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再见 权证

2011-08-19 15:41:56 作者:倪鹏翔 来源:理财一周报
长虹权证一纸飘零,A股暂别权证。六年购沽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8月18日,是两市最后一只权证长虹CWB1(580027)的最后一个行权日。

  长虹权证一纸飘零,A股暂别权证。六年购沽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谢幕演出

  2011年8月11日,让我记住这个日子。

  苦守权证阵营已多时的孤兵长虹CWB1,终于走到了退役的时刻。随着长虹CWB1以0.863元收盘,中国权证市场的又一个六年轮回宣告结束。A股市场将暂时迎来 “无权证时代”。

  不过长虹CWB1在最后交易日中的价格走势并未出现异动,并没有出现“末日轮”效应。而是和大多数市场人士预测的一样,继续扩大折价幅度,为权证后续的行权预留一定的安全边际。

  长虹CWB1在以0.940元低开之后,尽管早盘随正股四川长虹(600839)股价的反弹而有所反弹,但随着交易时间的日益减少,一些不想行权的投资者开始主动抛售,价格也开始逐级回落,最后仅以0.863元报收,全天跌幅13.27%,成交46.30亿份,换手率达到808.06%。

  长虹CWB1最新行权价为2.79元/股,行权比例为1∶1.87,由于正股四川长虹上周四收盘价为3.40元,这意味着一份长虹CWB1目前的内在价值为(3.4-2.79)×1.87=1.1407元,权证收盘价的折价率已上升至4.36%。也就是说,正股四川长虹(600839),在8月18日最后一个行权日之前要死守3.26元,该权证才有行权价值。

  前世今生

  权证,是指基础证券发行人或其以外的第三人发行的,约定持有人在规定期间内或特定到期日,有权按约定价格向发行人购买或出售标的证券,或以现金结算方式收取结算差价的有价证券。

  权证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疯狂似乎是先天性的。

  早在1992年,我国历史上第一只真正意义的权证——飞乐股份(600654)发行的配股权证即已面市,同年,深宝安(000009)发行了我国第一张中长期(一年)认股权证。1995、1996年沪深两市推出A2配股权证,有新都酒店(000033)、赛迪传媒(原名:粤港澳000504)发行过50多只权证。

  由于权证长时间大幅度偏离理论价格,机构将权证作为单纯的投机工具来炒作。

  比如,宝安权证从1992年11月5日上市至1993年11月2日停止交易期间,以4.00元开盘,最高曾炒到23.60元,几乎拉高近20.00元,最后又跌至2.35元摘牌。宝安权证实际价格在炒到最高价23.60元时,偏离其理论价格9.65元。在开始认股期间,价格偏离率高达183%,使宝安权证完全失去了认购股票的作用。这种长期大幅度偏离权证理论价格的状况说明,长期权证已经异化为单纯博取差价的投机工具。

  如果说我国的股票经常暴涨暴跌,那么权证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1994年11月至12月,深市股指连续下滑,总市值下跌10%以上,而权证却平均暴涨80%。令人不理解的是,有些权证的价格竟然被炒得远远高于认股股票的价格。

  1995年12月初,仍在交易的6只权证快到摘牌时间,因为市场传闻摘牌与延期的谣言而暴涨暴跌,1996年6月底,由于受到当时市场条件和监管水平的局限,权证交易中也出现了极为严重的投机现象,被监管部门停止交易。

  为股改重生

  谁也没有想到权证这种金融衍生工具逐渐淡出市场长达九年之久。历史赋予权证新生,这就是股权分置改革。

  2005年6月中旬,沪深证券交易所发布《权证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权证的出台进入预热阶段。同月下旬宝钢股份在与一些机构投资者的沟通中,提出了将在股权分置改革中引入权证,宝钢权证初露端倪。

  7月18日,沪深交易所正式发布了《权证管理暂行办法》,为宝钢权证上市提供了制度保障。8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公布了获得交易资格和结算资格的券商名单。

  8月22日,宝钢JTB1挂牌上市,成为九年后我国证券市场迎来的第一只权证。

  权证此后的发展可以说是日新月异。2006年8月,新钢钒钛发行了我国第一只认沽权证。2007年6月第一只以现金行权的股改权证——南航JTP1上市。

  现在回过来看,当初宝钢权证推出的一系列历程,其日程之紧凑,步骤之快捷,仍能让人感觉到这场创新的风风火火。

  狂热炒作

  权证因没有印花税成本、“T 0”操作带来投机刺激以及不限于10%涨跌幅的炒作快感而被打上了疯狂的烙印。

  在宝钢JTB1近一年的挂牌中,主力资金翻云覆雨,而宝钢权证一次次演绎了难以用权证经典理论解释的疯狂之旅。

  在262个交易日内,宝钢权证多次因为被私募爆炒而引来监管层彻查,而其谢幕前数日,又因为游资过度疯狂而引来上交所监察其交易账户。

  2005年8月22日,以1.263元的涨停价开盘,并成功以巨量的封盘封死涨停至收盘,相对于参考价首日涨幅高达83.58%,全天成交近1.76亿元。

  此后三个交易日内,宝钢权证一路高歌猛进,最高达到2.088元,比起开盘价又大涨了65.32%。不过,宝钢权证2005年8月25日起又开始一路单边下跌,一直下挫到2005年10月27日的0.682元。

