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华谊兄弟领衔 四娱乐巨头深陷并购后遗症

2017-04-17 11:43:31 作者: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冀鹏茜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 更多文章>>

华谊兄弟的标的公司银汉科技承诺2016年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约1.86亿元,审计后完成率仅为承诺业绩的63.5%,亏欠数额达到6775.78万。另外两个标的东阳浩瀚、常升影视亦未达到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97.98%和66.15%。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已有195家企业披露收购标的实际净利润,近30家未达到当期承诺净利润。

在这近30家公司中,频频出现文化娱乐公司的身影。

经《国际金融报》记者整理,2016年收购标的未达标的文化娱乐公司有华谊兄弟、天润数娱、天神娱乐和新文化4家。

1.3亿业绩承诺未完成

4家娱乐巨头的标的公司业绩承诺不达标的数额共计高达1.3亿元。

华谊兄弟的标的公司银汉科技承诺2016年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约1.86亿元,审计后完成率仅为承诺业绩的63.5%,亏欠数额达到6775.78万。另外两个标的东阳浩瀚、常升影视亦未达到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97.98%和66.15%,共需根据协议补偿1487.85万元。

天神娱乐的两家标的公司Avazu Inc.和上海麦橙2016年度需实现扣非利润合计不低于1.77亿元,然而两家标的公司合计完成率仅有76.23%,需补偿4203.15万元。

天润数娱2016年年报指出,其2015年收购、2016年并表的游戏公司点点乐,扣非归属母净利润为7772.73万元,低于承诺净利润数352.27万元,完成比例为95.66%。

新文化标的公司达可斯2016年扣非归母净利润承诺数为3312万元,未完成197.51万元。根据新文化年报提示,达可斯虽2016年当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但按照2014-2016年总扣非归母净利润承诺数来看,达可斯累计完成了业绩承诺。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各公司开脱口径的关键词集中在“影视业不可控因素”、“商誉减值”、“市场竞争加剧”等上。易观互动娱乐研究中心资深分析师黄国峰对记者表示,除受影视业整体业绩下滑的影响,“明星资本化”运作简单粗暴,使得文娱公司将过多的精力放在资本运作上而不是作品内容本身,最终导致公司收购标的利润低于预期。

上述4家公司中,华谊兄弟当是“明星资本化”运作的鼻祖。

银汉科技完成率仅六成

华谊兄弟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营业收入为35.03亿元,同比下降9.55%;实现营业利润11.77亿元,同比下降15.21%;实现净利润8.08亿元,同比下降17.21%。除此之外,扣非净利润为-4018.28万,较2015年下滑了108.52%。扣非净利润下滑意味着华谊兄弟的主营业务遭遇“寒冬”。占华谊兄弟营收比重逾73%的影视娱乐板块营收同比减少9.56%。如果不是依靠大笔抛售掌趣科技的股份,获得超过10亿元的投资收益,华谊兄弟2016年就已陷入亏损泥潭。

而2014、2015两年让华谊兄弟赚得盆满钵满的银汉科技,2016年的业绩完成率仅有63.5%。年报显示,银汉科技2017年业务规划包括《时空猎人》IP计划、游戏《时空猎人3D》、手游《思美人》和《拳皇命运》。别的计划暂时无法预测盈利几何,但定于今年暑期上映的动画电影《思美人》是北京可为推出的作品,白百何担任出品人和监制。同时,白百何出资100万元投资北京可为,持股占比8.19%。

2015年,仅成立1天的东阳浩瀚被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股东艺人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和陈赫。其中,李晨、冯绍峰、郑恺、陈赫和杜淳为华谊兄弟旗下艺人;Angelababy当时刚与黄晓明完婚,黄晓明除了拥有Angelababy丈夫的身份外,还是华谊兄弟的股东。因此,华谊兄弟对外解释,收购明星持股的东阳浩瀚实际上使不直接持有华谊兄弟股份的艺人,享受和持股艺人一样的投资收益。但根据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2015年,东阳浩瀚需完成9000万的税后净利润;自2016年度起,明星股东承诺每个年度的业绩目标为在上一个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业绩承诺期限为5年。因此,华谊兄弟的大手笔收购实则对这6位明星是有强约束力和业绩要求的。

结果如何呢?自协议签署后才第二个年头,东阳浩瀚就已经显出疲态,增长乏力,2016年的业绩承诺完成率为97.98%。反观2015年的业绩承诺完成度,也仅是刚过9000万元的“业绩红线”。东阳浩瀚及明星股东2017年计划参与包括《奔跑吧兄弟》、《约吧,大明星2》、《喜剧总动员2》、《年味有fun2》等在内的多个项目,同时有多部影视和网剧在规划中。

而上述6位明星股东加起来都没有张国立的压力大。

华谊兄弟在2013年和张国立等3名股东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浙江常升2016年业绩目标为不低于2015经审计的税后净利3779.50万。2016年,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经审计税后净利润为2500.13万元,将根据协议补偿达1279.37万元。

当初签署协议后,张国立在某论坛上表示,对赌协议使他没有以前从容了,过去活动、广告不好,多少钱都不接。但后来这一切变得都没有门槛了。这几年张国立为完成业绩一直疲于奔命。签约华谊后,张国立共拍了2部电影、5部电视剧,还跨界参演多个综艺节目,但在如此努力的情况下,2016年的业绩承诺仍是没有达成,完成率仅有66.15%。

2017年,浙江常升将参与《赢天下》、《霹雳贝贝归来》等多个项目,参与投资的电视剧《老爸当家》已于今年3月播出,与东阳浩瀚合作的电视剧《好久不见》也将于今年发行。今年也是浙江常升业绩对赌的最后一年,也是张国立能否完成目标最后的机会。

回归内容才是关键

娱乐公司通过与明星签署对赌协议,将明星资本化以达到绑定明星和实现公司营收的双重目的,看似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但从现在业绩承诺完不成的结果看来,将明星资本化存在诸多问题。

黄国峰对记者表示,像东阳浩瀚和浙江常升这两家公司在收购初期就是冲着明星资源去的,但就现在业绩完不成来看,意味着这两家公司前期估值过高,中间泡沫很大。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将明星资本化本身行不通,只不过在运行过程中有点简单粗暴了。对于当下的娱乐行业,运用明星资源是最能够迅速见到成效的,但如果仅仅用一个高估值收购达到绑定效果,最终受害的还是上市公司及其投资者的利益。

黄国峰表示,“电影电视项目属于文化创意,而文化创意非常依赖主观判断,影响因素非常多,所以影视娱乐公司的投资风险很大。众所周知,去年电影市场并不景气,之前十几年电影行业飞速发展,到了2016年出现断崖式下滑的局面,实则是电影业发展后继乏力,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电影业尚未形成完整的工业化体系,且在内容环节上尤其缺乏创意管理的理念。创意是优质内容产出的核心要素,持续的优质内容产出才能使得全产业链动起来,才能将优势资源盘活起来,最终实现营收利润良性增长。”

黄国峰并不看好未来两年的电影行业,认为即使2017年出现百分之二三十的票房增长也主要是靠运气。“因为现在中国电影产业工业化体系不仅没有形成,而且在内容创作环节上存在着严重的抄袭、改制现象。中国电影行业想要根除弊端陋习,尚需时间”。

f点诊股

相关个股

更多>>

上证指数 最新: 3129.53 涨跌幅: -1.37%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