一道保险。因为,这样有望防止在低税地区缴纳企业税的企业,比向美国政府纳税的企业拥有更多的竞争优势。

根据OECD的分析,由于全球最低企业税针对的是年总收入超7.5亿欧元的大企业,同时某些母公司实体(包括投资和养老基金)、政府实体(如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国际和非营利机构也被排除在外。因此,受影响的只是数字化和无形资产密集型的高利润跨国公司,而这些公司对增税也不会很敏感。

2017年底,特朗普的税改法案获得国会通过,这也是美国31年以来国会首次修改税法——为了吸引企业回流至美国本土,将企业税税率从35%大幅下调至21%。而拜登政府则希望,全球主要经济体的企业税都能提升到同一水平——这样的话,如果美国企业税税率将来从21%上调至28%,也不会导致美国对全球投资的吸引力下降。

不过,美国最终在数字税方面能向欧洲国家作出多少让步,统一税率的方案能否有效制止全球跨国公司的利润转移,以及该方案能否获得美国共和党和其他低税国家的支持等——至今仍然要打上很多问号。

目前,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欢迎美国对企业利润征收最低税率的提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财政部门负责人也表示支持美国总统拜登上调企业所得税和磋商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计划。

此外,亚马逊CEO贝索斯公开表态,支持美国政府提高企业税率。但讽刺的是,亚马逊曾经在两年时间内没交过一分钱的联邦所得税。2020年亚马逊的总营收约为3860亿美元,它因为各种税收抵免、扣减而受益——2019年,它交税1.62亿美元。

目前OECD国家平均法定企业税为21.5%,其中美国法定企业税为21%,而企业税较低的有瑞士(8.5%)、匈牙利(9%)、和爱尔兰(12.5%),较高的有法国(32%)、澳大利亚(30%)、墨西哥(30%)、和葡萄牙(30%)。

分析人士表示,就算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最终能够成功出台,但它仍是一个非强制性的税收标准,各国政府也需要分别审议和批准这一新的税制——如何对待和处置不加入这个体系的“钉子户”,那又是另一番利益博弈和较量了。

(作者:特约撰稿,骆海涛 编辑:陈庆梅)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