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荣信教育应收账款增速过快存隐忧 财务数据勾稽异常惹人疑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荣信教育应收账款增速过快存隐忧 财务数据勾稽异常惹人疑)

红周刊 记者 | 谢碧鹭

荣信教育近年来应收账款增速过快,远超营业收入的增长,这给公司带来了不小的潜在风险,不但会影响公司的流动性,也可能会为其带来应收账款回收风险。另外据《红周刊》记者核算,报告期内,荣信教育所披露的营收与采购情况并没有足够的财务数据支持,存在诸多疑点。

近日,主营业务为少儿图书策划与发行的荣信教育文化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信教育”)发布招股说明书,欲冲刺创业板。据《招股书》显示,荣信教育本次发行股票不超过211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8440万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少儿图书开发及版权储备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从荣信教育所披露的《招股书》来看,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增速飞快,“造血”能力也越来越弱。更为关键的是,据《红周刊》记者核算,其所披露的财务数据仍存在诸多疑点,真实性有待考证。

营收真实性存疑 

荣信教育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少儿图书策划与发行,报告期内(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了持续增长,表现似乎不错。但实际上据《红周刊》记者核算,该公司财务报表所披露的相关现金流量和经营性债权却不足以支撑其营业收入的真实性。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荣信教育营业收入为4.02亿元,其所处的图书策划和发行行业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由10%下降到9%,由此可以整体估算出,其当期的含税营收大概为4.4亿元。

按照财务勾稽关系,企业营收或者以现金的方式收回,或者以债权形式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同期,荣信教育“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68亿元,与含税营收相比存在将近7200万元差额。在预收款项方面,截至2019年末,荣信教育仅余901.18万元,较2018年末大约减少了300万元,在减掉这300万元的预收款项之后,则2019年度企业含税营收与现金流的差额实际约为6900万元。

理论上来讲,当期经营性债权应存有同等规模变化。具体来看,2019年末荣信教育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合计约为9400万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8年末增加了2100多万元。这一结果与上述6900万元之间相差大约4800万元,这意味着荣信教育当年约有4800万元含税营收缺乏现金流和经营性债权的支撑。

此外,荣信教育2018年营业收入相关信息亦存在类似情况。2018年荣信教育的营业总收入为3.51亿元,按相应适用的增值税税率可估算出,其2018年的含税营收为3.87亿元。现金流方面,按照上述逻辑核算其当年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流入金额大致为3.32亿元。而2018年的经营性债权则相较于2017年末仅增加了大约1000万元。因此,按照勾稽关系核算后,该公司当年就出现了大约4500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相关现金流也没有经营性债权与之对应的情况。

对于上述差异,荣信教育并没有在招股书中给出合理解释,而造成此种结果的原因,有可能是该公司数据披露不完整,当然也存在虚增营收的可能。

采购数据疑点待解

除了营收方面的数据存在问题之外,荣信教育采购方面所披露的财务数据也存在诸多疑点。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荣信教育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28亿元,占全部采购总额的84.96%,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采购总额为2.68亿元,同样也是考虑到自2019年4月1日起,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由10%下降到了9%,由此可以估算出当年荣信教育的含税采购额度为2.93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采购应当体现为经营性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同年,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荣信教育“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2.87亿元,截至2019年末,荣信教育预付款项为2437.42万元,较2018年末大约多出700万元,剔除掉这一因素的影响,则2019年末荣信教育因采购流出的现金流大约为2.8亿元。将之与2.93亿元的含税采购比较,大约有1300万元的差额。理论上来讲,其经营性债务应当会出现同等规模的增加。

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截至2019年末,荣信教育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8112.97万元,相较于2018年末的9777.93万元,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近1700万元。如此一来,实际金额和理论金额之间相差了近3000万元。

同理,荣信教育2018年相关数据亦存在疑点。

根据荣信教育披露的采购信息及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按照上述方法可估算出,其当年的含税采购总额约为2.73亿元。现金流方面,当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剔除预付款项变化的影响后金额大约有2.25亿元。与此同时,2018年末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相较于2017年末增加了2100多万元,也就是说当期其采购并未完全以现金支付,还有部分采购应当以债务的形式存在于资产负债表中。

综合现金流和经营性债务的情况来看,财务报表中其对应的含税采购应当是2.46亿元才合理,但实际上2018年荣信教育的含税采购额却是2.73亿元,理论金额与实际结果之间相差了大约2700万元,如此巨额采购既没有现金流也没有相关经营性债务支持,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尚需企业给出合理解释。

应收账款增速过快

除上述财务方面的异常外,荣信教育应收账款增长情况也值得注意。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荣信教育的营业收入增加了23.33%,但其应收账款却增加了54.8%,远远超过了营收增速。在应收账款飞速增长的情况下,荣信教育营业收入的增长,恐怕很难为其带来充足的流动性,一旦客户还款不及时,上市公司出现现金流不足的情况,便可能对其当年的经营造成影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荣信教育的“造血能力”似乎已经受到了影响。据招股书显示,荣信教育2017年至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570.09万元、3582.01万元、和-1100.08万元,明显出现不断减少的趋势。荣信教育在招股书中表示,2019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其原因之一便是应收账款的上涨。

同时,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加,意味着公司可能存在大量赊销行为,这虽然在短期内可以帮助上市公司提高收入,但其背后的风险也不容忽视,一旦上市公司出现大量应收账款无法回收,产生坏账损失,则会给其业绩造成不良影响。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资本力量2019年度评选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