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我的“封城”生活实录:疫情和困难都会成为时间的尘埃

(原标题:我的“封城”生活实录:疫情和困难都会成为时间的尘埃)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2020年的春节变得与众不同,也让我返乡过节的经历变得特殊。我家在湖北荆州,地处江汉平原腹地,古称江陵,在武汉崛起之前,一直是湖北省的中心,也是三国演义中“关羽大意失荆州”的所在地。搜索荆州市政府网站,“三国圣地”“文旅新城”的宣传字样赫然在目。荆州是湖北省第14个因疫情“封城”的城市,截至本周四截稿,荆州的铁路、公路、渡口等都还在停运中。截至2月21日16:46:24的数据,荆州累计确诊病例1517个,这一数字在全国和湖北省都排名第四。(数据来源:腾讯新闻)

(图片来源:荆州市政府网站)

时间已经进入了2020年的2月中旬,《红周刊》编辑部基本进入正常的工作节奏,而我却被困荆州成了真正的“云办公”一族。在此,我把返乡的点滴一一记录。期待疫情能早些结束,湖北省的解封时间尽快到来。

8小时的返乡路

我是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当天离京返乡的,我要乘坐高铁先到武汉,然后再转动车回荆州。就像所有的“候鸟”归巢一样,当时除了回家的热情我丝毫未意识到疫情的严重,口罩都没准备。虽然是上午6:43的高铁,因为春节期间难打车,我半夜就约车从北京居住地出发,凌晨2点到了北京西站。北京时间20日凌晨3点,我收到在国外留学的弟弟发来的微信链接,内容显示:“1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确认广东省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该患者曾赴武汉探亲,随后出现症状。”弟弟还嘱咐我回家路上最好戴个口罩,虽然还没有官方证实,但他说有可能会人传人,如果没带口罩,一定在车站买一个。

西站候车区域有很多卖特产小吃的超市,问了大概10来家只有2家卖口罩,我在其中一家买到了一个较厚带呼吸阀的棉布口罩,期间没发现有人像我一样到处买口罩。

(作者供图:1月20日返乡作者购票信息单)

等我登车后,发现我所在的车厢内几乎没有乘客佩戴口罩,9点多的时候我个人的朋友圈已经能看到不少关于肺炎的消息了,也有朋友微信提醒我戴口罩。上午10点左右,我再环顾车厢,已经有几个乘客戴了口罩甚至包括小孩。我想这些人或许也是看了新闻后采取的措施。不过,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当时还没有任何防护。这一路,除了吃中饭或者实在憋得慌取下来过口罩,其他时间我一直都戴着,中午12点20,我到达汉口火车站,汉口火车站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工作人员也没有戴口罩。但出于谨慎,我一直跟人群保持距离,只有在人群拥挤着进站时,前后离得比较近。事后我才知道,汉口火车站和华南海鲜市场距离不足一公里。

在汉口火车站停留了不到一个小时,我乘坐火车于2:50分到了荆州。中间手机没电无法联系滴滴的约车司机,事后充电联系,一路波折终于到了家。

和家人相逢的喜悦很快就被严峻的情势所冲淡。当晚,钟南山教授接受央视采访时,证实了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整个朋友圈都开始互相提醒,为了安全最好少出门,家里的亲戚朋友都互发微信说不拜年不聚餐了。

我庆幸返乡之路带了口罩,但也有点儿紧张,怕停留在汉口火车站期间被传染。

(作者供图:北京西站购买的带阀口罩,也是家里唯一的非一次性口罩)

身体不适引发焦虑

我的家在荆州市沙市区长港路附近,小区附近配套设施还算齐全,大小型超市、医院、门诊、药店等可以满足各种日常需求。1月21日,疫情进一步发酵,我去小区旁边的药店购买口罩备用,工作人员说已经售完,建议第二天早点去,但不确定能买到。我注意到,路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带口罩了,随后我去了距离家里一条路之隔的另一家药店,买了三盒一次性口罩,店里并没有真正的N95口罩,但能买到备用就觉得很好了。

1月23日凌晨2时,武汉正式宣布,自当天10时起“封城”。接下来的1月24日,也就是农历除夕,荆州宣布自中午12时起,暂时关闭荆州火车站离荆通道,24日17时前,暂时关闭市区所有公交车、道路客运班线车、旅游包车、农村客运车辆、渡口渡船,荆州成为湖北省内第14个“封城”的城市。就连加油站也停止给私家车加油,仅开放给执行医疗和运输任务的车辆,私家车上路需要政府发的通行证。因为家在湖北,我收到了不少朋友的“慰问”,也有朋友想给我快递一些口罩,但快递已经寄不到荆州了。

因为“封城”,妹妹一家3口原打算回夫家过年的计划也被耽搁,加上我爸妈,家里一共6口人生活。

1月26日,我开始嗓子疼、头晕,加上刚回家的第二天频繁腹泻,我开始焦虑,是不是自己得了肺炎。不过,最典型的发烧症状没有,后来症状持续了2、3天后就消失了。

自从1月31日之后,家里人只有父亲出门采购,其他人基本都没走出小区。

2月3日,有同学告诉我,她爸妈都“感染”了,好在症状很轻,医院让回家吃药居家隔离。她爸妈一直在武汉生活,过年回了湖北仙桃老家,她爸爸年前就在发烧,年后检查拍了CT发现双肺感染,但始终没有被确诊是新冠肺炎。当时医院说湖北省的核酸测试试纸优先给重症患者,病人不能随意确诊,所以她爸妈一直在家隔离。万幸,她父母现在已经退烧,胃口也慢慢变好。

