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南财快评:苏伊士运河又犯“水逆”,提醒各界应重视该地区水路运输的脆弱现状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南财快评:苏伊士运河又犯“水逆”,提醒各界应重视该地区水路运输的脆弱现状)

苏伊士运河本月真可能遭遇水星逆行,继3月23日“长赐号”搁浅引发世纪大堵船事件后,当地时间4月6日下午,意大利油轮“Rumfold”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通行过程中因引擎故障搁浅,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向路透社称,“该问题在10分钟内解决”,但当日运河南北双向航行再度停摆约4小时,后北部交通逐步恢复正常。该次事故导致国际油价出现短暂跳涨,后恢复正常。

此前,“长赐号”货轮于3月23日向北航行通过苏伊士运河时横向搁浅,造成运河航运堵塞。经过6天紧张救援,货轮于3月29日重新浮起并脱困,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4月2日运河两端等待通行的近460艘货轮全部通过。3月31日,埃及启动对此次搁浅事件的调查工作,但在厘清事故原因与责任前,“长赐号”无法继续航行。此次事故引发全球关注,“长赐号”搁浅第二日国际油价即应声波动,航运费用上涨,随后长达6日的运输停摆对工业用品和消费品等多领域造成影响,由此产生的“蝴蝶效应”仍在继续,并或将持续数月。

两次运河停航事件,引发各界对苏伊士运河及新运河项目运载能力、管理能力的担忧和关注。2014年,埃及启动新苏伊士运河工程,工程除了加宽、拓深河道,提升运河运载力,还对包括以苏伊士运河航运业为基础的经济带进行开发建设,是埃及重振经济的重要项目之一。新运河工程历时11个月,共耗资85亿美元,完成了35公里新河道的开凿,并对原有37公里河道进行拓宽和加深。埃及政府预计通过新运河项目,到2023年将实现每日航行船舶数量49艘提升至97艘,并实现运河由现有每年收入53亿美元增长至132.26亿美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新苏伊士运河虽为提升项目,但改造区域有限。苏伊士运河航道全长约163公里,而新航道仅为35公里,因此大部分地区仍为单河道通行,新运河改造主要沿原有运河建造,但运河大苦河到南端苏伊士港间的通行,仍然使用19世纪旧航道,因此航道整体虽满足当前超级货轮的航行,但整体吃水深度提高有限。同时,2015年扩建投资的85亿美元多用于直接产生经济效益的“苏伊士运河走廊经济带”建设,主要投入包括运河两岸工业贸易区、商队和港口贸易服务中心建设等,相比之下,此次新运河项目对苏伊士运河整体基础设施,如导航、疏浚、预警、维护方面的投入明显不足,其对国际船舶体量发展及国际货运需求的发展满足有限,在资金掣肘、时效所迫等多方因素影响下,新运河工程未能对给航运货物流通需求预留足够的满足空间。

即便如此,苏伊士运河新项目依然稳固了埃及在亚欧航运中的重要地位。2019年,时任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马米什称,2018-2019财年苏伊士运河收入达到历史最高水平59亿美元。2020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数据显示运河当年收入共计56.1亿美元,为苏伊士运河历史年度收入排名第三。故而即使在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下,全球东、西航运需求以及对苏伊士运河的依赖并未减弱。

然而同样因为新冠疫情,这一全球航运线路中关键节点的脆弱现状也终被凸显。根据船讯网历史轨迹,统计对比苏伊士运河每日船舶通行量可以看出,2020年 2月运河日均通航量为55艘次,而在2021第一季度最高日均通行量已达到90艘,这一最高数据已接近新运河项目实施前预估的97艘,而新运河项目开通前对这一数据的实现时间预估为2023年。由此可见,新运河项目运行以来,其预期收入与对应日均通行量在时间上并不匹配,这意味着苏伊士运河在收入未能达到设计预期的情况下,面临超过预期的管理服务投入,同时,运河也提前面临高通行量下的货轮吨位和运载压力。苏伊士运河的吞吐量、管理投入若一直停留在当前水平,将为未来全球航运带来不可预估的风险。

4月6日苏伊士运河再次出现搁浅事故,提醒业界应重视该地区水路运输的脆弱现状。虽然非人为因素对通行安全的影响,在当前世界经济恢复的敏感期会被放大,苏伊士运河当局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后续将通过增加大型拖船来提高救援能力,以提升运河通行安全,但半个月内频发的运河通行事故表明,该航段对不可控因素的把控和处理能力依然面临严峻考验,这不仅暴露了埃及的航运安全问题,也暴露了该地区国际航运线路基建与全球船舶发展及国际航运需求增加的不匹配,凸显了国际运输线路多样的重要性。特别是该地区作为欧亚超大型货轮、油轮通行的主要线路,在全球供应链亟待恢复的情况下,运输链关键点的安全问题尤为重要。该地区由于自然条件、管理水平及政治因素,航运关键点出现不可预见风险的几率高于其他地区,因此近期连发的两次搁浅事件已引发战略海路多样化的讨论,相关国家,如俄罗斯,土耳其和以色列,也开始再度探讨拓展新航运线路的议题。

但同时也要看到,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虽可能催化亚欧替代贸易路线的建立,包括连接海湾地区和地中海地区的石油管道、铁路运输线、航运线路等,但以上项目预估耗资数百亿美元,加之新冠疫情对各国经济的影响,这些项目建设时间一直未定,未来建设也需要广泛的国际合作,在未来较长时间内苏伊士运河仍具有不可取代性。

(沈翊清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阿拉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侯眷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阿拉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作者:沈翊清,侯眷 编辑:李靖云)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