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赵伟国:撬动紫光的杠杆

2015-12-09 08:35:46 作者:李兴彩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海证券报 更多文章>>

000938

紫光股份个股资料 操作策略 咨询高手 实盘买卖

这是一位从新疆农村走出的企业界霸才,在其统领下紫光集团以连环式海外大并购动作,在集成电路领域声名鹊起,霸气初显。他叫赵伟国,一脸坚韧,不苟言笑。

“我的座右铭是天道酬勤、天道酬思、天道酬善;我也一直在奋力地以此鞭策、重塑自己,这是一个”知易行难、知难行易、知行合一“的痛苦的过程。”

回顾与紫光并肩前行的征程,赵伟国用简单的话语概括出了峥嵘岁月的前行心诀。

只研究最优秀的公司

“芯片制造不是高端制造,那是尖端制造,犹如皇冠上的明珠,技术和制造工艺都非常重要,这个行业的特性就是高科技、重资产、国际化;在这个市场作战,你得拥有重量级武器在手,存储就是这样”技术+制造“的重量级领域。”提及同方国芯800亿的定增,赵伟国单刀直入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语气沉稳有力,“紫光要做NAND,100亿美金是一个中等规模晶圆厂的投资,基于这样的重资金特性,布局存储是”烧钱“。”

2015年11月,赵伟国领导的紫光集团接盘同方国芯后,立马推动后者启动募资总额达800亿元的定增,募资分别用于存储芯片工厂、收购我国台湾力成25%股权及对芯片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的收购。若该方案最终成功实施,则将成为A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定增再融资。

存储产业是中国集成电路的短板,也是国家大力推进的重点领域。“我没有太多的关注国内做存储的公司,我只研究世界上最优秀的、第一梯队的公司,关注它们的动向;存储器是一个完全市场化、国际化的产业,真正的挑战实际上是国际巨头近乎垄断性的把持。”赵伟国进一步表示,对于产业发展来说,多一些企业参与是好现象;而从高铁的发展经验来看,市场化的公司其成功概率会更高一些,紫光是完全市场化的产物,在这个领域不怕竞争。

事实上,“只研究最优秀公司”贯穿了紫光的发展和并购历程,也让紫光“恰好运气不错”收购了几个比较优秀的企业。提及收购,赵伟国这样表示。回溯到2013年6月,紫光集团以每股28.5美元的价格向展讯通信有限公司(下称“展讯”)提出全资收购邀约,并最终以17.8亿元私有化了展讯;次年则以9.1亿元美元收购了锐迪科,赵伟国和紫光也由此进入业界和媒体的视线。

此后,紫光集团在收购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欲罢不能。2015年5月22日,紫光集团宣布与惠普达成合作,由其旗下紫光股份以不低于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51%股权,开始向更基础和核心的IC存储和服务器进军。9月底,紫光砸38亿美元入股了西部数据获得其15%股权,不久后西部数据又爆出收购闪迪的新闻;10月底,紫光再将触角伸到存储封测领域,向全球半导体后段封测服务领导厂商之一、我国台湾力成投资约6亿美元获得其25%股份,从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只发表最真实的言论

赵伟国“成名”不过是这两年的事儿,这个进入集成电路产业的“野蛮人”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砸开了这个产业的大门,在让产业看到了不一样的发展道路同时,也成为该产业风云人物。

随着业界和资本对紫光的关注,对赵伟国的评价也“毁誉参半”,赞同者称其“中国IC产业的革新者和希望”;质疑者则用“饿狼、无知者无畏、野蛮入侵、投机者、搅局者”等词语形容;赵伟国个人的“果敢”言论也每每被媒体歪曲解读。

同方国芯800亿的定增甫一出世, “炒股者”就成为赵伟国最新的标签。对此,赵伟国表示不是特别在乎别人的评价,“在互联网时代,别人说什么你很难去影响,如果你去计较等于跟空气战斗;做企业的最终还是要靠市场说话、靠结果说话,企业能够活着、健康成长比什么都重要。”

纵观全球集成电路产业,资本已经成为产业发展的重要推手和必要条件。赵伟国表示,资本运作是紫光产业发展的重要手段,基于集成电路的“重投资”特性,新时期,紫光需要充分借助产业和金融资本的结合来完成产业布局和产业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模式是”重科技、重资产、重资本“,所以必须要同资本市场紧密结合。”赵伟国如此描述其资本和产业发展逻辑,“紫光的资金来源有三个部分,一是紫光和清华控股的自有资金,二是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三是私募股权基金,包括团队持股、员工持股等。”据悉,紫光要在3年内将PE基金做到3000亿元规模。

而其 “任性豪言”也每每引人侧目。在紫光集团入股力成的时候,赵伟国顺便“建议”了一下我国台湾地区的集成电路产业,就引发了该地区半导体界地震。赵伟国表示如果我国台湾地区开放陆资投资当地IC设计行业,他愿意让旗下两家设计公司展讯、锐迪科与联发科合并,以携手超越高通。对此,赵伟国向记者表示,他所强调的是两个地区的产业应该是“商业上的对等、合作共赢”。

