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聚焦IPO | 罗普特过度包装“科技含量” 巨额应收款项有四成存逾期风险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聚焦IPO | 罗普特过度包装“科技含量” 巨额应收款项有四成存逾期风险)

红周刊 记者 | 王宗耀

罗普特虽然科创板首发申请获批,但该公司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少,不仅过度包装自己的“科技含量”,且快速增长的营收业绩背后还存在通过赊销拉动收入增长情况,更为重要的是,大量增长应收款还存在逾期的风险。

前不久,罗普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普特”)科创板首发申请获得通过,随后其又针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并在回复内容中补充了2020年半年报财务数据。然而,从招股书及补充的回复函内容来看,罗普特为了冲刺科创板,有将自己的“科技含量”过度包装之嫌,其真实的“科技含量”或许连高新技术企业资质都很难达标。此外,公司快速增长的营收业绩背后,存在通过赊销拉动收入增长情况,大量增长的应收账款不仅给公司带来流动性危机,且也使得应收账款回收风险大增。

过度包装的“科技含量”

为冲刺科创板,罗普特在企业包装方面可谓是绞尽脑汁,尤其是主营业务方面,包装得十分“高大上”。在招股书中,公司称自己是一家专注于视频智能分析技术、数据感知及计算技术在社会安全领域开发及应用的安全综合服务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包括社会安全系统解决方案设计实施、软硬件设计开发、产品销售及运维服务业务。在一堆令人迷惑的词汇堆砌下,罗普特显得“科技感”十足,可若从其实际经营业务看,主要从事的只是安防视频监控产品的相关业务。

对于公司核心技术与业务实质,上海证券交易所也进行了问询。对此,公司在问询函答复中称,公司核心技术主要有:视频智能分析技术、基于三维地图的视频融合与展示技术、多模态数据感知技术、基于边缘计算的机器视觉技术、公安大数据分析技术及海洋大数据感知与计算。其表示,公司的社会安全产品和服务是多种技术融合形成,不存在仅依靠单一技术便可实现全部产品或功能的情况。根据问询函答复内容中的数据,在2017年至2020年6月末的三年及一期中,分别有94.90%、88.58%、96.11%、97.01%的营业收入是基于自己的视频智能分析技术实现的;有83.13%、79.03%、88.86%、53.10%营业收入是基于其三维地图的视频融合与展示技术实现的;有90.05%、72.95%、96.11%、83.10%营业收入是基于其多模态数据感知技术实现的,此外基于边缘计算的机器视觉技术和公安大数据分析技术实现的营业收入的比例也不低。

有意思的是,由于其单个项目往往用到多项技术,因此其在统计某项核心技术对应的收入时,将涉及该项技术的单个项目的全部收入都计入到是该项技术对应的收入,在如此统计之下,如果按照上述比例来看,似乎其营业收入中有八九成均是依靠其核心技术实现的,其科技含量确实不低,可实际情况如何呢?

从该公司披露的报告期内各期前5大项目所用的自产软件及外采软件占比情况来看,2020年1~6月的前5大项目中,第一大项目宜丰县雪亮工程项目中有28.95%的软件是来自外购;第二大项目崂山区某单位安全防范基础设施完善配套工程中有30.77%的软件来自于外购;第四大项目重点区域防控系统建设中,更是有50%的软件来自于外购;其他第三和第五大项目的外购软件比例分别为16.67%和10%。而在2019年前5大项目中,外购软件的比例分别为36.84%、35.29%、43.90%、32.35%和18.18%,另外,2017年和2018年的项目中,外购软件占比也不低。也就是说其所谓核心技术,在很大程度上竟然是依靠外购软件来实现的。

在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答复函中,其仅仅列示了其自产软件占软件总收入的比,却刻意回避了占整体营业收入的比。据披露,其报告期内自产软件占软件总收入的比分别为82.02%、85.70%、51.42%和66.28%,整体来看,该占比似乎不算低,但整体上却呈现出大幅下降趋势,如此情况说明在外购软件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其自产软件不排除有越来越无法适应市场需求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如果将其自产软件收入与营业收入相比的话,则其自产软件的收入占比分别仅为25.99%、20.43%、17.97%和14.66%,也是呈逐年下滑趋势。综合来看,公司所谓的“科技含量”的含金量似乎也有些缩水的。

当然,除了软件外,罗普特还有硬件方面的收入,只不过,罗普特所有项目中所用硬件基本全部是通过外购取得。公司披露,“报告期内,公司自主硬件生产极少,公司仅从事个别定制化样品的生产及外购硬件的检测、包装业务。因此,公司自主品牌ROPEOK产品的生产几乎都为代工模式”,而其工程施工则由外包劳务施工方完成。

关于其自主品牌ROPEOK产品,公司虽然声称该产品所用的核心技术来源于公司自主研发的技术,但报告期,该产品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仅有5045.89万元、6353.33万元、8116.78和2434.22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仅为25.79%、17.43%、16.00%和21.06%。

