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太惨了!做市商上半年1000次退出做市 还有近六成库存股浮亏

2018-07-12 09:30:00 来源:犀牛之星
犀牛之星 更多文章>>

(原标题:太惨了!做市商上半年1000次退出做市 还有近六成库存股浮亏)

“做市再也没有之前那么吃香了,简直一天不如一天。”某券商做市业务负责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据犀牛之星数据研究中心统计,今年以来,做市商累计退出做市达993次,是去年同期的2.73倍。做市商大幅撤退的背后是,三板做市持续低迷,年初至今已跌去168个点,较历史高峰值更是跌幅近7成。

受制于市场流动性困境,相当一部分的做市商开始主动收缩做市业务,有的甚至几乎放弃了新三板做市业务线。面对越来越鸡肋的做市行情,运行即将年满四年的新三板做市商制度,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

做市商退出潮涌

二级市场持续低迷后,做市商退出潮不断涌现。

年初至今,做市商退出做市次数已达993次,去年同期只有364次,甚至超过了去年全年的848次。今年以来做市商退出的速度,是去年同期的2.73倍。

在这场加速退出潮中,东吴证券今年共退出84家企业做市,其中5月就退出37家企业做市。而同期仅新增1家做市企业,净退出83家。

作为最早一批耕耘新三板做市市场的券商,东吴证券做市企业数量的最高峰为195家。但目前只为31家企业做市,较年初的123家缩减75%,退出规模之大令人咋舌。

兴业证券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仅6月就退出43家企业做市,年初至今则共退出88家企业做市。而同期仅新增2家做市企业,净退出86家。

“好点资质的公司可以挂牌,行业好、利润好的公司转督导,其他的也没啥可做的了。”兴业证券事业部总经理表示。

作为曾经的做市业务第一梯队中投入最大的券商之一,兴业证券的态度反转让人唏嘘。据犀牛君统计,兴业证券年初累计做市企业数量高达264家,而目前只为152家企业做市,有超过100家规模的缩减。

“那没办法,之前兴业做市太猛了,现在行情这么差,退出也是无奈之举。”上述兴业证券事业部总经理强调。

事实上,犀牛君了解到2018年以来已有多家券商开始主动收缩做市业务,有的甚至几乎放弃了新三板做市业务线。

据统计,年初至今共有17家做市商净退出超20家。兴业证券居首,其次为东吴证券和广州证券,分别净退出92家和59家。

大面积退出的同时,许多做市商新增做市企业挂零,做市遭遇寒冬。今年以来,做市商新增做市共175次,较同期1013次的退出做市数量,新增比例占比不足两成。

做市库存股近六成浮亏

做市商选择退出做市企业,必然要牵扯到做市库存股抛售的压力。

根据股转系统相关规定,券商参与挂牌企业的做市,必须持有该企业一定数量的股票。具体要求为:挂牌时采取做市转让方式的股票,初始做市商应当取得合计不低于挂牌公司总股本5%或100万股(以孰低为准),且每家做市商需要有不低于10万股的做市库存股票。

据统计,截至7月11日,仍有88家做市商持有2631只个股(未剔除重复标的)的新三板股票,初始成交金额合计120亿元。

以做市商最初获取做市标的成交价与7月10的收盘价相比,1526只个股(未剔除重复标的)目前的收盘价低于当初做市的成交价。也就是说,目前,近六成做市标的让参与做市的券商处于账面浮亏状态。

更让人心塞的是,60只亏损幅度在90%以上。其中,基美影业、天泉鑫膜和顺达智能等多只标的股价下跌幅度超过了97%。

截止目前,库存股最多的做市商是中泰证券,最新数据为持有127只新三板股票,申万宏源的做市库存股有112只,兴业证券担任做市商的股票还有94只。

初始做市投入最多的券商为东方证券、中泰证券和广发证券。以库存股的初始投入金额计算,东方证券为8.8亿元,中泰证券为8.79亿元,广发证券为7.63亿元。

2015年9月,东方证券以20元/股(前复权价约为10元/股)的价格认购东电创新150万股股份,成为该股做市商一员。在漫长的做市交易过程中,东电创新股价持续走下坡路,一步步跌成仙股,至今日收盘价为0.34元/股。虽然无法确切得知东方证券亏了多少,但如果按最新价格计算,东方证券当初3000万元的投资,目前持股市值仅有102万元。

对于做市商来说,掏出真金白银参与企业做市服务,其初衷本该是价格发现功能以提高股票价格的公允性,并依靠做市商参与的机制提供新三板交易流动性。

但不曾想,受新三板市场无量下跌的影响,做市商作为陪伴企业多年的“媳妇”,非但没能熬成婆,反而成了二级市场中的“困笼之兽”。

“做市再也没有之前那么吃香了,简直一天不如一天。”某券商做市业务负责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市场流动性“症结”待解

做市不再拥有足够的吸引力,新三板市场的流动性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

做市制度于2014年8月正式试点,运行至今即将年满四年。2015年,这是新三板市场最为疯狂的时候,做市商在此期间通过折价拿库存股获得了丰厚的收益。但,进入2015年底后,市场行情急转直下,三板做市指数单边下行,跌破基准值1000后继续下挫,跌至826点。

由于市场流动性持续低迷,本该是流动性提供者的做市商,也被迫陷入了有价无市,无法退出的尴尬处境。

不过,有业内人士持不同意见,“做市商本身并不能提供流动性,做市商的困境要放在整个新三板的困境下思考”。

他认为,做市制度还有待完善,做市商只靠报价不能生存,但采用PE投资的模式,还存在投后管理的成本收益不对等,券商对做市部门的考核机制依然遵循二级市场年度考核等诸多矛盾。

值得关注的是,股转公司7月6日以新闻发言人答问的方式发布信息称,正在研究论证设置单独的做市商激励约束机制,内容包括建立单独的做市商评价与激励制度、对做市行为进行评价、依托做市商评价结果对其进行正向激励等。

此外,近期有关推动公墓基金进入新三板的说法出现在五部委共同发布的意见中,在流动性几近枯竭的情形下,引导新增资金入市,盘活新三板市场成为可能。

对此,有市场人士倡议,可以通过公墓基金参与做市,分散持有多只创新层的做市股,为新三板的头部企业提供流动性。做市将增强新三板公墓基金的吸引力,兼顾长期投资和短期分红的功用,同时也能填补券商大面积退出做市的真空。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797.49 涨跌幅: 2.50%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