当记者提及扶持政策时,赵伟国表示,在特定时间段,国家应该在重点需突破的核心领域内,重点支持市场化的企业,对企业和骨干员工给予特殊的税收优惠待遇,“我们的很多高技术人才都是外国籍,他们所承担的个人所得税很重啊。”

而对于同样颇受争议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下称“大基金”),赵伟国直言大基金对于产业发展有利有弊,“积极方面是建立了一种社会氛围,让全社会和资本开始关注和重视集成电路的发展;但弊端在于政府的介入和主导挤压了市场化企业的成长空间,也让国外更加警惕我们,不利于国际并购和国际化。”

怎么让大基金更好的服务产业发展?“我们也是大基金的8个发起人之一,可能也是唯一一个市场化的发起人,我认为大基金的首要任务就是支持产业发展,微利保本就行了,可是现在大基金要求的投资回报率太高了,这不利于扶持产业;高收益应该不是财政部的要求,也不是政府的初衷。”赵伟国直言,“将大基金做成母基金,就算1:4也带来6500亿的资金了,可以相当于一个国际大公司的市值了,这将对产业发展起到更积极的作用,这需要交给更加市场化的团队去管理和运作。”

没有选择是最好的选择

采访过程中,赵伟国提及人生的几个转折都用了“没有选择”,“很多时候你没有选择,只能去做这个事情,咬牙坚持住。”而当记者提及自我最欣赏的特质时,赵伟国脱口而出:“坚韧。”

赵伟国说“坚韧”是小时候艰苦生活的恩赐。随着赵伟国的慢慢回忆和叙述,记者仿佛看到,1970年代,新疆沙湾县,一个农家小院中,5岁的赵伟国,在父母下地后独自照看着3岁的弟弟。“现在看起来这个事情不可思议,但那个时候条件艰苦啊,新疆地广人稀,农村讨生活尤其不易啊,人们对很多事情的忍耐力极强。”赵伟国的父亲被错划成右派到了新疆,母亲是支边青年。在沙湾县的那个偏僻小山村,赵伟国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西北的倔强和浑厚深深融入其血液,艰苦的生活铸就了其坚韧的性格。

苦难不是财富,但苦难赋予人坚韧的品格和足够的勇气,对苦难的思考也让人变得足够强大,少年时的农村生活让赵伟国在后来的人生中没有迈不过的坎儿。“也许在别人看来,我考上清华、创办同方微电子(同方国芯前身)、创办健坤集团,及至现在主持紫光集团,我的人生是顺风顺水;可是他们看到了我的水到渠成,却没有看到这个辛苦的过程和我矢志不移的坚韧。”赵伟国视线穿过玻璃看着窗外鳞次栉比的房屋缓缓说道,“人生就像盖房子,那是一块砖头一块砖头垒起来,用心才能牢固,做企业也是这样。”

“再回到紫光集团也很不易吧?”听到记者发问,这个棱角分明、脾气倔强的男人收回视线,开始跟记者回忆起再次回到紫光的日子。“大学办企业是中国特色,大学的企业是为了发展高科技产业;那个时候清华大学希望紫光能担当起这样的责任,同时紫光也需要新的机制和领导人,他们认为我合适。”赵伟国说,“清华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对母校有很深的感情,也愿意为母校做点事情。”

谁主紫光沉浮?几经筹思,赵伟国终于选择了集成电路作为紫光的突破口和事业。“这是秉承了大学要提升民族高科技的初心,集成电路恰好就是这样的高科技领域,也契合我个人的专业和职业经历情结。”赵伟国说。在清华大学电子系毕业后,赵伟国做了8年的通讯、10年的IT工程师。

赵伟国说他做企业有五大原则:一坚持政治大方向,但不搞政商关系;二是保证企业财务的稳健性,企业的发展,业务上可以激进,财务上绝不能草率,要有充足的准备金应付任何意外,不轻易把预备队投入战斗;三是保持核心团队的长期稳定性;四要为企业的骨干建立市场化的利益机制;五是惶者生存,心存善念,不吝捐助。

“我要感谢清华的包容、理解和支持,让我这个颇有争议的人按照初心主持了紫光集团的工作;作为回报,我和我的团队对清华也很忠诚,力尽所能的完成紫光的”云-端“战略。”赵伟国颇为感慨。就在不久前,赵伟国已经正式向清华大学和清华控股承诺,未来将把个人资产的70%捐赠给清华大学。据悉,数年来,他先后向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厦门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山东大学、海南大学等大学和新疆、河北、湖南等地累积捐赠超过6.5亿元人民币。

赵伟国自我形容是一个比较勤奋、热爱思考、还算厚道的人。“我的座右铭是天道酬勤、天道酬思、天道酬善;我也一直在奋力地以此鞭策、重塑自己,这是一个”知易行难、知难行易、知行合一“的痛苦的过程。”