另外,招股书还披露,罗普特于2017年10月取得厦门市科学技术局、厦门市财政局、厦门市国家税务局、福建省厦门市地方税务局共同颁发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证书编号GR201735100137),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及相关法规规定,该公司2017年度至2019年度减按15%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然而如果按照其自产软件与ROPEOK硬件合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来看,其甚至都远远达不到高新技术企业资质认定的要求,因为根据相关要求,高新技术产品(服务)收入需要占企业当年总收入的60%以上,而罗普特的这一比例即使是在高新技术企业评定的当年也不过51.78%,而其他年份则更低。如果公司将外购软件也算作其核心技术,那么凭此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资质的合理性,就很值得商榷了。

暗藏流动性危机

据招股书介绍,报告期内,罗普特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6亿元、3.64亿元、5.07亿元和1.16亿元,其2018年至2020上半年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速分别高达86.26%、39.21%和285.65%,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在疫情影响之下,其营业收入竟然逆势增长了285.65%,这着实令人惊奇。在收入的高速增长下,公司报告期内实现的净利润也分别实现3511万元、5439万元、1.02万元和122万元,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4.93%和87.22%。单从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速来看,表现可谓优秀。那么,在其业绩快速增长下,公司的资金状况又如何呢?

据其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账户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26亿元,而报告期内,短期借款在持续不断增加,2017年时,短期借款还为0,到2018年增加到将近6800万元,2019年达到1.25亿元,而至今年6月末,则又增加了将近7000万元,达到1.94亿元。很显然,以其目前的货币资金规模,如果短期借款集中到期,其资金是不足以偿还银行借款的。

那么,既然其业绩表现如此优秀,为何囊中如此羞涩,且要大量向银行借款呢?实际上,这与罗普特的经营方式有很大的关系。从罗普特的收入情况来看,其所获得业务的最终客户主要以公安、政法、武警等政府部门为主,此类业务前期建设投入较高,但受政府部门财政付款审批进度、国拨资金到位时间的影响,回款周期通常很长。然而罗普特或是为了上市,冲高业绩,竟然采用了分期收款的模式,而此类模式下,项目一般需在3~6年时间内分期收款,收款期可谓是相当漫长,而更大的问题的是,这种模式之下,公司接手的此类项目越多,需要垫付的资金量也就越大。最终的结果是,收入虽然在快速增长,业绩表现也相当亮眼,但这一切却只不过是“纸面富贵”罢了。从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看,分别为3581.53万元、-16628.29万元、-10440.14万元和-5783.63万元,即近两年及一期中,经营活动现金流均为负值,有大量资金流出企业。

前期本就需要垫付相当数量的资金来完成项目,然而作为一家资金实力本就一般的企业,其自身的固定资产截至2019年末也不足1600万元,其哪来的大量资金进行垫付?显然,只有不断借款才能维系经营,直接导致两年短期借款金额不断增加。然而,其固定资产相当有限,缺乏必要的抵押物,为此其甚至不惜将专利也抵押了出去。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共有8项专利质押给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翔安支行,其中未到期的专利质押相关融资包括借款5500万元,商业汇票736万元,合计6236万元。

然而随着借款的增加,其资金压力也必然会越来越大,这不但会增加其利息费用,蚕食企业的业绩,而且如果企业不能继续获得足够的外部融资,其后续如何维系正常经营都很令人担忧,而这或许是其急于上市融资的最重要原因吧!

巨额应收款项有4成存在逾期

正如前文所述,罗普特的客户主要以公安、政法、武警等政府部门为主,回款周期长且采用分期收款模式,这种做法导致公司不但应收账款金额巨大,其长期应收账款的金额也是相当惊人。

招股书及问询函答复内容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其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3340万元、11265万元、35010万元和27515万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增长了237.25%和210.79%,增长幅度远远超过了营业收入的增长,应收账款增速相当惊人。除此之外,其还将大量项目应收账款计入长期应收账款,而其长期应收款金额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别为1762万元、13267万元和18862万元(未披露2020年1~6月数据),其长期应收款的增速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为652.90%和42.17%,增速同样很惊人。如此情况说明,罗普特实际上是依靠这种赊销项目来拉动收入的快速增长。

根据问询函答复中披露的信息来看,报告期内,公司包括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含其他非流动资产中未到期质保金)、长期应收款在内的应收款项余额合计分别高达6304.98万元、31320.11万元、69509.75万元和64963.18万元,分别占到同期营业收入的32.22%、85.94%、137.01%和562.04%,由此不难看出,其应收款项余额越来越高,尤其今年上半年,其应收款项余额已经远远超过了营业收入,达到营业收入的5倍以上,如此状况之下,依靠营收无法“造血”也就不难理解了。

应收款项金额的巨大挤占了罗普特的资金,使得其流动性越来越差,这一点从该公司的资金状况就可见一斑,而公司面临的另外一大问题是其应收款项回收的风险。

据问询函答复内容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其应收款项余额中,超出付款期的应收款项余额分别为2646万元、7126万元、31047万元和27483万元,超出付款期的逾期应收款项占应收款项余额的比例分别高达41.97%、22.75%、44.67%和42.31%,也就是说,其应款款项中,有超过4成已经出现逾期,很明显,其应收款项的回收风险已经相当严重了,在这种状况之下,其应收账款后续能否如期收回也就相当令人担忧,而一旦应收账款风险爆发,引发流动性危机,导致资金链断裂,则后果将难以想象。

(文章发表于11月28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产品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