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鹏博士巨额预亏有“洗大澡”之嫌 营业收入勾稽异常或存虚增

(原标题:鹏博士巨额预亏有“洗大澡”之嫌 营业收入勾稽异常或存虚增)

前不久,鹏博士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预计其最高亏损金额达58亿元,而导致其由盈转亏的罪魁祸首则是巨额的资产减值准备。令人不解的是,相关资产早在以前年度就有减值迹象,鹏博士却选择在2019年一次性集中计提,难免有业绩“洗大澡”之嫌。同时,其近年营业收入的真实性也令人生疑。

2020年1月23日,鹏博士发布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经初步估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1亿元至-58亿元。2018年鹏博士实现归母净利润3.81亿元,同比下降48.71%,业绩滑坡趋势已现,但2019年突然预计大幅亏损数十亿元,着实让投资者大跌眼镜。

根据预亏公告显示,导致鹏博士巨亏的原因一方面是受国家“提速降费”政策、基础电信运营商固移融合套餐等因素影响,公司互联网接入新增用户数减缓、部分价格敏感型用户流失,互联网接入业务ARPU值(即每用户平均收入)及营收都呈现下滑态势,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其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2.68%。另一方面,则是鹏博士2019年拟一次性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准备,其中拟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在30亿元至38亿元之间,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20亿元。

集中计提巨额减值准备的行为在资本市场上并不罕见,2018年底A股市场就曾掀起了一波减值热潮,一时间诸多公司业绩巨亏,“黑天鹅”齐飞。而之所以很多公司一次性计提巨额减值,一方面,如此操作可以把影响公司以后业绩的因素提前处理掉,比如固定资产大幅减值,以后年份就能少计提折旧,增厚利润;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减值的方式,将以前可能存在的资产泡沫一次性清空,以绝后患。那么,鹏博士计提巨额减值准备又是否合理呢?

 
业绩“洗大澡”之嫌

具体来看,鹏博士本次巨额减值主要针对商誉以及固定资产。首先看其商誉减值情况,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商誉金额为20.89亿元,本次拟减值金额20.17亿元,也就意味着鹏博士要将账面的商誉基本全清理掉。其中主要涉及两家公司商誉,即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宽带”)和北京电信通电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电信”),拟减值金额分别为14.81亿元、3.56亿元。

长城宽带是鹏博士于2012年及2013年分步收购而来,根据其2011年12月16日发布的竞买长城宽带50%股权及债权公告显示,2011年12月鹏博士与中信网络有限公司签订《产权交易合同》,购买长城宽带50%的股权,并代长城宽带偿还给中信网络有限公司4.84亿元借款,最终,鹏博士以10.84亿元的交易价格竞买成功;2013年又以7.12亿元的价格收购中信网络有限公司所持长城宽带另外50%的股权,由此也留下了15.37亿元的商誉。

成功收购长城宽带一度使得鹏博士的业绩大放异彩,2013年长城宽带全面并入合并报表后,鹏博士营业收入大增127.26%,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增95.18%,实现营收与净利润的双增长。

当年风光无限,为何如今长城宽带却走到了全额计提商誉减值的地步呢?对此,上交所在财报问询函以及业绩预亏问询函中多次提出质疑。鹏博士在2019年7月2日回复上交所2018年财报问询函中表示,2013年8月国务院发布“宽带中国”战略规划,部署未来8年宽带发展目标及路径,随着“宽带中国”战略的落地,互联网接入业务市场迎来2013至2015年的井喷式爆发,鹏博士也因此营收连年增长。然而2015年5月,随着国务院“提速降费”战略的推进,宽带产品价格下降。同时,国有基础电信运营商凭借主动降价、交叉补贴等竞争策略,固定宽带用户发展迅猛,持续扰动行业格局,对其他接入商构成压迫,整体行业ARPU持续下滑。

2016年以来,鹏博士互联网接入业务疲软、毛利率同比出现下滑,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下滑3.07%、4.11%和3.79%,同时2017年、2018年互联网接入营收同比下降10.08%、20.13%。具体到长城宽带,根据鹏博士历年财报显示,长城宽带2016实现净利润2.85亿元,较2015年3.25亿元大幅下降12.31%;2017年净利润进一步下滑至1.61亿元,同比降幅高达43.51%;至2018年,长城宽带直接转为亏损1.86亿元。

由此可见,自2016年开始,长城宽带已然走上了下坡路。可疑的是,此前长城宽带业绩虽然出现持续下滑,鹏博士却一直未对其计提商誉减值,直到2018年才对长城宽带计提了5530.88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那么既然2018年已充分计提,为何2019年又拟集中一次性计提14.81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呢?这就难免令人怀疑其存在通过大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来给业绩“洗大澡”。

 
营业收入存虚增嫌疑

财报数据显示,鹏博士2018年营业收入总金额达68.60亿元,其中包括互联网接入业务、数据中心及云计算、互联网增值及其他业务,其中互联网接入业务实现收入金额为52.82亿元,该部分适用于10%的增值税税率(注:自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由11%下调至10%),此外其还有1.01亿元海外业务不需要考虑增值税问题,其余业务则适用于6%的增值税税率,按月平均计算收入后,推算出其含税营业收入金额约为74.94亿元,将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表中68.78亿元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相互勾稽,则多出了6.16亿元。

此外,本期预收账款的变动与本期营业收入无关,故应将其剔除,2018年鹏博士预收账款较上期减少了3.99亿元,剔除该部分后,含税营收较相关的现金流多出了2.16亿元,也就意味这将导致经营性债权产生同等规模的增加。

鹏博士2018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金额为3.29亿元,较2017年同比减少了783.67万元,此外还需剔除计提坏账准备的影响,2018年其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金额为2.01亿元,上年计提金额为1.89亿元,2018年增加1204.91万元,因此,经营性债权较上期实则增加421.24万元,这与理论值相差甚远,差额高达2.12亿元。这也就意味着鹏博士有2.12亿元的营业收入没有相关债权的支持,存在虚增的嫌疑。

再看其2017年相关财务数据,当年营收总金额为81.70亿元,其中互联网接入业务金额为67.14亿元,可推算出其含税营收总额约89.9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剔除预收账款变动金额后与含税营业收入相较少了4.02亿元,这应使得其经营性债权出现同等规模的增加。

然而,2017年鹏博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在剔除计提坏账准备影响后较上年仅新增了4805.10万元,与理论应增加额相差了3.54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还要考虑到鹏博士采用票据背书转让支付采购方式可能导致的差异,但近年来其应收票据的金额较小,仅在百万元左右,因此应收票据背书似乎也很难解释差异原因,这也就需要公司给出具体说明了。■

相关个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