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奉佑生破行业困局另辟蹊径 映客能否成中国直播第1股

2018-04-09 10:33:13 作者:刘露扬 来源:投资者报
投资者报 更多文章>>
据港交所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映客将募集资金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尚未披露具体募集金额。尽管时机不对,但不能否认的是,奉佑生做出抛弃音乐拥抱直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原标题:奉佑生破行业困局另辟蹊径 映客能否成中国直播第1股)

要问当下最火的娱乐方式是什么?也许令人最先想到的就是直播了。

在中国最先开始做直播的映客,其实已经于2018年年初开始筹划上市。虽然映客首次通过注入A股公司宣亚国际是最终以失败而告终的,但3月26日,映客又重启了上市计划,只不过是这次,映客将上市地点选到香港。

据港交所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映客将募集资金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尚未披露具体募集金额。

尽管国内普遍认为,香港股市的估值比不上A股,但腾讯等公司在港股成功的上市经历却显示: TMT(Telecommunication,Media,Technology电信、媒 体和科技)企业在港股首次IPO和平均市盈率一直领跑各行业。若以港股TMT公司平均36倍的市盈率计算,去年实现近8亿利润的映客此次融资对应的市值应高达288亿人民币。

从成立至今只有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映客直播究竟是何许人带领着映客如此迅速地闯出一片天地?映客未来的持续发展情况如何?直播行业这一风口还能持续多久?带着这些问题,《投资者报》记者阅读了大量相关资料,并设法联系了映客的相关负责人,然而截至发稿,映客方面并未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做出任何答复。

互联网创业老兵

网上关于奉佑生的介绍只有短短几句话,却概括了一个互联网老兵的奋斗历程。

奉佑生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程序员,但因为对计算机感兴趣,一有机会他就钻进学校机房自学编程。然而,谁也想不到,1998年毕业后,奉佑生阴差阳错下回到了湖南老家做起了基层公务员。两年后,奉佑生发现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并非自己想要的,顶着众多压力,他选择了离开湖南家乡,前往广州创业。

只身来到广州的奉佑生,先是做ERP系统开发,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的前身华动飞天公司,一待就是十二年,先后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

2014年,奉佑生意识到直播软件的巨大潜力,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这是一款服务于海外留学生的音频直播软件,并积攒了百万用户。

不过在奉佑生眼中,100万还远远谈不上用户量。他选择停止蜜live的开发。2015年12月,奉佑生在多米拿到华谊兄弟和磐石资本等投资机构的亿元融资后,却将他所持有的数百万注册资本转让了出去。离开时,他不无遗憾而又坚定地说: “创业总要敢于挑战未知,我做了十多年音乐软件,也没有等来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是时候换个方向了。”离开多米的奉佑生一门心思扎在了刚面世不久的映客直播上,很快,2015年5月映客正式上线。

不过,如今回头来看,奉佑生抛弃多米音乐并非最好的时机——正是在他出走的2015年,国内对音乐内容版权的认知正式觉醒,从有关部门到各大音乐服务平台,都开启了国内音乐版权保护的先河。而一旦音乐版权受到市场的尊重,那么付费时代的到来就已然不会太远。

尽管时机不对,但不能否认的是,奉佑生做出抛弃音乐拥抱直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事实证明,当奉佑生口中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来临之时,多米音乐不仅未能在付费音乐领域分得一杯羹,反而在各巨头的版权之争中沦为炮灰。

而转行做直播的奉佑生拿着老东家多米音乐500万元天使投资却越走越好。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跟投的数千万元的A轮投资。2016年1月,映客再次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这距离映客拿A轮融资才不到三个月。仅半年时间,映客连续完成了三轮融资。

在谈及为何投资映客时,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表示,“在投资陌陌之后,自己就一直在寻找下一代社交产品,我心目中的新一代社交一定是颠覆性的,有全新的沟通方式的,看到映客时,我断定直播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营收超39亿元月活2518.4万人

在众多的移动直播平台中,映客可以算是一匹不小的黑马。在成立不到一年的短短时间内用户数量破千万,多次在APP Store免费榜跻身榜首,甚至刘涛、黄致列、蒋欣等明星都入驻映客开始直播。

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7年,映客的营收分别为43.34亿元和39.41亿元,相应经调整纯利收入为5.68亿元和7.91亿元。而在整体收入中,映客的大部分收益来自直播业务,2016年和2017年直播营收分别为43.26亿元和39.19亿元,占比总营收额的99.8%及99.4%。

同时《投资者报》记者还注意到,根据招股说明书,映客目前仅有700多名员工,却实现近8亿元的利润。也就是说,按人均创利计算,映客的每名员工平均在去年为映客创造超过100万元的净利润。人均过百万的创利不仅在科技公司中已经属于效率惊人,甚至还超过了金融业的人均创利水平。以新三板市场为例,上市的131家金融公司人均创造利润不过46.53万元,即使在A股银行板块中,银行业中人均创利最高的北京银行,也不过与映客去年的水准持平而已。

然而,超高的净利似乎也并不能完全确保映客高枕无忧。招股书数据显示,映客用户情况较2016年的高峰期有所下滑。根据招股书,2017年映客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从一季度的2212.4万上涨至四季度的2518.4万,不过与2016年四季度的3000.6万相比,仍减少了近500万。此外,映客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也出现滑落。2016年四季度,映客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曾一度达到248.6万,但2017年一季度则下降至182.4万,到四季度这一数字为65.2万。映客营收走向转变的背后是直播行业风口的变化。

对此,映客在招股书中解释称,这些年来,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5年的190元增至2017年的406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注册用户数超过1.945亿,拥有主播3680万,用户数、付费金额数已经实现了增长。

然而探寻这种变化背后的深意,可能与行业趋势及政策密不可分。

首先,整个直播行业开始进入政策严格监管的时期,门槛提升令各方投资者更加谨慎,直播平台也由最初的400多家压缩到如今的200家左右;其次,伴随着新模式的出现,投资热潮开始转向以快手和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领域。直播领域的资本开始逐渐寻求退出。

映客作为一个无论是在基本面还是财务数据上都表现十分出色的互联网公司,究竟能否打破行业困局且成功上市?让我们拭目以待。

证券之星网app

相关个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068.01 涨跌幅: -0.11%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