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尴尬难行的IPO市场化

在普遍预期之中,IPO本周再启,靴子落地,市场平稳运行,但并没有给人松口气的感觉。此轮再启IPO,与今年伊始IPO开闸时的氛围相比已经悄然发生了重大变化,管理层已经不再强调市场化了,而是默默恢复了严格管控的做法,不仅控制发行节奏,发行价格也被严格管控,老股转让则几近取消。有人说监管部门是在开历史倒车,但笔者认为这是因为之前强调市场化过了头,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才不得不恢复过去行之有效的办法。空喊一些市场化的口号是容易的,然而一旦照此实行却发现根本行不通,结果既搞乱了人们的思想,又降低了市场效率,其中的教训非常深刻。

“好人举手”重回定价发行老路

IPO市场化口号叫得最响的时候,注册制成为一面大旗,一切以实行注册制为目标,因此IPO怎么放开都不为过。今年伊始重启IPO时,监管部门信心满满,推出了老股转让的新办法,以为这样既可以确保发行人按照市场原则自主定价,又能根除超募的顽症,从而在IPO市场化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但奥赛康事件给了监管部门当头一棒,发行人和保荐机构用足政策追求利益无限大,其贪婪程度超出了市场各方的意料。与此同时,一些新股公司等网下配售过程中的寻租现象赤裸裸地大行其道,充分暴露了IPO一放就乱的老毛病。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IPO又停摆了4个月。期间管理层悄然调整IPO政策,市场化的调门也一压再压,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证监会主席肖钢明确宣布,从6月到年底,计划发行上市新股100家左右,并按月大体均衡发行上市。这实际上已经彻底否定了IPO的市场化发行。原来的规定是发行人可以视市场情况自主选择发行时间,现在则是按计划均衡发行上市,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确实是一种倒退,已经走到了市场化的反面。然而现在的倒退正是在为此前的激进买单,是超越现实情况强推激进市场化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不仅是发行节奏重回计划老路,发行价格也受到更严厉的管控。过去定价发行年代,发行市盈率普遍定在20倍,现在则大幅低于20倍,询价流程已多此一举,新股发行价根据募集资金和发行数量可以提前计算出来。同时老股转让也被严格限制,近乎取消。现在IPO实行的是“好人举手”规则:同意低价发行、不转让老股的过会企业举手表示同意,便可以优先拿到批文,优先发行新股上市;不同意的可以不举手,那就继续等待,什么时候能拿到批文不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IPO又停摆了。很多IPO企业已经等怕了,受够了夜长梦多的滋味,纷纷举手同意,因此本轮IPO再启几乎都是低价发行,且几乎都不转让老股。只有飞天诚信计划转让老股500万股,但最后能否顺利转让也存在着不确定性。

高举市场化旗帜陷入尴尬处境

有句话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监管部门并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匆忙叫响了市场化的口号,等到实施了才发现当初的口号很难落实。不要说IPO注册制,就是现在的核准制,都没有办法让过了会的企业自主发行,仍然需要严格控制发行节奏,同时还要控制企业上会节奏。很难想象注册制后该怎么办?一边注册,一边又排队等候发行上市吗?发行价格的放开也是这样,市场化定价的结果大家都已经看到过了,新股定价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直到难以为继,轮回之后是更严厉的管控,从终点又回到起点。当市场化还不具备条件的时候强推市场化,带来的结果是反市场化,这是那些盲目鼓噪市场化的人应该深刻反思的。

现在证监会走回头路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惟一行得通的办法,否则IPO还得停。虽然计划管控听上去不那么好听,看上去也不美,但却实在管用。事实已经证明,IPO市场化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问题一大堆。询价制度导致新股发行价越来越高,老股转让使人困惑究竟是上市公司在募集资金还是老股东在借机套现;保荐机构自主配售埋下了寻租和暗箱操作的祸根。虽然证监会已经认识到了这些问题,但仍然保留了这些政策规定,这就陷入了一种尴尬境地。有规定而又废弃一边,给人的感觉是言行不一,开历史倒车。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并不复杂,但需要勇气,那就是废除脱离实际的所谓市场化政策,恢复新股定价发行,让IPO简单易行。事实上证监会已经回到定价发行的老路上去了,但却羞羞答答拒不承认,同时又高举市场化的大旗不放松,结果让自己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尴尬处境之中。

相关个股

上证指数 最新: 2909.98 涨跌幅: -1.83%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