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利檀投资董事长陈昊扬:买入“绝对低估”防守,持仓新能源整车进攻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利檀投资董事长陈昊扬:买入“绝对低估”防守,持仓新能源整车进攻)

红周刊 记者 | 王飞

20万(出厂价)及其以上的赢家是特斯拉,20万以下的赢家是比亚迪。

当“碳中和”旋风吹遍市场,原来的热门和冷门板块都被“挤”到不显眼的角落。利檀投资董事长陈昊扬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一定要用3-5年的持仓策略来看待行业和个股价值。

目前,陈昊扬管理产品的仓位中40%是进攻仓位,配置如新能源汽车等龙头,另外的防守仓位集中在地产和针织面料箱包等行业。对于热门的新能源汽车,他认为,未来的赢家是特斯拉和比亚迪,而“防守策略”布局的“冷门板块”则是出现了绝对低估的机会。

房地产即将进入洗牌期

买“能活下来”的企业

《红周刊》:市场对“碳中和”关注度很高,您为什么在关注调控板块地产?

陈昊扬:传统经济如房地产等有些是被明显低估了,如果能在其中找到好的标的应该可以获得不俗的收益。今年正是布局地产的好时候,因为其发展到现在,即将进入一个大的洗牌期,而当一个行业进入巨大变革的时候,就是值得去介入的时候。

比如在供给端,地产行业去年的“三道红线”限制了房企的融资,其也就丧失了扩张的能力;在需求端,国家同时在控制银行对个贷、房贷的贷款总额。也就是说,地产就变成了一个肯定不会有增长的行业。但同时它又是一个高负债的行业,那么,当它进入萎缩的时候大批的企业是要倒闭、破产的。这也意味着,未来的赢家可能会浮现了。所以,我的投资策略就是选择未来最后那批能活下来的企业。

《红周刊》:哪类房企能“活得久”?

陈昊扬:最后能活下来的一定是成本最低的房企。成本最低体现在几个维度,一是融资成本,这也是地产行业很重要的成本;二是建安成本,即盖房子的成本。我比较看好A股的一家文旅勾地的房企,这是现在很好的一个拿地模式,包括万达、融创等都想走这条路。但因为周转很慢,游乐园等做的不好是要亏很多钱的,而这家房企的游乐园,是目前国内做得最成功的。

《红周刊》:除了“成本低”,还有哪些指标可以参考?

陈昊扬:企业的纠错能力。比如在2016年主流圈错判了形势以后,是否可以改正错误。此外,市场中经常通过拿地的多少来评判一家房企的优劣,但拿地面积最多并不代表货值最高,还看要拿的地是否是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地段。

《红周刊》:物业管理是市场风口,您看吗?

陈昊扬:物业管理确实是一个风口上的赛道,但其估值也会被市场抬得很高。坦白讲,我是回避这类公司的。

《红周刊》:您持有周期是怎样的?

陈昊扬:我买入一个标的,一般会持有3~5年甚至更长时间。  

布局绝对低估的防守板块针织面料龙头ROE与估值背离太多

《红周刊》:和受调控的地产相比,您也关注“冷门选手”针织面料箱包,这是怎样的逻辑?

陈昊扬:投资要有一个防守和进攻的组合,比如房地产、针织面料箱包等属于防守板块,新能源车等就属于进攻板块。目前,我覆盖的进攻板块在40%左右的仓位。

我比较看好一些近两年没怎么涨、低估值、偏传统的板块,针织面料箱包就符合我定义的投资。据我了解,面料主要包括针织和梭织等,其区别主要在于针织的结构比较宽松,可以适用于多品种,偏向休闲的风格。而梭织由于结构比较密主要用于做正装、大衣、衬衫等。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服装最大的一个潮流就是休闲化,所以,针织面料的ROE是很高的。

持有箱包的公司也是一样的道理,像这类的防守股下跌的空间已经很小,同时ROE较高,就可以买入了。

《红周刊》:除了绝对低估,这些公司的护城河如何?

陈昊扬:我选的这些股票都是行业中的龙头,它们都拥有自己的品牌,其中港股的这家公司最大的客户就是优衣库。而且由于染厂排污对环境的影响比较大,国家实际上是在控制染厂的总量。同时,染厂在整个纺织领域是技术壁垒最高的,因为染色是需要配方的。也就是说,别的公司想进入这个行业也很难。

《红周刊》:您不担心美国在贸易上对中国的责难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吗?

陈昊扬:实际上,针织面料箱包直接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比重很少,都是从中国出口到东南亚的越南等地做缝制。所以,中美的关系对针织面料箱包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从这方面来讲,在国际上其他国家开工厂就可以规避很多政治风险。

《红周刊》:其实,李宁、安踏体育等也比较受市场认可?