  而宝钢权证的最终谢幕同样也让投资者瞠目结舌。2006年8月23日,本该价值“平静归零”的宝钢权证,却在最后一个交易日依然翻江倒海,盘中最高0.24元,最低0.02元,换手率达到惊人的1164.77%,最终收于0.031元,狂跌85.78%。

  争议不断

  权证最大的争议,无疑是来自于2006年年底的券商创设制度的诞生。

  从配股权证到股改权证,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炒”,而且是“恶炒”。

  监管层为了遏制权证恶炒,也动了很多脑筋,但都徒劳无功。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监管层推出了以毒攻毒的权证创设制度,允许券商大量创设权证,通过在短时间内大量扩大权证的流通盘来遏制权证炒作,这无异于是让券商从二级市场抢钱,引发了诸多后遗症,因此饱受市场各方诟病。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当数2007年6月在南航JTP1认沽权证。南航JTP1是所有权证中被创设数量最大的认沽权证,给券商带来了巨额利润。

  南航JTP1上市后曾连续涨停,最高涨至2.603元,疯狂的上涨吸引了券商疯狂的创设。据资料,共有26家券商先后对南航JTP1进行了119次创设,总量达123.48亿份,是其发行总量的8.82倍。其中中信证券共创设31.7亿份,占创设总量的26.55%,是该权证的最大创设方。

  如此无节制的创设引起了一些权证持有者的强烈不满,进行上访维权。此后这些券商不约而同地开始回购注销创设的权证,导致券商创设利润缩水高达66.48亿元。

  不过在回吐了如此巨额利润之后,券商创设南航JTP1获利仍达到百亿元。

  末日轮回

  值得一提的是,在权证的炒作历史上,对于末日权证的炒作曾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末日轮”结束交易之前,有些权证毫无例外地出现了最后的恶炒。这其中又以“义庄”一事最让人印象深刻。

  2007年6月22日,是钾肥认沽权证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在一个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帖子,“都把握好逃生机会,我决不会置散户不顾,最后拿出这些天的一半的利润来给大家个机会,想走的就抓紧走。” 在这之前,钾肥认沽在10分钟内走出了一个近乎翻番的行情。在经历了一天的跌宕起伏之后,发帖人在收盘前表示“坚决不归1厘钱”,而最终“肥沽”也倔强地将收盘价永远定格在了0.107元。

  然而根据深交所事后调查分析:钾肥认沽权证在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买卖非常分散,并未发现有人坐庄的证据。“肥沽”最后一笔成交数据显示,多达1000个账户进行了买入操作,平均每个账户只需动用资金1000元。有专家据此判断并非是什么“义庄”来最后买单,而正是这些众多的抱着以小搏大投机心态的交易者,共同充当了“义庄”。但不管如何,这一幕成为权证炒作中的经典。

  据数据显示,2005年至今,共有55只权证发行。其中交易最为火爆的是在2006-2008年间。市场上最多时曾有26只认购、认沽权证同时交易。

  最为疯狂的是成交量。2006年的上半年,沪深交易所权证成交金额达9389亿元,超过了中国香港地区市场的7751亿元,仅次于德国市场的12391亿元,位居全球第二。

  在中国股市一片欢腾的2007年,虽然当时权证市场的流通份额不足A股市场流通股本的5%,流通市值权亦不足A股市场流通市值的1%,但日均成交量却为A股市场日均成交量的1.5倍。

  2008年全年权证市场的总成交量为45783亿份,日均成交192.37亿份,较2007年的日均成交量增长了32%,为A股市场日均成交量的2倍。

  融资梦碎

  其实,早在2008年12月11日钢钒GFC1就以悲剧收场,而后两年多,市场进入了股本权证时代。由上市公司发行的可分离交易可转债分离出来的权证,其主要的使命是上市公司再融资的一种手段。首个股本权证是马钢权证。目前最后一个权证长虹CWB1也属于这一类。

  设立股本权证的目的是拓宽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但事实上并未达到当初的设想。据数据显示,在发行的26只股本权证中,在最后一个交易日存在内在价值的包括长虹CWB1在内仅有11只,有50%左右的认购权证未能在行权日实现融资功效。

  从融资效果上看,认股权证仅75%的成功率使其排在了增发、配股、发债等上市公司多种再融资渠道的末位。

  尤其是近一年来,权证融资的失败案例反而屡屡出现。如上汽CWB1,即便在上市公司密集释放利好的努力下,认股权证的融资效果仍不理想。在已到期的认购权证中,有宝钢CWB1国电CWB1石化CWB1赣粤CWB1等多只权证于行权日因成为或接近于价外权证而终致发行公司融资失败。

  而就算是在具备行权价值的权证中,也经常出现有投资者忘记或并不清楚可以行权,抑或是投资者不看好市场而放弃行权,这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有近两成的青啤CWB1的持有人放弃行权,在投资者损失1680万元投资收益的情况下,青岛啤酒的融资计划也不得不缩水近5.4亿元。