“现在的年轻人常常抱怨、不知道怎么选择,有时候你没得选择反而是最好的选择。”赵伟国感慨,“回头来看,恰恰是因为没有选择,只能坚韧的奋力拼搏,就做好了那一件事情;我读清华是跳出农门艰苦生活的”没得选择“,我做好紫光也是”没得选择“。”

只会用结果说话

紫光现在红得发紫,赵伟国也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但赵伟国表示,紫光离成功还很远很远,自己连退休都还没有想过,他的思绪早已超前到紫光的愿景、路径。“紫光的定位是世界级的高科技产业与投资集团,业务聚焦”从芯到云“,重点布局移动芯片、大物联网、存储等相关领域。”

面对国际巨头的垄断把持,赵伟国给紫光设计了一条异于寻常的发展之路:自主创新+国际并购,理念上自主创新为宗旨,行动上国际并购打头阵。赵伟国说“紫光以国家战略为方向,以国际并购为路径,以资本运作为手段,以团队激励为基础,以产业整合为目的,以快速卡位为突破,从而超常规、超大规模的快速形成产业集成。 ”

收了那么多怎么管?“紫光的原则是有所管有所不管,具体来说就是充分沟通、充分信任,充分授权、充分激励,目标管理、严格审计。”对于颇被业界关注的“收购后的整合、管理”,赵伟国这样表示,“传统集团化企业是控制性管理,但紫光现在采取的是战略性管理,我们认为”最前线“的人才最有权力做出具体的判断和决定,所以集团只考虑全局的发展战略和提供资金等资源支持,原则上不介入各个企业的具体业务决策和执行。”

值得关注的是,赵伟国强调这样做的前提是“收购的企业足够优秀、团队足够优秀”。“三军易得一将难求,优秀的团队懂得如何完成企业的技术迭代和自我生长、并且坚定的执行;我们恰好运气不错拥有了几个这样的企业和团队。”赵伟国提及收购的每个公司时眼镜后都折射出熠熠光芒和兴奋,“Leo(展讯CEO李力游)永远充满激情,我非常喜欢华三,我认为这是下一个华为……”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优秀的企业和小伙伴”也展现了不俗的创造力和自我生长。展讯在4G领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自进入紫光的大家庭,展讯先后发布多款3G、4G芯片,进军平板市场,28nm四核五模LTE和WCDMA SoC平台实现大规模量产,其芯片、SoC平台被三星手机和平板采用;锐迪科积极布局物联网,就在上个月由工信部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主办的“2015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促进大会暨第十届中国芯”颁奖典礼上,锐迪科的RDA8851ML GSM/GPRS物联网专用芯片获得“最佳市场表现奖”。

对于优秀的团队和小伙伴,赵伟国不吝激励。“我们在紫光股份和同方国芯都推行了员工持股计划;此外,在展讯锐迪科,我们按照Intel入股的价格,向核心员工和管理层赠送了价值40亿的股权。”

紫光现在走向了前无古人的发展大道,这条路有多长不知道,路的尽头是怎样的风景也未知,但紫光和赵伟国已经成为业内的焦点。赵伟国表示:“企业的成长阶段受到质疑和争论都是正常的,华为、阿里巴巴、小米也都是这样走过的,我只在乎结果,也只会用结果说话。”

紫光还需要什么?“学习华为好榜样。”在采访过程中,赵伟国一再提及华为,“如果说中国只有一个优秀的研发型公司,那一定是华为,紫光要学习华为的创新、学习华为的勤奋。”而作为紫光的灵魂人物,赵伟国一直坚持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他说这是“标配”。

从新疆到清华,从健坤集团到紫光集团,赵伟国说他没有想到,接近30年的时光里他一直在围着清华园转,他也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停止和离开。

创造一个伟大的企业是需要时间的,紫光是否成功也有待时间检验,但从紫光走向集成电路的那一刻,赵伟国和他所在的紫光集团已经开始书写中国半导体的历史。不管外界褒贬,这个敦实的中年男人已经撬动了紫光集团,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风向标,如果他坚韧地走下去而且运气不错的话,他还将撬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

“记者应该长期跟踪企业,建议你将工作分成两部分,50%的时间用来追踪热点,50%的时间用在长期跟踪企业发展;选取5-10个现在很普通、但你认为未来会获得成功;5-10个现在还不错,但你预计最终会衰退的公司,然后长期跟踪、定期整理、思考,你会对这个产业有深刻、专业的认识,这个过程也会非常有意思。”采访临末,秘书一再催提下一个会议马上开始了,赵伟国却逐字逐句地对记者吐出了如上建议。

《清史稿》评价左宗棠“有霸才,而治民则以王道行之。”回看赵伟国这位集成电路领域的霸才,其对外实行大并购,对内则不吝股权激励,似乎颇有几分左公神韵。

证券之星网app

相关个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474.75 涨跌幅: 0.8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