陈昊扬:这些公司的质地都是挺不错的,只不过目前在一个比较高的风口上,估值较高。

“进攻”新能源整车

用自己的判断对待“高估值”

《红周刊》:“碳达峰、碳中和”给了新能源汽车极佳的发展“前景”。您判断未来的赢家是谁?

陈昊扬:新能源车是大的发展方向,我们得出的一个基本结论是,20万(出厂价)及其以上的赢家就是特斯拉,20万以下的赢家就是比亚迪。

因为在20万以上的新能源车最重要的是品牌力和创新力,特斯拉无疑是做得最好的,其在软件上最大的创新是用软件来定义一辆车后,这辆车可以OTA升级以达到不用换车的目的,这也是一个革命性的创新;20万以下的车最后的竞争比的就是成本,即性价比,而在全世界新能源车里面都有成本优势的是比亚迪,因为它自己做电池,这是其他所有汽车厂商都不具备的。电池占电动车的成本很高,大约占比1/3。

《红周刊》:清华大学在氢能源燃料方面取得突破,这是否会颠覆电池?

陈昊扬:氢能源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商业化比较困难,一方面需要考虑安全性;另一方面也需要很多的加氢站作为支撑,但这种投资是比较大的,目前氢汽车的保有量太低了,盖一个加氢站是要“烧钱”的。同时,氢汽车需要有一个规模化的量产,就是成千上万的相关企业同心协力去降低成本。就像光伏、电动车起来的趋势那样,但氢汽车还远没有走上这个循环。所以,其与电动车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红周刊》:在关键原材料及核心零部件(上游)、整车制造(中游)、充电服务及后市场服务(下游)三个赛道中,您倾向哪条赛道?

陈昊扬:整车。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相关的一些企业性价比还不错,但总体都炒得很高。

不仅如此,即使是传统车企也被炒起来了。因为传统车企也会做一部分新能源车,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泡沫中的泡沫,如长城汽车、大众汽车都在近期创了股价新高。按照市场一年以前的判断,一方面他们原来赚钱的传统车销量在下降;另一方面还要面对一个未知的赛道,在新能源车上“烧钱”,所以这些车企长期的盈利减少是大概率事件,是不被市场看好的。但如今随着特斯拉的崛起,其一年80几万辆的产能就支撑起了近6000亿美元的估值,一年新能源车产能50几万辆的大众汽车的估值也就得到抬升。

《红周刊》:您判断,新能源车厂什么时候可以不靠补贴来盈利?

陈昊扬:乐观一点,再过一两年就算完全没有补助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新能源车的成本已经降到了足够与燃油车做竞争的程度了。

《红周刊》:目前比亚迪的估值在100倍以上。

陈昊扬:如果按照传统汽车的标准来衡量,比亚迪的PE确实“没法看”。这取决于自己的投资判断,如果觉得比亚迪可以将销量以及将来的规模做到全球的赢家之一,其现在的估值就不算高,毕竟巴菲特还在继续持有。而且对比其他上市公司来看,比亚迪也有很大的优势,如只做电池的宁德时代的PE已经高过比亚迪了。此外,比亚迪还具备工程师红利,这也可以有效地降低成本,因为所有的装备都可以自己设计。

当然,以特斯拉、理想、小鹏等目前市场表现来看,比亚迪也有可能会继续下跌,毕竟他们“高高在上”。所以,我们相应做了一个配对做空的保护。

《红周刊》:您怎么看特斯拉?

陈昊扬:大家给了特斯拉极大的溢价,但当市场发现其确定性的未来不能很快实现、现在的估值明显偏高的时候,跌得也最为“凶猛”,就好像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的亚马逊那样。

《红周刊》:理想、小鹏、蔚来等“新势力”的投资价值如何?

陈昊扬:他们都在风口上,但最大的问题在于过于集中在营销,即快速的建立一个品牌,然后快速在营销上“烧钱”。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成立以来最大的开销并不是研发费用而是销售费用。此外,他们中的免费换电池服务也是需要不断“烧钱”来维系的,当其规模在扩大的时候,即使服务水平不受影响可能也“烧不起”那么多钱了。

当然,他们背后都有实力很强的股东,如蔚来有腾讯、理想有美团等,但这些互联网龙头虽然可以制造一个快速的成功,能不能制造一个全生命周期(10年)的成功是需要考量的。因为蔚来从卖第一辆车到现在,还远没有走过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包括理想、小鹏也都是刚成立几年。此外,他们现在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传统车企的电动车已经开始大规模的推出了,如大众在中国实现了30万辆的产能,这势必会对“新势力”造成极大的冲击。

(本文已刊发于4月10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