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 1/4股权被质押

2018-04-02 14:45:23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 更多文章>>
2016年末,药都农商行曾因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均不满足当时的监管要求,被亳州市银监局处罚,随后药都农商行作出相应整改。截至去年9月末,药都农商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21%,虽已达到当年资本新规过渡期内监管要求,但按新规要求,药都农商行一级资本充足率须于2018年末达到8.5%。

(原标题:药都农商行IPO背后:资产质量堪忧 逾1/4股权被质押)

就在徽商银行和哈尔滨银行相继撤回IPO申请的几天后,亳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下称“药都农商行”)于近日首次向证监会报送了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上市。作为拟上市银行,药都农商行“资质”如何?

记者注意到,该银行资本充足水平、客户贷款集中度指标都曾面临不达标的情况、不良贷款率也呈现连年上升趋势。此外,截至2月末,该行逾1/4股权处于被质押状态,另有少数股权被司法冻结。

这些问题是否会对药都农商行IPO之路带来影响?

资本充足率承压

安徽亳州是全球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被誉为中国“四大药都之首”,也是中国老八大名酒企业之一安徽古井集团所在地。而古井集团正是药都农商行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25%。

据记者了解,药都农商行股权极为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除古井集团外,其余持股比例相对较高的股东均为安徽当地的房地产、食品和化工等企业,第一大股东为建安投资控股集团。

药都农商行上市筹备时间较早。据药都农商行官网披露,该行于2012年顺利完成农商行组建后,2014年就启动主板上市的计划,并于2016年8月在当地证监局完成辅导备案登记,2017年末,该行上市申请获得当地银监局批复。

药都农商行之所以迫切踏上“上市”之路,一大原因是资本充足率面临不小压力。据银监会资本新规过渡期安排,到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此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

2016年末,药都农商行曾因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均不满足当时的监管要求,被亳州市银监局处罚,随后药都农商行作出相应整改。

截至去年9月末,药都农商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21%,虽已达到当年资本新规过渡期内监管要求,但按新规要求,药都农商行一级资本充足率须于2018年末达到8.5%。

对于药都农商行而言,该行在未上市前只能通过利润留存及增资扩股实现一级资本的补充。招股书显示,药都农商行拟发行数量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且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截至目前,该行注册资本为10.17亿元。以此计算,该行拟发行股数将介于1.13亿股与3.39亿股之间。

药都农商行表示,本次IPO所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充实该行资本金。与此同时,该行还计划在成功上市后通过发行优先股、可转债等方式进一步补充一级资本,提高资本的损失吸收能力。

资产质量堪忧

近几年,药都农商行的规模扩张较快。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该行总资产达到450.92亿元,相比2014年178.98亿元增长了152.29%;存款余额279.09亿元,贷款余额235.73亿元,相比2014年同期增幅均超过70%;净利润达到4.82亿元,较前三年略有增长。

但在资产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药都农商行资产质量的压力也有所显现。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2016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2014年12月31日,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2.85亿元、2.43亿元、1.12亿元、0.63亿元,不良贷款比率分别为1.21%、1.16%、0.79%、0.61%,呈连年增长态势。

与此同时,与2016年末相比,该行2017年的关注类贷款也有所增加。截至2017年9月30日,该行的关注类贷款余额分别为6884.9万元,占比为0.29%,较2016年末的0.13%,增加了0.16%。

对于不良率增长的原因,药都农商行解释称,随着中国经济“新常态”周期的到来,中国经济正处于重要的结构调整节点,宏观经济增速放缓,部分行业风险暴露,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持续上升。在这种背景下,该行整体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也均呈现一定的上行态势。

药都农商行坦言,虽然该行的不良贷款比率符合监管要求,但未来可能会由于贷款组合的质量恶化而继续上升。而不良贷款增加会使该行贷款减值损失上升,从而要求该行提出更多的贷款损失准备,对该行的经营业绩、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截至2017年9月30日、2016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2014年12月31日,该行贷款及垫款减值准备分别为7.35亿元、6.81亿元、4.11亿元、2.98亿元;而相应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8.39%、280.18%、367.35%、472.79%,呈逐年降低趋势。

逾1/4股权被质押给大股东

另外,记者在招股书中发现,截至2018年2月28日,共计52户股东将所持该行股权进行了质押,涉及股份2.94亿股,占该行股本总额的28.95%。其中该行2户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超过该行股本总额的2%,11户股东质押的股份数量均介于该行股本总额的1%至2%之间。同时,截至2018年2月28日,12户股东所持该行股份被司法机关冻结,涉及股份数880.35万股,占该行股本总额的0.87%。

具体来看,28.95%的被质押股权中,有1.18%的股权被质押给该行的第二大股东古井集团,余下的27.77%股权则被质押给亳州市融资担保责任有限公司、亳州市金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质权人亳州市融资担保责任有限公司、亳州市金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为该行股东建安集团间接控股企业。

根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建安集团已持有该行5163.34股,占药都农商行总股本的5.08%。同时,其控制企业亳州建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有该行4241.32万股,占该行总股本的4.17%;毫州金地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163.34万股,占该行总股本的0.16%。建安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合计持有该行9.41%的股份。

若加上上述被质押的股权,实际上,目前建安集团手中直接或间接控制的股份高达总股本的37.18%。

大量质押股权集中到大股东手中,对银行有何影响?

对此,上海律师严义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质押股权不一定会获得股权,对经营不会有影响。

但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虽然根据公司法的规定,质权人获得质押股权不一定会获得股权,但从实际操作来看,部分银行的章程规定股东质押股权后,将被暂停投票权。因此,大量质押股权集中到大股东手中,可能是大股东为了加强对该行控制的行为。

而药都农商行董秘办的一位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确认,若该行单一股东将持有股权的50%质押,则该股东的投票权将被暂停。

药都农商行在招股书中则称,“本行股权质押、司法冻结股东人数较多,涉及股份占比较高,虽然质押、冻结股份数量较为分散,但仍存在股东因质押、冻结的股份被处置而导致该行股权结构发生变化的风险。”

“相信在该行IPO之前,银行应该会把这部分股权理清楚的。”上述银行业人士说。

必达财经

相关专题:打新基金受益IPO重启可关注(2014-05-05)

IPO观察第44期:东方证券13年上市路现曙光(2014-04-29)

上证指数 最新: 2797.49 涨跌幅: 2.50%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