  神话破灭

  由于权证是有期限的交易品种,随着大部分权证的到期,而新的权证没有再发行,权证市场迅速萎缩。

  2009年仅有1只权证上市,2010年至今再也没有新的权证诞生。存量权证的数量也在日益减少,2009年年初还有17只权证挂牌交易,到了2010年初这个数字锐减到9只,而上汽、葛洲、中兴、赣粤、石化等5只权证在2010年一季度陆续到期,2010年二季度后,可交易的权证家数仅存5家,到了2010年年底,长虹CWB1彻底沦为权证市场的“独行侠”。

  国海证券研究员杨娟荣在其《2010年权证市场投资策略》研究报告中指出,权证市场对投资者失去吸引力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权证市场规模逐渐减小,重要性逐渐降低;二是权证整体溢价率过高使得权证不能展现杠杆效应。

  权证的避险功能也没有得到体现,是权证日益衰败的另一大原因。

  从2005年至今,已经到期的认购、认沽权证54家,截至到期日拥有行权价值的权证只有11家,80%以上的权证不具备产品创设当初所设想的衍生品避险套利功能。

  值得关注的是,在已到期的36只认购权证中,竟有11只认购权证在2007年于到期日沦为不具备任何行权价值的价外权证,而有18只认沽权证,无论是在高度景气的牛市阶段——2006—2007年到期,还是在风声鹤唳、股价平均跌幅几近80%中结束,没有一只能够让投资者成功避险。

  20年的存在期,在权证大幕落下之际,我们追问的不仅仅是制度,也许还有人性。

  权证记忆碎片

  石化CWB1:惊现史上最大买单

  石化CWB1(580019)行权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2010年3月25日),由于行权基本无望,其开盘后便一路震荡走低,加速向价值回归。截至收盘,全天跌幅高达94.12%,全天换手率高达531.55%,共计成交1.15亿元。

  巨量买单出现在当日14点左右,石化CWB1价格跌至0.002元,其买二档0.001元位置突然涌出99999999手买单,申报购买数量相当于99.999999亿份石化CWB1,远远超过该权证30.3亿份的发行数量。

  这是行情软件上能显示出的单一价位最大买入手数了,可谓史上最大买盘。

  海尔JTP1:一天700倍的暴利

  2007年2月28日,一位南京股民捡到了天上掉下的“大馅饼”,9点30分刚一开盘,一笔以跌停价0.001元的1万手卖单横空出世,迅速扫掉所有买盘,仍然余下9803手,新的买单出现后迅速以0.001元成交。按照当日该权证收盘价0.699元计算,市值达到了573180元,一下子赚了700倍。

  权证的最小交易单位为0.001元。此前,海尔认沽的最低价出现在去年10月,为0.499元。

  万华HXB1:权证价比正股还高

  2007年2月15日,万华HXB1与烟台万华均双双跳空1.80%左右高开,但之后的走势出现分化,万华HXB1略为回落后基本保持在上日的收盘价34.991元之上横盘震荡,最后升了1.03%,报收于35.353元。

  而烟台万华则从36.50元一泻而下,两次跌至34.98元才有所回稳,最终比上日收盘价35.89元跌了1.64%,以35.30元收盘。因此,权证与正股的一升一跌造成的此消彼长,终于创造了中国股市的又一个神话——权证价比正股还高!

  事实上,在权证受到疯狂的炒作、烟台万华于2006年6月6日实施2005年度分红10送4派1.50元(含税)后,万华HXB1的价格就与烟台万华的市价相当接近,而在2007年2月15日之前,万华HXB1的价格始终比正股价低。

  钾肥JTP1:“义庄”疑云

  2007年6月22日,是钾肥JTP1最后一个交易日,旁观者快乐地等待着看一出好戏——钾肥JTP1的价格最后被打到0.001元。然而当天10点34分,在东财的钾肥JTP1股吧里,一个题为“致全体钾肥股民”的帖子引起了关注。在这个帖子里,标红的字体传递着一个消息——自称是钾肥JTP1“庄家”的人发帖呼吁投资者撤退,而他会接单并支撑权证上涨,此人发誓不会坐视权证的平民炒家们血本无归。

  这不像是一个玩笑帖,因为随后钾肥JTP1的每次上涨,都跟“庄家”的发帖内容惊人吻合。当日上午收盘后,“庄家”继续发布声明,用如释重负的语气指出,他终于把红盘支撑到了上午收盘。

  当日下午2点之后,钾肥JTP1开始一路下跌,似乎归零的命运无法避免。然而,在收盘之前,“庄家”再次发言:“最后一单由我来埋!!!3点吃最后一笔。”果然,收盘前最后一笔以0.107元成交了1166万股,如果真是被“庄家”接盘,耗资将达100多万元。当天的护盘行动,按“庄家”自称,花掉了他炒作钾肥JTP1几乎“一半利润”。钾肥JTP1是第一只最后价格高于0.001元的认沽权证。

证券之星网app

相关个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392.40 涨跌幅: 0.2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