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ST东数大股东股权恢复拍卖游资“火中取栗”博反弹

2017-12-12 07:52:22 作者:孟庆建 来源: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ST东数大股东股权恢复拍卖游资“火中取栗”博反弹)

每年年底,ST股都有一场“保壳”大戏。

对于负债累累,屡次重组未成功的*ST东数(002248)来说,保壳近乎无望。但在12月8日大股东股权恢复拍卖后,似乎看到一线天光,*ST东数连续两日涨停,龙虎榜上海通证券威海高山街营业部、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等捧场热炒。

有意思的是,在游资频繁“火中取栗”的时候,而公司二股东山东高新投却在持续不断减持。

而最新消息是,为保壳*ST华数再次出售资产,12月11日晚间*ST华数公告作价2.39亿元出售全资子公司智创机械100%股权,预计获利8500万,公司表示出售资产对公司扭亏有积极意义。

保壳“难上加难”

自2012年受机床行业市场持续低迷、全行业产销下滑明显,*ST东数订单大幅下降,产销骤冷。近年来,公司一直游走于被退市的边缘。

2014年*ST东数作价2.8亿元将持股66.32%的华东重装全部股权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汤世贤;作价8406.04万元将全资子公司华控电工转让给威海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经过一系列变卖资产实现389万元净利润,成功“摘帽”。然而在2015年和2016年又分别亏损了2.11亿元和2.33亿元,再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更名为*ST东数。

今年,*ST东数仍然在亏损的泥潭中难以自拔,根据*ST东数2017年三季报披露,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8744.87万元,同比下滑27.58%,亏损高达1.62亿元。预计全年亏损2亿元至2.5亿元。

如果今年不能扭亏,公司将面临暂停上市。面对业绩的下滑,公司在今年2月以及7月两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谋求自救,不过均以失败告终。在近日组织召开的投资者说明会上,*ST东数坦承:“虽然公司拟通过增发、重大资产重组等方式、方法扭转公司困局,但都遇到了众多难题,挽救公司难上加难。”

屡次重组未遂

回顾*ST东数重组自救路线,可谓一波三折。2013年3月1日,主业陷入亏损的华东数控非公开发行方式募集3.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高金科技认购5000万股股份,以白衣骑士身份进入上市公司股东名单,持有公司16.26%股权。

高金科技在当时已经有意控制华东数控,在认购非公开发行股份时,双方签订协议约定“未来重组”,即为解决潜在同业竞争,高金科技承诺3年内,将所持有或有权处置的机床制造业务相关股权(资产)出售给华东数控。

但*ST东数仍在寻找重组机会。2014年9月,公司实控人阵营汤世贤等与上海至融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上海至融向实控人阵营汤世贤等其支付5000万保证金后,负责主导上市公司进行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现金,收购指定的第三方优质资产,并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最终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随后,2015年2月13日公司根据上海至融主导的收购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经多轮谈判3月19日终止。

2015年4月15日,*ST东数再次停牌筹划重大事项。同年6月,高金科技强势插手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依据双方在2013年签订的“未来重组”协议,提出*ST东数在2017年3月3日之前,不得与任何第三方进行“重大资产重组”。高金科技还发出声明,若*ST东数停止筹划重组,高金科技将在二级市场上增持*ST东数不少于2亿元;并承诺出资帮助*ST东数再融资解决资金周转困难。

2015年8月24日,*ST东数发布重组预案,内蒙古久泰拟作价66亿元借壳。翌日,高金科技再次发难,发声明函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且已向深交所等部门提交了投诉材料,称从未放弃已公开承诺的在非公开发行完成后3年内实施机床同业重组的计划。

2015年11月*ST东数终止上述重大重组,同月,*ST东数实控人阵营汤世贤等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高金科技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11月27日,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拟募资不超过6.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高金科技拟以现金2.5亿元认购,发行完成后,高金科技持股比例为20.30%,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但时隔不久,2015年12月8日,*ST东数公告因荣昌和起诉高金科技借款合同纠纷案,高金科技持有上市公司全部16.46%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此后,2017年1月、2月、3月,高金科技分别因与长城国融合同纠纷、与信达金融合同纠纷、与张春雷民间借贷纠纷,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因为高金科技存在重大诉讼事项,*ST东数非公开发行被迫终止。随后高金科技申请豁免对上市公司作出的有关“未来重组”以及增持上市公司股票、参与募集资本的承诺。

2017年2月28日,*ST东数再次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先后与海南、北京的互联网、大数据标的,辽宁的生命健康、军工、农牧业等标的,山东的医疗、汽车零部件标的,浙江的旅游标的及多家中介机构或资产管理公司进行了磋商和交流。可见*ST东数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4月27日,因未能达成一致,再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今年7月3日,*ST东数再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11月25日,公司公告因重组涉及的重整申请撤回和控制权取得等问题仍未解决,大股东股权暂停拍卖,公司及相关中介机构在本年度内解决上述问题、完成重大资产重组的难度较大、可能性较小,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处置)事项。

大股东高金科技自身的诉讼问题,给*ST东数重组带来阻碍。在终止重组说明会上,*ST东数方面坦言:“目前可以扭转公司经营困局的方式、方法越来越少,困难越来越多,公司只能通过少量资产处置、闲置设备处置、库存商品处理等尽力扭转困局,但难度相当大。”

债务诉讼缠身

问题缠身的*ST东数大股东高金科技如果退出后,*ST东数或有希望通过注入新资产实现保壳成功,迎来新生。但时至今日,*ST东数债务问题愈加复杂。

一方面,高金科技试图争取通过内部重整,保住所持有的*ST东数股份以及大股东地位;另一方面,高金科技自身问题严重拖延了*ST东数重组自救。此外,*ST东数面临约12亿元负债以及数十项诉讼,有债权人已经向法院申请对上市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11月7日,由于被质权人华夏银行向法院申请实现担保物权,威海法院裁定将高金科技持有的*ST东数股份拍卖。11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受理大连甘井子区组合机通用部件有限公司对高金科技的重整申请,中止拍卖高金科技持有的*ST东数股份;但12月7日,*ST东数公告,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再次恢复了对高金科技持有的公司股票的拍卖程序。高金科技是否会失去第一大股东位置存在不确定性。

今年7月14日,公司债权人高鹤鸣、李壮、刘传金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重整。一旦法院裁定公司进入重整程序,公司存在破产清算的可能性。

*ST东数主业经营状况未有好转,预计2017年度亏损2亿元至2.5亿元,融资能力进一步减弱。目前,公司及子公司作为被告诉讼事项达到48项。

如果公司2017年度仍不能扭亏为盈,*ST东数将面临暂停上市。如果2018年净利润或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股票将面临终止上市(退市)。在屡次重组失败后,留给*ST东数时间越来越紧张了。

值得注意的,在大股东股权可能被拍卖的情况下,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也是退意明显,减持动作十分密集。今年9月13日晚间公告,山东高新投计划未来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845万股(占总股本的6%)。

据鲁信创投11月18日公告,山东高新投在今年5月16日至11月17日累计出售*ST东数539.51万股,占*ST东数总股本的1.75%。目前还持有*ST东数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约2406万股,占总股本的7.82%。

证券之星网app

相关个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080.01 涨跌幅: -1.20%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