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海纳股份“造血”能力不足 销售、采购数据勾稽异常

(原标题:海纳股份“造血”能力不足 销售、采购数据勾稽异常)

海纳股份的“造血”能力不佳,再加上应收账款增长速度过快,导致其十分“缺钱”,本次上市拟募集资金的一半以上用于补充运营资金,然而其销售数据和采购数据均存在勾稽异常现象,这需要公司做出合理的解释。

近日,主营业务为工业污水处理和优质供水的深水海纳水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纳股份”)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招股书显示,此次上市拟募集资金6.04亿元,主要用于江苏省泗阳县新一水厂扩建工程项目、智慧水务研发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和补充运营资金等。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所募集资金中的3.2亿元将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占比超过50%,凸显海纳股份对资金的渴求。更为重要的是,报告期内,海纳股份财务数据还存在诸多疑点,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资金状况堪忧

根据海纳股份在招股书中对于募投项目的介绍,此次募集资金项目为江苏省泗阳县新一水厂扩建工程项目、智慧水务研发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和补充运营资金,拟使用募集资的金额分别为1.83亿元、1.01亿元和3.2亿元。海纳股份表示,江苏省泗阳县优质供水项目收入占公司优质供水运营服务收入的比例在90%左右,而政府早期建设的供水管网老化导致漏损率较高所致,因此产销率较低,所以在本次拟募集的资金中,有1.83亿元将用于江苏省泗阳县新一水厂扩建工程项目。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所募集资金中有3.2亿元将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占募集资金总额的比超过50%,如此高比例的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说明海纳股份很“缺钱”。

实际上,海纳股份之所以资金紧张,与其经营性现金流情况不佳有关。报告期内,该公司的业绩虽然表现不错,但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分别为113.77万元、-2470.12万元、-3286.53万元和-2763.1万元,在这三年半的时间内,经营活动累计流出了大约8400万元的现金。也就是说,该公司经营活动并未使得其流动性更宽裕,反倒是在经营中“失血”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海纳股份6.04亿元拟募集资金中,安排3.2亿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也就不难理解了。

除此之外,这些年来海纳股份的应收账款亦在不断增长中。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分别为7651.4万元、6228.18万元、14845.66万元和13178.86万元,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其应收账款金额增长了将近一倍。这意味着,在流动性本就不足的情况下,其大量资金还被客户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占用,使得其不得不依靠大量融资来维系经营,进而使得负债金额也在快速增长,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负债总计分别为2.41亿元、2.47亿元、4.31亿元和5.07亿元。

持续增加的负债,不断吞噬着其流动性,再加上表现本就不佳的现金创造能力,使得海纳股份十分“缺钱”,或许这就是其借着本次上市,大量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原因。然而,企业要健康持续发展,自己通过经营创造现金流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因此增强“造血”能力,对于企业的持续发展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营收数据异常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经《红周刊》记者核算,海纳股份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勾稽关系似乎也存在异常。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海纳股份实现营业总收入2.31亿元,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工业污水处理和优质供水,报告期内,该部分营收占总营收的90%以上,因此若统一按照6%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对最终结果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整体核算后可得出当期的含税营收大致为2.45亿元。理论上,该含税营收金额应与当年的现金流入及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的变动金额相当,那么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2019年上半年,海纳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28亿元,再减去本期预收款项所增加的960.44万元,则本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大致为1.18亿元,与2.45亿元的含税营收相较要少1.27亿元,也就意味着本期销售并未完全收到现金,其中有部分款项还应当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且二者规模大致相当。

但翻看资产负债表却发现,2019年上半年海纳股份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合计为1.47亿元,较2018年末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1832.18万元。一增一减之下,跟理论上应该增加的1.27亿元相差了1.45亿元。也就是说,海纳股份2019年上半年大概有1.45亿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经营性债权数据的支持。

再来看2018年的情况。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年海纳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为3.95亿元,按照6%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可得出当期的含税营收大致为4.19亿元。当期海纳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52亿元,再减去当期预收款项所增加的489.05万元,则当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大致为1.48亿元,与含税营收相较要少2.71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理论上其经营性债权也应当出现同等规模的增加。

但是翻看资产负债表,2018年末海纳股份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合计较2017年仅增加了9491.94万元,这一结果比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2.71亿元要少1.77亿元。也就是说,这1.77亿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也没有经营性债权的支持。

此外,经《红周刊》记者核算,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与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亦存在9140.29万元的勾稽差额。连续两年一期,海纳股份的营收数据均存在巨额勾稽差异,这就需要公司给出合理的解释了。

采购数据存疑

除了营收数据存在的疑点之外,海纳股份的采购数据和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负债之间同样也存在勾稽异常。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海纳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777.51万元,占其采购总额的41.39%,由此可以推算出其当期的采购总额为1.15亿元。其中招股书披露的土建服务采购金额为2541.55万元,安装服务采购金额为917.99万元,这两部分按照11%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其余部分按照17%的增值税税率计算,整体核算后可得出当年的含税采购金额大致为1.33亿元。同年,海纳股份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较上年年末增加了4048.5万元,从财务勾稽角度出发,将含税采购部分减去新增的经营性负债后,其结果应该大致等同于现金支出,即理论上这一年约有9248万元的现金支出。

但事实上,2017年海纳股份合并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19亿元,再减去当期预付款项所增加的98.51万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金额大致为1.18亿元。这一结果比理论支出的9248万元要多出2500多万元。也就是说,这一年有近2500万元的现金流支出没有相关采购数据的支持。

蹊跷的是,海纳股份2018年的采购数据却出现了相反的情况。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海纳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7000.87万元,占采购总额的33.82%,由此可以推算出其当年的采购总金额为2.07亿元。其中土建服务的采购金额为4792.17万元,安装服务的采购金额为2410.3万元,该部分采购的增值税税率当年由11%下调至10%,剩余部分增值税税率则由17%下降到16%(自2018年5月1日起,相关增值税税率下调),按月平均计算采购后,可以推算出其当年的含税采购金额大致为2.37亿元。

进一步来看的话,在海纳股份的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26亿元,再加上预付款项所减少的238.53万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1.28亿元。该金额跟含税采购相比,要少1.09亿元,这意味着本期海纳股份的经营性债务应当有同等规模的增加,那么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海纳股份的应付票据为2886.1万元,应付账款为1.46亿元,两项合计较2017年仅增加了大约8386万元,跟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1.09亿元相比大概存在2400多万元的差距。

《红周刊》记者以同样的方式核算了该公司2019年上半年采购数据的勾稽关系,发现勾稽差异较小,仅300余万元,因此,如果说2019年上半年海纳股份的采购数据相对正常的话,那么其在2017年和2018年的勾稽差异,则需要公司进一步作出说明。■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