这也让我强化了一个认知,病毒感染也是可以自愈的,健康的生活方式提高自己身体的免疫力是最重要的。

2月11日下午,我又开始牙疼不能进食,只能吃一些小外甥女的流食,我再次紧张,尤其是看到新闻,新冠肺炎长达20来天的潜伏期以及各种传播途径。当天,我在京东线上问医平台进行了咨询,并抄录好大夫的药让我爸去药店买。目前,疼痛感在慢慢减轻,现在看来和肺炎也没关系,但疫情下各种身体上任何的不适,都会让人浮想联翩。

家里人一直在宽慰我,但我感觉他们更紧张,当我症状好转时爸妈比我还开心。

封闭的“居家幸福”

随着疫情的升级和防护措施的加强,家里居住的小区从2月9日开始实行通行证制度,通行证上显示,“1、每户一张,遗失不补;2、每户3天派一人出行1次;3、无通行证禁止出入;4、需同时携带登记人身份证出入;5、不戴口罩禁止出入;6、不配合测温消毒人员禁止出入。”

(作者所在小区发放的通行证)

随着通行证发放,小区内每天开始定时流动播放广播,主要内容为社区告知居民,注意卫生、加强防护、感谢配合、打赢这场战“疫”。同时,小区也开始全区域消毒,时不时能闻到消毒水的味道。

我家也加强了防护。因为家在一楼,厨房的门可以直接通向后院的小区,所以家里决定不再走整栋居民都可以走的正门,而是走厨房的后门。

我爸很早就会出去买菜,有时凌晨五点左右就出门。这么早出门,一是更容易买到菜,二是人比较少,安全一些。

在荆州封城当天,市内的餐厅和商店也全部关闭,仅有政府指定的超市和农贸市场维持营业,而且营业时间都到中午12点。顾客进超市前需要测量体温,体温正常且佩戴口罩方可入内。据父亲说,超市内人数得到严格控制,出来一位才能进去一位,因此超市内并不拥挤,超市外反而排了长长的队,人与人间隔1.5到2米,还有专人维持秩序。 超市的基本生活用品还算齐全,但不少人还是愿意多买一些备用,所以超市的大米有时也会供不应求。

期间,我多次试图通过本地配送购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但在淘宝1小时淘鲜达入口的大润发窗口里,每天都预约不上。2月13日凌晨,我在京东下单购买生活物资,有些物品加完购物车等到结算时,发现已经缺货,连方便面都已经直接脱销了。配送时间上,也一直显示延迟状态。“封城”的日子各类网购在荆州不能实现。

(作者截图:京东方便面脱销,其他类生活物资配送时间间隔15天左右)

疫情期间,父亲不仅负担起了全家外出采购的任务,他揽下给全家人做饭的重任。尽管受疫情影响食材不那么丰富,但他还是认认真真地给家人做每一顿饭。他说,“以前工作忙没机会下厨,疫情结束后我又要开始正常工作了,也没什么时间做饭了,现在最合适。”小时候父母做生意为家里奔波,我没机会吃到几顿父母做的饭,后来上大学又离开了家,每年聚少离多,这种因为疫情封闭的居家生活,让我觉得挺幸福。

(作者供图:作者所在小区里排队领取团购物资的居民)

真正的“云办公”一族

1月27日,正月初三,刊社开始每日统计员工的健康情况。2月3日那周,《红周刊》正常出刊,我成了真正“云办公”的一族。

受疫情影响,A股开市延迟了一个工作日,但部门的工作群在春节期间一直没闲着。我和同事们在用客观的视角记录资本市场的反映。我参与的春节前封面文章《海内外精英共话投资》中,喜庆的春节寄语放在疫情严峻下有点不合时宜,部门通知记者和采访对象再进行沟通,补充和疫情相关的东西,再次刊发在红刊财经公号上。记者都在积极沟通,因为如果我们也是社会新闻、民生新闻记者,疫情的时候这会也会冲在一线。

疫情扩大后,投资群很多人在开盘前很焦虑疫情会不会带来大跌,我们的采访也是给投资人答疑解惑。和《红周刊》互动的采访对象多是价值投资人,对疫情的看法很冷静:短期有影响,A股开市大跌毫无悬念,优质股长期无影响,疫情带来的下跌反而是加仓的机会。《红周刊》在开市前刊发的稿件也一直围绕这个观点,现在看A股在春节后的第一天开市已经过了大考。《红周刊》鼠年的第一期封面文章《疫情开启牛市周期》也深入分析了疫情的困难带给资本市场的深刻影响,长期看A股依然向好。就像当周编者的话所用的标题,苦难成就辉煌。

现在我个人的选题也回到了好公司和优秀的职业投资人的采访,感谢接受我采访的投资人,除了业务的交流,你们也都对在疫区的我嘘寒问暖。刊社和集团也在问我在疫区有无困难,是否需要帮助。我没有什么具体的困难,但能感觉到大家关怀,心里暖暖的。

每天早上醒来,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湖北和其他地方的新增病例以及疫情相关的新闻,疫情下的众生相有感动、有痛心、有愤怒、有无奈。

2月18日,好友发微信说,让我们都好好的,疫情结束后,一起去旅行。这是每一个平凡人的小小愿望,好好活着,热爱生活。就像比利时钢琴家尚·马龙为中国创作了一首“战疫防疫”的国际公益曲《黎明的编钟声》(CHIME OF THE DAWN BELLS)的独白:“夜走了,天亮了。天空和钟声一同醒来了,樱花在温暖的春风中飞扬。武汉,我们在等你!”

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要到来,疫情和困难都会成为时间的尘埃。


(作者手机截图:作者本周四收到的北京疾控中心的短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